第二百二十八章 不许为我治病/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少女看起来应该有十七八岁,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起邻家妹妹。

这少女跪在地上,她面前用粉笔写着卖身救父的详情。

快速看了一遍,秦风才总结出一个消息:由于爸爸得了重病,急需做手术需要二十万的手术费。卖身打工十五年还债,卖身以后当牛做马,任劳任怨!

“粉笔字写的挺好的!”

秦风留意看了那女孩一会儿,发现她眼里全是悲戚和焦急,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这么做的。

他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感同身受地想到,这么多钱别说是这个女孩了,就连河沟村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人都拿不出来,那百分之零点零零一就是秦风了。

观察了一阵,秦风倒感觉这少女不像是骗子,见大伙也只是偶尔给扔一两块钱,也有人扔个五块十块的,却没有一个人肯买。要知道就算是在整个省城一下子能拿出二十万的人也不多。

既然遇到了,那也就不能袖手旁观!秦神医暗自想了一下,便打算帮这个少女一把。虽然明知这一趟不可能赚钱,但他想着就当是做好事儿积德了。

就在他正打算上前说话的时候,突然间挤进去一个面相凶狠的大汉,笑呵呵地说道:“美女,你不是卖身救父嘛,我买了。收拾一下跟我取钱去!”

那少女先是惊喜地看了一眼大汉,顿时蜷缩了一下身子,畏畏缩缩地看着那大汉,“我,我不卖。”

明显人都知道这两个大汉明显是来空手套白狼的,但是众人却不敢站出来说话。

“不卖。你这明明白白地写着二十卖身嘛,咋地能不卖呢。你竟然敢欺骗消费者,今天不给我一个交代你就别想走了!”那大汉气势汹汹地说道。

说话间,他用脚将二十万那个万字擦掉,就剩下二十元的字样了。

无耻!众人心中一阵怒骂,但却是敢怒不敢言。

紧接着,他对着周围的人大声喊道:“都他玛别瞅了,快走。这人我已经买了。谁还想和我争咋地?”

众人见那大汉不好惹,顿时便散了好些。还有一些个人站在远处观望着情况。

那大汉见原地还站着一个人没走,他便愤怒地大骂道:“乡巴佬,你还站在这里干嘛,找揍啊?!”

秦风冷哼了一声,怒骂道:“你他娘的瞎啊,人家说的是二十万,你这瘪犊子有二十万吗?”

那跪在地上的少女感激地看了秦风一眼,在这为难的时刻竟然会有人为她出头,她心里别提有多激动了。

“你他玛德少管闲事儿,否则老子让你一辈子做残疾人!”那大汉恶狠狠地看着秦风,脸上毛事恼羞成怒的火光。

“我还就告诉你这龟孙子了,今天这事儿大爷我管定了!识相的就麻溜点滚,我已经报警了,相信警察会有很多话和你们聊的!”秦风先给来了一记下马威,他现在可不想和这些家伙胡搅蛮缠。

还是那个原则:不主动惹事儿,但也绝对不会怕事儿!

“你他玛德找死!”两个大汉顿时就朝着秦风冲了过来。

想在地上捡个东西却发现街面上干净的竟然连一颗小石子都没有。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又得脏我的手了!”

然而就在这时,他却发现在女孩身边有两截用剩下的粉笔。只见他嘿嘿一笑,绕过两个大汉将那粉笔头捡了起来。

这一节粉笔顿时让秦风不禁想起了上初中那会儿被老师用粉笔砸的场景。

他好笑地摇了摇头,一节粉笔果断地扔出,随即就看见一个大汉捂着裤裆痛苦地哀嚎了起来。紧接着,另外一个大汉也是同样的下场。

两个大汉连秦风的身都没近呢,就没有还手的能力了。

“带我去见你爸,我是医生。”秦风淡淡地说了句便径直走了。

那少女愣了一下,随即便欣喜地起身,但刚起来却又跪倒了下去。跪了这么长时间腿都麻了呢。

稍微休息了一下,她把原地收拾了一下便急忙跟在了秦风的身后。她现在也不清楚这个自称是医生的人究竟是出于啥用意,但他此时却没有别的选择了。

来到医院,秦风给少女的老爸检查了一下,发现他的病情确实很严重,但他治疗起来也没多少难度。

“医院还真他玛德黑心啊!张口就要二十万,简直比抢劫还厉害啊!”秦风心中暗自叹了口气,随即便给这老头做了一下简单的治疗,先把他的命给保住了。

“相信我的话,就去给你爸办理出院手续。出去之后带他去找一个安静点的宾馆住下,这里太吵了!”秦风淡淡地说了一句,便打算起身了。

这个少女的老爸的病得好一段时间才能治好呢,现在谢栋他们就有能力治好,只是得多花点儿时间而已。而且按晨希卫生院的收费还不到这个医院的十分之一,现在去晨希卫生院接受治疗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医生说我爸要是三天之内不做手术的话可就没命了。”那少女不断地咬着嘴唇,一脸的犹豫不决。

“你爸在半个月之内都不会有生命危险。”秦风冷静地说道:“这事儿你自己好好考虑吧。给你三分钟的考虑时间。”

他虽然确定要帮助这个少女,但人生是需要要冒险的,要是一切都一帆风顺那可就太没意思了。

我到底该不该相信他?少女的大脑飞速运转着,心中纠结不已。

就在这时,床上的老头醒了,他痛心地看着女儿,严肃地说道:“月月,我这病不治了。你要是再为了我治病的事儿四处筹钱,就算治好了,我也会立马去跳楼!”

“爸,你醒了!”少女惊喜地趴到床边,别提有多兴奋了。老爸可是已经昏迷了三天的时间了,在这个陌生男人的医治下却立即醒了。这一刻,她下定决心打算赌一把!

这时,老头才意识到一边的秦风,好奇地看向女儿,“这位是?”

少女感激地看向秦风,欣喜地说道:“爸,他是神医。您已经昏迷了三天了,他给你救治了一下您就醒了呢。”

“神医,谢谢您救了我。但是您不用在我身上费劲儿了,我知道我已经活不了多久了。”老头感激地看着秦风说了几句,随即对着女儿严厉地说道%3A“月月,你要答应我,不许再为我治病了。否则我就算死了也不会瞑目的!”

听到这话,少女的眼泪顿时连成线地掉落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