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邪医馆门外/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风也被老头的话感动了,便郑重地说道:“你这病我知道有人能治好,而且治疗的费用也不是很贵。治不治你们自己决定,现在只有一分钟时间了!”

他很清楚,要是人家不愿意相信,那就算给他们三五天也照样是犹豫不决,还不如快刀斩乱麻呢。

见父女俩似乎要商量,秦风淡淡地说道:“你们好好考虑吧,我先去一趟卫生间。”

等秦风再一次回来的时候,那少女急忙说道:“神医,我们治!请您告诉我们那里可以可以治好我爸的病。”

那老头似乎还有点不放心,但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秦风把河沟村的地址告诉了他们。

其实,秦风有能力快速将老头治好的。但是今天要参加邪医馆的选拔大赛,要是灵气都耗光了,到时候可就太不安全了。

随即,秦风便直接离开了。

然而他刚走到医院门口就看到好些人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

一个走路外八字的大汉,痛恨地看着秦风,对着自己身边一个纹身大汉说道:“大哥,就是这个王八蛋干的!”

“他玛德,你竟然敢把我小弟打成这样,看老子今天不弄死你!”说话间,一帮大汉便气势汹汹地朝着秦风冲来。

秦风冷哼一声,便急忙闪到了一边。

这里有监控,他可不想在这里打架。他跑到了医院一侧的草丛,而那帮大汉也跟着过去了。

“瘪犊子,你跑啊,你咋地不跑了呢!兄弟们,给我整这王八蛋,只要留口气就成!”那纹身大汉一声令下,顿时十几个人便朝着秦风围了过去。

这种场面对于秦风来说完全是小意思了。这不,还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十几个人全都倒在地上痛苦地哀嚎着。

秦风走到那个纹身大汉身边,冷笑着说道:“我要不要把你整残呢?”

“大哥,饶了我吧,是我有眼不识泰山……”那纹身大汉连忙求饶了起来。

秦风没好气地踢了他一脚,恼火地说道:“他玛德,就不能换一套说辞嘛。每一次都一样!”

对于这些行径恶劣的混混,秦风可是绝对不会轻饶他们的。他拿出银针快速给十几人一一施针,让他们受到惩罚。

“以后不许再欺负平民!好好发展你们的势力,过一段时间我会再来找你们的!要是那个时候,还没有达到我的要求,那我就只能送你们下去了!”秦风说完这话,便直接离开了。

他刚走没一会儿呢,纹身大汉便站起来笑呵呵地说道:“给我查出这个王八蛋,一定要……”

就在此时,大汉全身一阵阵剧烈的刺痛,就好像有人那刀子割他的肉一样疼。而其余十几个弟兄也是一模一样。

他们急忙去医院检查了一遍顿时就绝望了,啥都没查出来但就是全身疼的厉害。

过了半个小时,这种疼痛终于消失了,每个人都是满身的大汗,就好像是刚游泳出来似的。

秦风找了个混混把省城的地下势力组织全都问了个清楚。之前县城的那些枪支毒品可全都是从省城流出去的。他既然打算在省城寻找其余的灵气,自然得把那些人数最多的组织控制在手里了。

又趁着这段时间惹了几十个小帮派组织,然而将他们一一收复,这一趟他可是几乎将整个省城都跑遍了。他可是绕着环城路一路打下去的,期间也帮助了不少人。

到了晚上八点的时候,他还在省城东郊呢。不过他对于邪医馆选拔馆主的事儿也不是很上心。决定帮助邪医馆了,那他肯定会施以援手,对于馆主的位置他可一点兴趣也没有。

到邪医馆选举的地方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这里是省城北郊的一栋别墅群,紧靠着大山。只是这栋别墅修建的很是低调,说是别墅也不那么贴切。就是一个黑漆大门里边全是三层的小洋楼,有十几栋之多,装修的也很一般。

但是唯一的好处是,这里的灵气可要比省城浓郁多了。省城里的灵气就算是修炼一刻也不休息修炼两天才能顶的上在河沟村后山修炼两个小时。而这栋别墅只需要修炼十几个小时就能行。

“什么人?!”一个精干的保安冲着不远处的秦风严厉地喊道。

而门口其他几个保安顿时也都警惕地看向了秦风。

秦风淡淡地说道:“是你们主子请我来的!”

几个保安对视了一眼,好奇地问道:“你有邀请函吗?”

听到这话,秦风也就放心了。他还担心门口这几个人要是啥都不知道的山炮,那还真就得打进去了。

秦风从口袋抽出那邀请函递给了保安。

“对不住了。现在就算邀请函也晚了,邀请函上说的清清楚楚是晚上八点聚会。现在都快九点半了,你来迟了不能进去。请回吧!”

邪医馆现在虽然遇到了大危机,但是却仍然是他们引以为傲的师门。师门盛会被人这么不尊重,他们咋地能乐意呢。

秦风摇头笑了笑,忽然间严厉地说道:“去找你们领头的!”

他已经决定要拯救邪医馆这个中医门派了,谁也拦不住。

“快点走,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带头的保安恼火地警告道。

秦风严厉地说道:“去找你们领头的!同样的话,我不想再重复第三遍!”

“狂妄的家伙,兄弟们给我打!”见秦风如此猖狂,几个保安咋能忍得下去呢,顿时就打算动手了。

“咋回事?”突然间,从别墅里传来一个很是沉稳的声音。

听到这话,那几个保安就顿住了脚步。

为首的那个保安急忙回应道:“铁师兄,有一个人来晚了还要强行闯进去。”

“先让他进来!”那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中还带着些许惊喜呢。

秦风轻笑了一声,便朝着秦风门口走去。

众人心中一阵嘀咕,这铁师兄今天咋地就开恩了呢。以往遇到这种事情可都是直接赶人的啊!

虽然他们心里很不情愿,但还是为秦风让开了路。

而那个铁师兄此时也走了出来,上下打量了秦风一番,突然间变得异常激动了起来:“您,您有邪医令吗?”

秦风不屑地笑了笑,摸出一块牌子扔给铁师兄,“是这块破牌子吗?”

铁师兄结果牌子看了一眼,拿着牌子的手都开始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师,师兄,您先坐一下。来人上茶,要好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