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 座上宾/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兄?秦风好笑地摇了摇头,随即便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

过了不一会儿的时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只见一个小老头激动地说道:“师侄,你可总算是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秦风抬头一看,这人可不就是上次在后山见过的那个邪医馆的中年人嘛。

他剧烈地咳嗽了一下,明显对师侄这个身份很不感冒。

“我正好路过来看看。”秦风不冷不淡地说了句。

六长老讪讪地笑了笑,“好,好,来了就好。你是先休息一会儿还是现在就去观看选拔赛呢?”

秦风既然对师侄这个身份反感,那他也就不再多说了。毕竟在他看来这可是邪医馆未来的希望,受到绝对的尊重那也是应该的。

“带我去看看吧。”秦风点头淡淡地说了句。

“六长老,这人谁啊?在您面前还敢这么横!”铁师兄走在前边压低声音问了句。

六长老急忙示意铁师兄住声,严厉地说道:“不该问的别问!铁傲,你去外边看着吧。”

一路上都能走十多分钟,一道又一道的机关门,一路上守卫也是多不胜数。秦风估摸着现在都该到山里边了。

得知这个中年人是邪医馆的六长老,秦风几乎都要笑出来了。邪医馆实力这么弱,也难怪会被人欺负了。医术再咋地高明没有实力那也是白搭,就像华佗一样,虽然是神医但还不是照样被曹操给杀了。

最后一道门是一个极为厚重的大铁门,六长老对着门口一个小孔说了几个字,那铁门便打开了。

铁门后是一座偌大的屏风,此时清晰地听到屏风后边的打斗声。

秦神医的到场顿时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因为这个人是来的最晚的。这就像是上学的时候,班上迟到的同学总是能引起大家的关注。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飞速赶到秦风身边,声音略带欣喜地说,“卧槽,你这混蛋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你他娘的是第一杀手,现在表现的和我这么熟,这不是害我嘛!秦神医翻了个白眼,一脸的我不认识这货。

这人可不就是云之痕嘛。

“我草你大爷的!老子对你这么热情,你就让老子热脸贴冷屁股啊!”云之痕很是恼火地骂道。

“别烦我!有多远滚多远!”秦风没好气地骂了句,然后撇过头压根不愿意搭理云之痕。

这一幕看的六长老不由得目瞪口呆,云之痕啥人,这小伙子竟然一点也不畏惧,那可不就说明这个小伙子的实力要比云之痕更高一筹嘛。

就在这时,一个精神奕奕的中年人朝着秦风走来,这人一身的古代医者装扮,手指上带着一颗偌大的宝石戒指,看是显眼。看众人那尊敬的目光,秦风便知道这人就是现如今的邪医馆馆主了。

这些人都是来抢你馆主的位置滴,你竟然还这么高兴!也不知道这样的人咋能当得上馆主。看来邪医馆衰败不是偶然而是必然啊!秦神医心中对邪医馆馆主很是鄙夷。

“老六,这就是你说的那位青年才俊吧,果然仪表不凡。和云师侄一样都是人中之龙啊!”馆主欣赏地看着秦风,语气异常的客气,颇有几分礼贤下士的意思,

虽然他不确定秦风有多厉害,但仅凭他能轻松制服老六,这就说明这小伙子绝对是一个人才。而现在邪医馆最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人才了,他咋能不客气呢。

秦风谦虚地笑了笑,“馆主过奖了。”

云之痕也是轻轻地点了点头,表示感谢。两人似乎都没有和馆主聊下去的意思。

馆主笑了笑,“两位,咱们坐下聊吧。”在邪医馆越有性格的人也就意味着越有本事,他可不会为了这些小事计较的。

秦风观察了一下,这里貌似是一个三四百平的一个山洞装修而成的。在最后边的墙上挂着一个牌匾,上边书写着:邪医馆!

他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在后山看见的那个邪医馆,人家那个邪医馆可要比这里恢弘大气多了。

在场的也就不到四十人,这些人也就是当代邪医馆的顶梁柱级别的人物了。所有人分坐在两边,一边只有十余个人,而另一边人数就多了。

秦风刚才留意到云之痕就是从那十余个人首座下来的,应该是邪医门派系的,而另外一边才是邪医馆。

云之痕所坐的位置比馆主低了一个台阶。让秦风万万没想到的是,馆主给他安排的位置竟然在云之痕的对面,这也就意味着在邪医馆里他秦风和邪医门门主具有平等的地位。

这他娘的是存心来拉仇恨的吧!秦风心中一阵犹疑,这个位置要是坐下去那可就是公然向邪医门挑衅了。虽然他对云之痕很不待见,但起码的尊重他还是懂的。

他也知道馆主是故意这样安排的。没看到,这会儿邪医门的人都恨不得吃了秦风嘛。

“他理应坐比我更高的位置!”云之痕淡淡地说了一句,一个眼神过去邪医门的人顿时就低下了头。

邪医馆的人心中一惊,比云门主更高的位置,那岂不就是馆主的位置了!众人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能让云之痕都如此敬重的人那可真是不多啊!

秦风冲着云之痕轻轻地点了点头,“多谢!”

云之痕淡淡一笑,“应该是我谢你才对!”想想,要是秦风刚才二话不说就坐下了,那可不就是赤果果地打云大门主的脸嘛。但是秦风那一停顿,却让这种尴尬化解于无形。

几人坐下之后,场上的比拼便继续开始了。

看了一会儿,秦风失望地摇了摇头,下边比拼的除了灵修水平还能稍微强点,那医术可就差太远了,甚至连谢锐他们都要不如呢。

突然间,馆主贴近秦风,笑着问道:“小伙子你叫啥名字呢?师承何人呢?”

“我叫秦风。我和邪医馆有一点渊源,并没有邪医馆的人收我为徒!”秦风淡然地说道。

馆主点了点头,一脸困惑地想着事情。他现在看出来了,秦风完全就没把邪医馆放在心上。要不是有那么一点渊源人家恐怕早就不来了吧。

“馆主,这比一场大概就要花费将近二十分钟,这样比完都快天亮了。就没有简单快捷点的方法吗?”秦风看着那一个个毫无亮点的比试,他都想睡觉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