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真的慌了/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用银针刺他们的天池穴,不用输入灵气!”秦风淡淡地说了一句,便转过头对着崔炅说道:“接下来该你了!让我试试你的散灵液究竟有多厉害!”

崔炅冷哼一声,顿时就站了起来。刚才看了秦风的实力,他现在可不敢有丝毫大意。要知道刚才那几个同门师兄弟的联合之下,他对上了也是要吃大亏的。

他现在感觉秦风这家伙实在是太邪门了,年纪比他还小,但是一身实修为已经达到让他仰望地步了。

只见崔炅的手背到后边去,过了片刻便看到他指缝之间夹着几根银针。

秦风打了个哈欠,没好气地说道:“还瞎磨叽啥呢,再不打天都要亮了!你该不会是怕了吧?”

他现在就是为了等着崔炅先动手,这样也就可以趁机找出他的破绽。

崔炅恼怒地看着秦风,但却迟迟没有动手,他也同样在寻找着秦风的破绽。对方的灵气修为太过于高深,他现在也只能用散灵液一击即中,这样才有机会取胜。

小样儿,想要找到我的破绽,那你就试试吧!秦风也不再停留,快速朝着崔炅跑去。

馆主焦急地观看者场上的比拼。因为要是这一场秦风赢了,他这个邪医馆馆主也当不长了。

秦风嘿嘿笑着说道:“快使用散灵液,哼哼哈嘿!”

崔炅冷哼了一声,愤怒地朝着秦风扑了过去。但是一交手顿时就发现了秦风竟然那么难缠,自己每每出的招式都在人家的预料当中,完全没法打啊。

而且对方的速度奇快,每次就在他看到那银针都快要划破衣服的时候,对方却瞬间就避过去了。散灵液根本起不到作用。

秦风现在也想要快点结束战斗,但是他却不得不避过对方的银针。那散灵液的功效他可是很了解的,他当时还好奇地研究了一下,但是想到自己有土灵气的以气萃物,也就放弃研究了。

这会儿他还真是有点后悔呢,要是当时研究透彻了,那么现在可就能轻松应付了。

两人纠缠了十多分钟都没有分出胜负。但是此时崔炅体内的灵气却不多了,毕竟这么高强度的消耗之下,能坚持这么长使劲已经很不错了呢。

再这样下去我必败无疑啊!拼了!崔炅突然间眼冒凶光,猛地朝着秦风扑了过去!

秦风冷笑一声,迎了上去。一交手,他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崔炅采用的完全就是不怕死的打法。好几次的破绽都足以让他将崔炅当场打成重伤,但是他却不忍心,所以也就放过了崔炅。

“这混蛋心咋地就这么软啊!接下来肯定要吃大亏了!”云之痕唉声叹气地嘀咕了一句,脸上浮起一阵担心。

然而就在这时,崔炅逮着机会一把抱住了秦风的大腿,脸上露出了残虐的笑容。

秦风看到崔炅的脑袋,他的针扬起又落下,终于还是下不去这个手。因为他要是银针扎下去的话,崔炅必定要受极其严重的伤势。

这时,他突然间感觉小腿一痛,像是被蝎子狠狠地蛰了一下似的。

混蛋!秦风咬了咬牙,一只银针狠狠地扎到了崔炅的背部。正当他想要催动灵气的时候,却突然间发现全身竟止不住地疼痛了起来。

他没有多想,扬起手一记砍手刀砸向了崔炅的脖子。虽然他不能用灵气,但力气还是有的。

崔炅顿时就晕了过去。而秦风也连忙坐在地上打坐调息。

“崔师兄!”一个邪医馆的青年悲愤地大喊道:“秦风,我跟你拼了!”

六长老正想要出言制止,却被馆主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你动一下试试!”一个异常冷酷的声音响起。

那青年顿了一下,恼火地说道:“这里是邪医馆,不是你们邪医门,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

云之痕冷哼了一声,鄙夷地说道:“趁人之危算啥本事。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是没见过像你这样不要脸的!”

“云门主!这是我邪医馆的门派大比,你可有点越权了啊!”馆主阴看着云之痕,似笑非笑地说道。

“岳方平,你敬你是邪医馆的馆主!但是你纵容弟子趁人之危,这一点我很失望!”云之痕异常的愤怒,他真是没想到堂堂邪医馆竟然现在变得这么无耻下流。

邪医必傲骨!这可是邪医馆的传承品质。邪医馆从来没有出过趋炎附势之辈,更加没有出现过像岳馆主竟然会如此做法,这简直侮辱了邪医馆!

这一刻,他对于邪医馆彻彻底底地失望了!以往无论邪医馆如何对他,他都无所谓。但是看到这卑鄙无耻的一幕,他觉得邪医馆没落就没落吧,就像人的生老病死一样,谁又能永远不死呢。

“云之痕,你是存心要让邪医馆和邪医门开战吗?”见云之痕真的怒了,岳馆主便连忙抛出他最为中意的事情。

云之痕无论如何对于邪医馆那都是绝对忠诚的,所以岳馆主才会一而再地打击邪医门。这一次若不是邪医馆遇到莫大的危急,他一定还会继续针对邪医门的。

“开战?”云之痕冷冷一笑,鄙夷地说道:“你认为邪医馆现在还有和我邪医门叫板的资格吗?”

岳馆主全身轻微地颤抖了一下,他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云之痕。邪医馆的铁杆粉丝竟然要和和邪医馆划清界限。这一次危机若是没了邪医门的帮助,那邪医馆肯定就只有没落一途了。

“云师侄,你难道忘记了云师叔的嘱咐了嘛?你难道就能眼睁睁地看着邪医门没落嘛?”岳馆主一脸悲天悯人地模样,痛心地看着云之痕。

“邪医馆为何会没落?这些年你岳方平都干了些啥事儿,你自己很清楚!现在我以邪医门门主的身份宣布,邪医馆和邪医门从此再无任何关系,除非…能遇到一个让我认可的馆主!”云之痕苦笑了两声,一脸严肃地说道。

“是,门主!”一干邪医门的人顿时都激动了起来,他们早就想要和邪医馆脱离关系了。这几年可被邪医馆给害惨了,那种东躲西藏的日子他们也过够了!

岳馆主刚站起来,听到云之痕的话,顿时就瘫坐在椅子上神色一片落寞。因为他已经预见了自己未来的下场,无论是死战到底还是投降都不会有他岳馆主的好果子吃。

直到这一刻,他才是真的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