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老局长出事/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小姑娘愣了一下,急忙摇头说,“馆主,我的身份卑微不能和您一起吃饭。”

秦风也清楚,在灵修的观念里都是强者为尊。对于这一点,他也是不由得一阵苦笑。

“我以馆主的身份命令你坐下吃饭。”秦馆主笑着问道:“你叫啥名字?不要拘谨,别把我当馆主,咱们都是平等的。”

“馆主,我叫张兰香。”小姑娘脸色微微一红,低着头回答道。

“兰香?”秦风念了一声,赞赏地说道:“很好听的名字。你放松一点,我又不是豺狼虎豹,我可是一个正儿八经的普通人。快吃吧。”

既然馆主都这样说了,张兰香也不扭捏了,便直接开吃了。

秦风和张兰香聊了一会儿,她才真正放松了下来。原来张兰香就是老爸就是邪医馆的弟子,后来在她老爸去世之后她无依无靠便在邪医馆做了佣人。

馆主的任职大典就定在早上九点。按道理来说应该缓几天的,可是邪医馆现在正处于危急时刻,所以一干邪医馆骨干雷厉风行地就给搞定了。

在去大厅的路上,秦风突然间被一个人叫住了。听这声音,秦风就知道她是谁了。

“咦?大叔,是你吗?”毫无疑问,这人还就是岳小竹。她惊喜地跑到秦风面前,“大叔,真是你啊!我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呢。大叔,你穿这么一身是干嘛去呢?”

说着说着,她突然间皱起眉头,“大叔,你该不会也是邪医馆的弟子吧?”

秦风轻轻一笑,疑惑地问道:“你咋地会在这里呢?你父母住在这里?”

现在看到岳小竹出现在这里,再加上她之前的那一番述说,秦馆主这才猛然明悟过来,岳小竹可不就是邪医馆的人嘛。

“我爸可是邪医馆的顶尖人物呢,但那也只是过去的事情了。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来干啥的呢?”岳小竹好奇地观察着秦风,却发现此时的大叔还真是挺耐看的。

“你爸要是邪医馆的人,那你之前担心的事情可就好解决了!”现在作为邪医馆的馆主,他完全有资格说这话。

岳小竹先是欣喜了一阵,随即又担忧地问道:“大叔,昨晚的选拔大会你参加了吧。那你快告诉我是谁当上了这一任的馆主?”

她可是听说这一届的馆主是一位惊才绝艳之人,连同邪医门都收回来了。以前他还对未来要嫁给一个陌生男人有点排斥呢,但是在听了人家的辉煌事迹之后,她竟然不自觉地有点爱慕起来这个百年一来最为出色的一位馆主。

“你是说咱们那位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胜潘安,一朵梨花压海棠的新任馆主吗?”秦风一脸羡慕地说道。

跟在秦风身后的张兰香听到秦馆主说这话,忍不住一阵偷笑。但她也知道馆主是不想暴露身份的,所以她也就强行憋住了。

岳小竹疑惑地看了秦风一眼,好奇地问道:“新任馆主真的有那么好吗?”

智商是硬伤啊!秦馆主好笑地摇了摇头,啧啧称奇:“咱们这位新馆主那可不得了。那绝对是邪医馆数百年来最为牛逼的人物,我相信在他的带领下,咱们邪医馆一定会越来越壮大的!”

听到这话,岳小竹就更加好奇了。正所谓,自古美女爱英雄。大叔更是将那人夸的天上有地下没的,要说她一点都没心动那是不可能的。

这就像是,周围的所有人都告诉你有一个人很厉害,你也会下意识地觉得这个人很优秀。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也想要看看这个众人夸赞的对象究竟是啥样的一个人。

“你快给我说一下那人叫啥名字,长啥样?”岳小竹非常好奇地问道。

秦风偷笑了几声,得意地说道:“待会儿新馆主就任大典的时候你就知道了。对了,你爸是谁啊?说不清我还认识呢,我到时候给你爸说说让他不要逼着你嫁人了。”

岳小竹脸色微微一红,有些害羞地说道:“这事儿等过些日子再说吧。哎呀,我爸刚才叫我呢。大叔,再见!”

说完这话,她便一溜烟地跑了。以前要是大叔说这事儿,她指不定得多高兴呢,但是现在她竟然有点纠结犹豫了。

就在这时,秦风的电话突然间响了。

“秦风,可算是联系到你了!是这样的,王老局长出事儿了,正在省人民医院抢救呢。我听你女朋友说你人就在县城,你赶紧给看看去吧。”

这明显是周自强的声音,他的语气里满是浓浓的担忧。

可以毫不客气地说,王老局长就是他的护身符。这段时间他可是被栽赃陷害过好多次呢,不过有王老局长给压着,事情最后也全都调查清楚了。

秦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急忙劝慰道:“周大哥你放心,我这就赶过去。”

说完这话,他便连忙朝着门口跑。

“馆主,您这是要去哪儿?大伙儿还等着您开就职大典呢!”张兰香见秦馆主跑出去了,连忙扯着嗓子喊道。

秦风连脚步都没停,直接大喊道:“庆典不开了,所有事情由六长老全权代理!”

说完这话,他便一溜烟地跑的没人影了。

换上了邪医馆的这身衣服之后,出入那可就方便的多了。不过等他跑到大门口的时候便将那袍子给脱掉了。毕竟穿着这一副出去太扎眼了。

他将袍子扔给了门口的保安,“把这衣服交给六长老!”

还等不及保安回应,就不见秦馆长的人了。跑了一段距离,拦了一辆出租,他便连忙赶去省人民医院了。

为了快点赶过去,他甚至还给司机多掏了一百块钱呢。

他很清楚,有人想要对付王局长那可不就是为了对付周大哥更加方便嘛。毕竟,以周自强这样耿直的人太容易被陷害了。就像上次他表弟“贿赂”的事儿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赶到省人民医院之后,秦风快速找到了王安全所在的急救病房。

王局长的老婆孙玉香可是认得秦风的。刚才还满脸愁苦的她,看到秦风来了,她整个人都激动地快哭了。

也正是她打电话给周自强的。只因为医院的医生刚才说手术成功的概率只有百分之二十,让家属做好心理准备。

听到这话,她可就彻底慌了。但冷静下来的她,顿时想到了上次为老伴治疗的秦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