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车面包人/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玉香和医生妥协了一下,秦风便换上白大褂进了急救室。

这一次王局长竟然被炸伤了,而且几乎生命垂危。秦风咋地都没想到对方的手段竟然如此残忍!

不过幸运的是,王局长的车性能还不错,所以才没有当场死亡。但是爆炸之下,许多玻璃碎片全都扎进了王局长的大动脉附近,这要是手术一个不小心,就极有可能导致王局长失血过多而死。

秦风见王局长此刻已经处于休克状态了。他没有多想连忙抽出银针封住了王局长的几处大穴位。

值得一说的是,昨晚的战利品银针可比现在市面上买到的好用多了,扎针的效果也是异常。

秦神医又为王局长输入了土灵气,护持住他全身神经血管。

等着一切准备工作做好的之后,他对着一边目瞪口呆的医生说道:“拔出玻璃碎片,进行伤口消毒缝合!”

主刀医生疑惑地看了秦风一眼,不由得嘀咕道:“这中医针灸针都有用吗?”

“这是协商书,出了事儿我全责,和你们医院一点责任都没有!”秦风一脸严肃地说道,语气无比的郑重。

院长刚才就来打过招呼,说让一切都听这个医生的。而现在又看到了协商书,他咬了咬牙,严肃道:“准备手术!”

过了好一会儿,一个护士激动地说道:“黄医生,病人心率一切正常!”

黄医生敬佩地看了秦风一眼,这才松了口气。毕竟这可就说明病人的命已经被抢救回来了。

他激动地说道:“马上进行伤口的消毒处理缝合!”

又过了一会儿,王局长的病情总算稳定了下来。现在只需要再修养一段时间就可以完全康复了。而且在土灵气的辅助治疗之下伤势还会恢复的更加快速。

“玉香婶子,王局长的病情现在已经稳定了。我现在还有点事情要去处理一下,过几天我再过来!”秦风现在可不想呆在这里了,而邪医馆那边有云之痕看着也出不了大事儿。

不过他想了一会儿,还有有点不放心便又去了一趟邪医馆,毕竟现在新老交替之下肯定容易出现矛盾。

“我去,你这混蛋跑哪儿去了?就任大典竟然晃点了所有人,你可真是够牛逼的!”秦风刚到邪医馆总部没多久,就听到一阵抱怨的声音响起。这熟悉的声音可不就是云大杀手嘛。

秦风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你给我消停点啊!可别忘了,我现在是馆主,你是我的手下,这辱骂馆主罪名可不轻啊!”

云之痕愣了一下,不屑地说道:“就算你是馆主又咋样,我云之痕从来不受人约束。别说我骂你有理,就算没理你又能拿我咋样呢?”

“少搁这儿装逼啊,再狂我叫一车面包人打你啊!”秦神医傲然地看着云之痕,恶狠狠地说道。

一车面包人?是一面包车人吧。想到这里,云大杀手竟然破天荒地哈哈大笑了起来,“你牛!”

紧接着,秦风将邪医馆高层全都聚集在了一起。

“这个任职大典也没啥意义,所以我就没去。”秦馆主咳嗽了两声,郑重地说道:“既然我是邪医馆的馆主了,那我就定三点规矩。谁若是违反了规矩…”他冷笑了两声,“废掉经脉,逐出师门!”

众人一阵惶恐,逐出师门倒也没啥,但是废掉经脉这可是大事儿啊。一旦经脉被废掉,终生都不能再修炼了,也只能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医生。这惩罚绝对是十分残酷的!

见没有人反对,他便继续沉声说道:“第一,同门间不得相互排斥,从今以后邪医馆所有人医武兼修!第二,邪医馆门人不得欺负弱小,要以锄强扶弱为己任。凡事利用自己的能力做了坏事儿的,一律逐出师门!”

众人心中不免一阵嘀咕:这第一条倒还好说,但这第二条却明显有些苛刻了。千百年来邪医馆做事从来都是随心所欲,要是被限制了那以后可就要变成正义馆了!

见众人的情绪似乎不稳定,秦风严厉地说道:“邪医馆虽然有一个带着一个邪字,但是你们给我记住了,这个邪不是作恶的意思!邪医馆门人资质可以差点,但是绝对不能是道德败坏之人!谁若是犯了,我一定会让他生不如死!”

他的声音异常的坚决,而下边众人也是鸦雀无声。现在这个时候开口那完全是找抽。

但还是有不长眼的,一个青年站出来恼火地说道:“我们邪医馆做事本就是随心所欲,你偏偏要让我们做大善人,你这是违背了师门组训!我不同意你做馆主!”

秦风眯着眼睛看了那青年一眼,扫视了一下众人微笑着问道:“还有没有人反对的?”

“我们也反对!”顿时又有三个人站了出来。

一帮老骨干都忍不住一阵摇头叹息。常言道,新官上任三把火,现在可是火燃烧的最旺的时候,这个时候站出来那纯粹是找死啊!

秦馆主揉了一下太阳穴,冷笑着说道:“你们反对那我也没办法。来吧,让我看看你们有没有反对的资本!”

说话间,他一个闪身就到了第一个出声反对的那青年身边。他没有迟疑,一阵就扎在了那青年的痛穴上。

顿时,就听到那青年鬼哭狼嚎了起来,那声音听着都瘆人。

其余三人愣了一下,他们也知道自己是难逃了,顿时愤怒地大喊道:“你偷袭算啥英雄好汉?!”

“偷袭?”秦风鄙夷地说道:“有本事你也来偷袭我啊,我可是一点都不会在乎的!”

三人眉头微皱,他们现在才意识到秦风是打算拿自己几人立威了。但他们可不愿意这么等死,一人大喊道:“跟这混蛋拼了!”

这几人虽然是邪医馆的高层,但是却没有参加馆主选拔大赛。所以现在对于秦风这个新馆主,他们心里自然是不服的。

秦馆主嗤之以鼻地冷哼了一声,三枚银针又快又准地将三人干翻!三人竟然连秦风的身也没有接近就倒下鬼哭狼嚎了起来。

四个人在地上痛苦地翻滚着,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帮助他们。而他们的痛苦惨叫却用力地敲打着每一个人的心扉。

他们哀嚎了十多分钟之后,终于疼地晕了过去。

场上鸦雀无声,众人的呼吸都小心地控制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