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 工资事件/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了这话,秦风这才想起附近的村子都没有小学,要上学的话只能走十多里路到别的村子去。他还记得自己小时候上学每天都要走将近半个小时才能到学校呢。

十来岁的就可以自己去上学了,不过小点的孩子是很容易走丢的。就像之前那拐卖儿童的案件时有发生,大伙儿都不敢让孩子们独自出门了呢。

虽说附近村里的村民们大多都是很朴实的,但是保不准哪个村里就有那么几个偷鸡摸狗丧良心的玩意儿啊,再说了,就算是附近的村子很安全,可还有外面的那些居心叵测的人专门来农村拐孩子呢。

就是因为农村人彼此之间都熟悉,所以在村里防备心也没有那么重,小孩子也是一样,很容易被人拐走的。

“这个没问题,你去通知弟兄们让孩子明天来上学。”秦风郑重地点头说道。

他还有点诧异呢,现在学校还没开学呢,就有这么多学生了,这要是真开学了那还不人满为患了,那这么以来就算是有谭巧巧人手也不够啊!一个人教这么多孩子,而且是各个课程的老师都得兼任,这谭巧巧还不得累坏了啊!

找到刘琳琳之后,秦院长唉声叹气地说道:,“琳琳啊,你说着现在小孩这么多,谭巧巧一个人可咋能顾得过来呢!”

一个人管好几十个孩子,这不出事儿才怪呢。一帮小家伙那肯定闹得不可开交。

刘护士长笑着安慰道:“这个事儿你就别瞎操心了,我得精挑细选,像明天分出两个护士过去帮忙。这老师不能盲目地找,必须巧巧妹子这样的专业人才绝对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刘琳琳真是不愧为秦枫的贴心贤内助,秦风担心的问题她一早就帮秦风想到了,而且还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这么个好女人,秦风又怎么可能不爱呢!

秦风欣慰地说道:“还是你贴心!来,老公奖励一个!”

刘大美女狠狠地瞪了某色狼一眼,恼火地说道:“正经点儿,跟你说正事呢!”

秦院长讪讪的笑了笑,正色道:“我一直很正经啊。琳琳啊,我刚才说奖励你一个是想要给你送个礼物,你想哪里去了?”

他不怀好意地看着刘琳琳,盯得刘护士长都有点害羞脸红了呢。遇到这种脸皮厚的,她也只能认栽了。

秦风嘿嘿笑了一阵,也不再逗她了,得意地说道:“琳琳,最近卫生院赚了多少钱了?”

“你说起这个,我倒记起来了。从卫生院开张到现在,你还一分钱的工资都没给我发过呢。你打算给我发多少钱的工资?”刘琳琳看着秦风,没好气地问道。就好像秦风就是那种拖欠工资的黑心老板似的。

秦风摊开双手,苦着脸说道:“琳琳啊,不是吧,咱们卫生院的财政大权可全都在你手上呢,你向要讨工资。我作为院长到现在一分钱的工资都没拿到呢。”

“你不是把钱拿去投资旅游开发和盖楼了嘛,咋地就没发到工资。钱确实是由我管着,但是我一分钱的工资还没拿过呢。”刘护士长埋怨道。

其实,她也是担心秦风缺钱所以才没有给自己发工资。毕竟现在村里需要钱的地方可多了去了。还好之前开诊所的时候还有笔钱,要不然她现在都要伸手向父母要钱呢。

说起来估计别人都不信,谁会相信堂堂秦院长的未婚妻,刘护士长会连工资都没有呢,更好笑的是,就算是秦风这个院长,至今也没有领过工资!

“刘护士长,你现在还是实习期,每个月也没多少钱的工资。四舍五入就算了吧。”秦院长摸着下巴,轻佻地笑了笑话锋一转,“不过呢,你要是答应今晚陪陪我,工资的事情好商量!”

刘大美女哪里还不知道这禽兽院长想啥呢,她恼火地骂道:“秦风,你个臭流氓!”

“哎呀,哎呀,琳琳啊,你又想哪儿去了。做人思想一定要纯洁一点知道嘛,你还得加强一下自身的思想觉悟啊!多向我学习一下。我刚才是想让你陪我走走的,没想到啊,没想到。”秦院长摇头感慨地说道。

刘大美女神色一冷,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道:“你说谁思想觉悟低?”

秦院长只感觉腰间一痛,顿时苦着脸急忙求饶了起来。

这正是应了那句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而此时某禽兽院长的报应也终于来了。

这一夜是否会枪林弹雨炮火连天,那就得看秦院长这张嘴了。

第二天早上,秦风刚到卫生院的时候电话突然间响了。见是一个陌生电话,他迟疑了片刻便接通了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对面便急忙说道:“喂,秦院长吗?”

秦风应了一声,那人便连忙说道:“秦院长,大事不好了。路修了快一半了,有好几个村民拦住死活不让修了。他们说是不同意卖地了。现在工期紧,这可咋办啊?”

秦院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困惑地问道:“这条路我已经买下来了,而且大家已经签了合同了,他们为啥要阻拦呢?!”他似乎是在问自己,又像是在问电话对面那人。

“秦院长,这事儿我也说不准。不过听那些村民说话连一点余地都不留,现在明显是不打算卖了。”包工头很是恼火地说道。

“行,这事儿我知道了。我马上赶过来。”说完这话,秦风便拿上那些签署的土地买卖合同,和刘琳琳说了声之后,他便急忙离开了。

然而他刚走到卫生院门口,电话再一次响了。

一看是李婷婷打来的,他便把事情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果然电话一接通和他猜测的还真是八九不离十。路的另外一边也被封了。

秦风劝慰了几句,便连忙骑车赶了过去。

约莫半个多小时之后,秦院长赶到了事发地点。

一帮村民拿着锄头铁锹,愤怒地看着施工队人员,那气愤的模样就好像是施工队刨了他家祖坟似的。

“咋回事?”秦风走上前去,阴沉着脸问道。

看到秦院长来了,一干村民神色间一阵慌张下意识地看了一下周围的人,一个瘦高的老头强硬地说道:“秦风,土地我们不卖了!”

这里边肯定有问题!“不卖了?”秦风疑惑地看着那老头,一脸好奇地问道:“为啥就不卖了呢?咱们可是签订了合同的!”

秦风看到那中间有几壮汉明显就不是这个村里的人。一个年轻人很是恼火地说道:“秦风,你之前欺骗了我爸他们,那狗屁合同根本没用。你这种欺世盗名的人,别想从我们村修路!”

听了这话,秦院长的脸色变得越发地阴沉了起来,他鄙夷地冷笑着说,“这合同真的没用嘛?既然和你们说不通,那也只好让警察来解决了!”

那个年轻人顿时就不乐意了,他咬牙切齿地说道:“秦风,你识相的话就把合约交出来,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来吧,让我看看你们是咋地一个不客气法呢。”秦风不屑地冷笑着,他现在已经基本明白这事儿绝对就是这个年轻人和其中那几个壮汉搞出来的。既然他们不要钱,那肯定是受了别人的指示,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这么无聊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