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二章 原地没有风/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板同意了他们的请求,但要求是,两人若是干够了一天就给他们最后一排的门票,干够三天就给他们中间位置的门票,干够七天的话就给他们第一排最中间的门票。”

“他们两个人想都没想就选择了干七天。终于,他们干满了七天的时间。”

就在这时,秦风顿住了,微笑着看向可可,希望她能猜出故事的结局,有些事情和道理直接说出来,人们不一定能明白你的苦心,更不一定能接受,但是假如说通过这种故事的形式说出来的话就会变得更加的生动,容易理解的同时还能让人接受!

可可饶有兴致地说道:“他们俩这么勤奋,肯定看到了一场特别精彩的马戏表演吧。”

她这是像在问秦风,但更多的却是在问自己。她感觉有点可悲,人家两个青年至少还知道自个想要啥,然后为了那个目标去努力,最后还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但是她现在却完全不知道自己想要啥东西,所以说连该朝着什么方向努力都不知道。

秦风淡淡地笑了笑,表情凝重地说道:“确实,那两个小伙子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前排最中间位置的门票。”

他顿了一下,叹了口气,“然而他们两个因为这七天干活是在是太累了,坐在座位上睡着了。这一场马戏很精彩,可他们却一眼也没看。”

他的故事讲完了,目光深邃地看向了远方。他之前看到这个故事的时候,也曾为两个小伙子感觉到可惜,毕竟那么辛辛苦苦的干了七天,就是为了看这场马戏团的表演的,可是到最后竟然什么也没看着,想想就觉得可惜啊!

但是值不值也只有两个小伙子自己知道。

然而他可是绝对不会迷茫的,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要什么。他甚至都在担心时间太少,那么多的目标这一辈子是否都能完成,他可没闲工夫思考去做一件事情究竟值不值。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一直往前走,永不停歇!即使将来回头想起可能有点不值,但现在觉得值就行了。

可可沉默了良久,这才做了一次深呼吸,感激地说道:“谢谢你的故事,我从故事中明白了很多道理。我想我知道自己为啥活着了。”

她困惑地看着秦风,赞赏地说道:“你是一个有明确目标的人,所以你永远不会迷茫。我说的对嘛?”

秦风笑了笑,微微点了点头,“有很多人为了一个目标努力一生,在他去世的时候才幡然悔悟,原来自己这一生错过了太多太多的东西。人生不是游戏,不能重来,所以我们能做的就是偶尔听从一下自己的心意,跟着心走永远不会错的。就算是错了,那也错的心甘情愿!”

这段总结就是可可的老爸一生的写照。

可可诧异地望着秦风,久久说不出话来。昨晚她也只是感觉秦风有趣罢了,要说了解那也只是一个大概的轮廓,可现在秦风在她心目中变得有血有肉。她觉着这才是真正的有趣。

过了一会儿,可可困惑地问道:“你能告诉我你的真名吗?”

“秦风。”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抱歉地说道:“昨晚没有告诉你真名,希望你不要介意。”

他并没有解释什么,是因为他觉得完全没那个必要。人生如戏,何必在意。尤其对一个注定只能成为自己生命中过客的人,就更加没必要了。

“秦风。”可可念叨了一句,有些感触地说,“风,无处不在,但却又往往感觉不到。”

秦风哈哈大笑了一声,摇头笑着说道:“那是因为你一直站在原地,原地可没有风啊!”

“原地没有风?”可可若有所思地想了一阵,随即转身对着擎天峰跪拜,磕了三个响头嘴里还念叨着什么。

不过这一刻,她感觉自己的未来似乎越来越清晰了,再不像刚才那么迷茫了。竟有种拨云见日的意外欣喜感觉。

她感激地看着秦风,郑重地说道:“谢谢你,秦风!”

“不用客气。”秦风微笑着点了点头,“对了,昨晚没告诉你我的真名,还真是有点愧疚呢。你以后要是遇到啥事儿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只要是我能帮的我一定帮。”

随即,他便把自己的电话告诉了可可。这也算是圆了她老爸临终前的遗愿。

今天来的人旅游的人除了可可他们几个之外就再没有了其他灵修了。既然安全了,他也就要回去了。

“来玩了一天的心情也好了不少,我待会儿就回去了。有缘再见。”秦风微笑着说了句,便打算离开了。

“你这就要走了?”可可还有点舍不得呢。

不走还留在这里过年嘛。秦风笑着说道:“我该回去了。”随即,他便潇洒地转身离开了,没有一丁点的拖泥带水。

可可有点依依不舍地望着秦风,希望他能止步回头看她一眼认真的道个别,但他却始终没有回头。

她眼眶微微有些湿润,过了片刻朝着山峰虔诚地跪拜了下来,“爸,我一定会好好活下去的。”

秦风收拾好东西留恋地看了一下这里,有顺带着买了一些当地的特产,这才志得意满地回省城去了。

这一趟的收获可真是太大了。找到了另外一种灵气,他现在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那种高兴劲儿虽然他尽力掩饰,但却还是不经意地流露了出来。

他这么高兴,还是一个人当即就被人给注意到了。

啥叫乐极生悲,这就是了。买车票的时候,秦风察觉到有人朝着自己接近。他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排队。

“帅哥,能让我插一下吗?”一个走路姿势有点妖娆的年轻人微笑着看向秦风,轻声问道。

插一下?插尼玛啊!秦风回头看了一眼,差点没吐出来,他咳嗽了两声,有点担忧地说道:“插队不太好吧。要是人人都来插队,那这车票要买到啥时候去了。”

虽然这人打扮的有点女性化,不过秦风却留意到了这个人很不对劲,身上似乎有一种很浓重的阴邪之气,总之感觉这个人很不正常,并不是那种男人有点女性化的不正常,而是另外一种感觉,这么一来,秦风也不由的警惕了起来。

那妖娆男子眯着眼睛看了秦风一眼,淡淡地说道:“帅哥,瞧你说的。我这不是正好赶上有急事儿嘛。你就让我插一下嘛。”

插尼玛啊,老子真想弄死你个男不男女不女的王八蛋!秦风脸上浮起一阵怒色,没好气地说道:“这里谁不是有急事。爱哪儿去哪儿去,别在这里烦我。”

要是个美女的话,秦风或许还会考虑换一种性格,但看到这种人妖没吐都已经很不错了,哪里还会对他有好脸色呢。

不少人看热闹似地看向这边,大伙儿都很是好奇,这个男子还真是有点尿性呢。毕竟现在大家都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总之只要是不关自己的事儿就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