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价饭菜/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在十万块钱对于他们来说完全不值一提,但是这么憋屈的事儿他们咋地能忍呢。一顿饭吃了十万块,你以为吃的是灵丹妙药啊!

“卧槽,这不明摆着坑人嘛!麻蛋,真当你们店是满汉全席啊!”高胜也是火了,他还从来没听说过一顿饭吃十万块的呢。

“这位先生,请你说话放尊重点,要不然我可要叫保安了!”那服务员看了一眼门口的几个保安,安心地笑了笑。

秦风制止了正要发火的高胜他们,对着收银员冷声道:“价目单和发票呢?”

服务员理直气壮地将刚才他们点菜的价目单递给了秦风。高胜和李信也偏过头看了起来。

“卧槽,螃蟹八百八,大虾六百八……”看着这张菜单价目表,秦风困惑地问道:“就算这样我们那一桌加起来也没十万吧。”

“先生,这是一个螃蟹八百八,一只大虾六百八…全都是单个的价格。”收银员微微仰起头,一脸严肃地说道。

听到这话,三人的嘴巴张的都可以塞进鸡蛋了。

秦风的目光变得阴冷了起来,他现在已经明确地发现这家店就是明摆着宰人的,而且还是专门挑生人宰。

“卧槽,你们店的酒是不是还要一口一口卖啊?!”高胜没好气地问道。

收银员轻笑了两声,镇定地说道:“先生,酒是按照一瓶卖的。给你解释一下,我们这里的食材全是从国外空运过来的,就拿一个螃蟹来说吧,早上先从澳斯春林专机空运过来,经过九九八十一道工序秘制而成,每一个螃蟹造价都非常高。这是我们店的特色。”

听到这话,秦风他们三人都忍不住咬了咬牙,这他玛德明显是在胡扯嘛。

服务员得意地笑了笑,警告道:“吃霸王餐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哦,之前那些吃霸王餐的可是没有一个人离开这里。”

秦风当即就怒了,这样的黑店不知道之前坑了多少人了。

“你们这菜单上写的是螃蟹八百八,为啥在点菜的时候你没有提示我们呢?”秦风眯着眼睛,冷声问道。

“你们不也没问嘛。”收银员嗤之以鼻地哼了一声,不屑地说道。

“你们这是明摆着打算坑定我们了对吧?”秦风咬了咬牙,很恨地说道。

“先生,你说话的时候注意着点。啥叫坑定你们了,我们店是高档酒店,你要是想吃霸王餐的话那可就别怪我叫保安了!”

收银员给那几个保安招了招手,随即那几个保安便冲上来将秦风他们给围住了。

“咋地?这三个人吃饭不给钱嘛,老子最恨你们这些吃霸王餐的了,嫌命长是不是,信不信老子砍死你啊?!”带头的胖保安恼怒地骂道。

“报警!”秦风严肃地说道。

胖保安恼火地说道:“好啊,你报一个试试,住进去关你十几二十年那都是轻的,弄不好直接枪毙!”

麻蛋,真当警局是你家开的啊!秦风鄙夷地冷笑着说道:“在枪毙我们之前,你们的小命也保不住吧。”

几个保安和收银员同时哈哈大笑了起来,就好像是听到了一个极其好笑的笑话一样。

“你可别操这份闲心了,我们是永远都不会出事儿的,我们可是正规的酒店!”胖保安哈哈大笑着说道。

见有人真的打电话了,那胖保安怒骂道:“找死是不是,竟然敢来这里吃霸王餐,弟兄们上!”

老板可是嘱咐过了,能用暴力解决的事儿,最好别麻烦警察。虽说有人罩着吧,但是毕竟还是要给人家好处的,这样一来酒店可不就挣的少了嘛。

这几个保安虽然实力还不错,但是对上高胜这个保安公司的老总,他们那里是对手啊,三两下就被解决了。

而这时,又冲进来十多个保安,将秦风他们团团围住。秦风现在也明白为啥这个酒店敢如此嚣张了,有二十多人的保安还有啥好害怕的啊。

秦风鄙夷地摇了摇头,依旧没有出手的意思。要是连这些人高胜都摆不平,那他也就不配当无忧保安公司的领导者了。

高胜一边护着秦风他们,一边应付那些个保安,模样很是轻松。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十几个保安全都躺在地上痛苦地哀嚎了起来。

“小丽,快给豹哥打电话!”一个保安捂着肚子痛苦地喊道。

秦风他们也没有去阻止,只是在原地等着。

“吃完饭运动了一下真的舒服多了!”高胜憨笑着说道。

“接下来有你运动的,我要多长点肉,就躺在这里看好戏了。”秦风现在很期待对方最后能叫来啥人镇场子呢。

李信也很是坦然,他知道胜哥一向都是最厉害的,无忧保安公司第一人,有他在安全的问题完全不用担心。

收银员有些恐慌地说道:“你们三个识相的话就赶紧赔二十万走人,否则的话待会儿豹哥来了咋死的都不知道。”十几个保安都被人家轻轻松松撂倒了,她能不害怕嘛。

秦风不屑地笑了笑,“我倒要看看那个所谓的豹哥长啥熊样儿!”

他现在就像是看热闹的完全不怕事儿大。要是别人遇到这事儿早就吓得乖乖交钱了,但秦风他们反而把这当成一个笑话来看待。

三人走到沙发位置坐了下来,秦风给两人一人发了根烟,自己也点燃了。

“生活就是这样美妙,你永远不会知道下一刻会发生啥样的事儿。咱们刚才还吃的很愉快,出来就碰到这种让人倒胃的事儿。但是我始终觉得没有必要为了这样的小事儿而烦心,这就像是被疯狗咬了一口,我们总不能再回咬一口吧。”

秦风吸了口烟,摇头好笑地说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尽快想办法解决。一个劲儿地烦躁郁闷,那只是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所以,我很期待接下来这一场搞笑的闹剧。”

他这话是在含沙射影地为李信解开心结。

见李信这会儿皱眉沉思了起来,他便知道自己的话李信听进去了,他也就放心了。

过了一会儿,李信突然间展颜一笑,感激地看向秦风,“疯哥,我明白了!”

马腾和宋容两人的背叛曾经让他痛不欲生,但是这又何尝不是人生的一种经历呢。

生活本就是跌宕起伏,安宁的日子过太久了就会想着寻找刺激的生活,但刺激动荡的日子过的太久了又会想着过那种与世无争的安宁生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