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八章 保媒?/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风现在既困惑又生气,他觉得王翠玲这十有八九是被人胁迫了。然而他可是告诉过全村人,不主动欺负别人,但是受了别人的欺负,他一定会帮忙出头的。

但是王寡妇却当成了耳旁风,他咋地能不生气呢。

王翠玲依旧还是摇头,拽着衣角不说话。

看着这样子,秦风哪里还不明白这肯定就是出事儿了啊。但是现在人家不肯说,那他也没办法。

他轻叹了口气,很是冷淡地说道:“嫂子,那你先去忙吧。”说完这话,他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王翠玲怔怔地站在原地,望着秦风远去的背影心中却情不自禁地升起一阵酸楚的感觉。她悲戚地笑了两声,喃喃自语道:“或许这就是我的命吧。”

等秦风的身影消失了,他的眼泪情不自禁地滑落了下来,就像是连城串的珍珠一样。

“果然不出我所料!”秦风摇头叹息了一声。等了一会儿,见王翠玲转身走了,他便悄无声息地跟在了后边。

他明白王翠玲这会儿来这里绝对不是意外,他肯定是去干啥事或者是去见啥人。

果不其然,跟了一会儿之后,王翠玲便去了河边,而河边站着两个笑容猥琐的中年人得意地看着王翠玲。

“事情考虑好了没?”一个满脸横肉的大汉舔了舔嘴唇,色眯眯地笑着说道。

王寡妇脸上闪过一丝惶恐,随即便面色死寂了下来,凄冷地说道:“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是你必须要和我妹妹离婚!”

“你先和我大哥结婚,然后把所有的财产转移到他的名下,到时候我自然会和你妹妹离婚的!否则,我一定让她出现在红灯区里!”那大汉严厉地说道。

远处的秦风看到这几人的嘴唇动着便了解了大概的情况,他之前可是接触过唇语的。只是他很好奇王寡妇啥时候又多了个妹妹呢,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呢。

他也不再停留,径直地走了过去。

那大汉一阵惊慌,大骂道:“王翠玲,我让你一个人来的,你叫别人来是啥意思?!”

“别人?”王翠玲困惑地回头看了一眼,当即愣住了,她淡淡地说道:“秦,秦风,你咋地来了?”

秦风淡淡地点了点头,“我只是来这里看看咱们村药田的长势。看到你在这里就过来打个招呼。”他困惑地看向那两个相貌丑陋的大汉,好奇地问道:“这两位是?”

他现在故意装出一副啥都不知道的样子。因为他希望王翠玲能自己把这事儿说出来。

还好他没发现!王翠玲心中松了口气,苦涩地说道:“这是我两个亲戚。”

两个大汉见不是王寡妇请来的帮手,便笑着说道:“这位就是秦院长吧,我们兄弟俩是你们邻村的。王寡妇一个人单着也好些年了,我就想着给她和我大哥凑成一对过活日子。你看能不能给保个媒呢?”

秦风的名声,现在十里八乡的没几个人不知道,再者他们听到王翠玲喊秦风的名字,便想着让秦院长来帮忙说媒。要知道若是得到了秦风的帮助,以后在河沟村那还不是财源滚滚来啊。

保尼玛个头啊!秦风心中很是恼怒,但是脸上却是一副难为情的样子,摇头说道:“这保媒的事情我还真是没做过。你想要保媒可以去找我们村书记,相信他应该能保这个媒的。”

他时不时地看着王翠玲,现在只要王翠玲说自己是被逼迫的,他就会把这事儿管到底。但是王翠玲如果不开口,那他管这事儿也只是名不正言不顺。再者,他心里还憋着一股气,他很气愤王翠玲出了这事儿也不告诉他。

王翠玲低着头,咬着嘴唇没有说话,但眼泪却在眼眶里打转不希望别人看到罢了。

“秦院长,你这话可就太谦虚了。你在河沟村那可是名望最大的人了,这媒你肯定能保得了的。你看就给帮帮忙成不?”那大汉一脸期盼地看着秦风。

“翠玲嫂子找到好婆家这可是全村人的大喜事儿,事情必须要好好操办才是。这样吧,如果你们双方真的是情投意合,那我给刘书记说一声让他给你们保媒。”秦风一本正经地说道。

他将情投意合几个字咬的特别重,为的就是提醒王翠玲。

王翠玲也听出了秦风话里的意思,豆大的泪珠滴答地落在地上,她连忙掩面转过身去。

秦风就是见不得女人哭,顿时二话不说朝着那大汉走去,一本正经地说道:“来,我和你商量个事儿啊。”

那长相丑陋的大汉顿时欣喜地点了点头,然后笑跟秦风走到了一遍。然而就在这时,秦风赫然出手,猛地一下拍在了那大汉的后脑勺,于是乎那大汉就晕了过去。

另外一个大汉愤怒地说道:“秦风,你干啥?!”他意识到不对劲,想要赶紧跑,但是他的速度哪里能比得秦风呢,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被秦风追上然后被撂倒了。

秦风转过身来恼怒地看着王翠玲,大声问道:“说,到底是咋回事?!”

他的声音如洪钟一般震耳,王寡妇隔着不愿只感觉耳朵都嗡嗡直响呢。

秦风很清楚现在通过正常的方法肯定是没法问出实情来了,所以非常时期必须要用非常手段了。

王寡妇被吓的愣了一下,有些惊慌地看着秦风,欲言又止。但随即却又像是一个无助的小女孩一样哭了起来。

秦风这次狠下心来,大声问道:“别哭了,快点说!”他的声音很是恼怒,现在王翠玲却又迟迟不肯说出事情,他咋地能不恼怒呢。

王翠玲被逼问的没办法,竟然双手掩面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秦风沉闷地叹了口气,也不再去管王寡妇了。然而就在他无意间看了王寡妇一眼之后,眼睛却挪不开了,那一抹深不见底的沟壑,再加上健康的肤色看起来就很柔软的样子。

他有点失神地感慨了一句:“好白啊!”随即他又感觉不对劲儿便继续摇头叹息道:“好悲哀啊!”

王寡妇方才哭声还顿了一下呢,但是随即听到后边的话之后她便继续哭了起来。

唉呀妈呀,我真是太他玛机智了!秦风心中暗自感慨了一句,随即目光却又再次不自觉地往低处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