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章 情话/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王翠玲却心里明的跟镜子似得。他已经能明确感觉到秦风就是在说明自己两人之间的关系。但她却对秦风是一种依赖感,她觉得这样的男人能带给自己一种非常安全温馨的感觉,就好像有他在就算是世界昏毁灭她也丝毫不会害怕。

其实对于这个结果她已经很高兴了。这至少证明着秦风心里还是记挂着她的,她咋地能不高兴呢。

“秦风,谢谢你。”王翠玲泪汪汪的眼睛看和秦风又快要哭了的样子。这话她已经说了好几次了,但是每次要表达的意思却都不一样。

直到现在她才真的打开了心结,自己不但要为自己而活,更要为了二妹和小弟而活,还要为了藏在心底的那个人而活。

想到这些,她终于释怀了。

秦风微微一笑,说道:“嫂子,以后啥做啥事儿最好和村里的亲戚朋友商量一下,别啥事儿都自己一个担着。这事儿你放心吧,若是放在好几个月之前,我确实没法处理,但是现在的我是一定能处理好的。你现在赶紧抹掉眼泪却把你二妹接到咱们村来。”

他现在已经打算把这事儿管到底了!

王寡妇微微抬起头却又低了下去,只是轻声地“嗯”一声。

随即,秦风便提着两个丑陋的家伙离开了。

王寡妇在原地呆呆地站了很久,才欣喜地笑了笑,然后抹了一把眼泪朝着村里走去。

回到卫生院,秦风先让两个保安把手里两个还没醒的家伙看着,而他则去了护士长办公室。

秦风刚到门口就有人人不满地喊道:“哎,你咋地能插队呢。自觉点,要不然我就叫保安了。”

秦风刚才出去的时候早就脱下了白大褂,现在和正常人完全没有两样。听到这话,他只是欣喜地摇了摇头,也没说啥。要知道这可是卫生院的一个好现象来着。

随即他便回去穿了一个白大褂,治疗了一会儿病人之后着才去了护士长办公室。

这会儿那些人已经治疗的差不多了,刘护士长也休息了。秦院长便光明正大地走了进去。

妹子看到秦风来了,便连忙捂着小嘴忍着笑意跑开了。

看到未婚妻一身护士装的模样,秦风突然间心里有些瘙痒难耐了起来。他吞了口口水,感慨道:“好性感啊!”

听闻这声音,刘琳琳连头都每台就知道来人是谁了。她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询问道:“这位病人,你得了啥病呢?”

秦风嘿嘿一笑,捏着鼻子笑呵呵地说道:“我,我得了不治之症…”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是相思病。我喜欢一个女孩恨不得天天待在她身边,天天黏着她,我现在一秒钟不见她都会觉得全身难受。医生,你说我该咋办啊?”

这情话还有点水准嘛!刘琳琳心中顿感一阵好笑,却只是强忍着不笑出声来,她轻咳了两声,淡淡地说道:“这并不我没法治。你回去吧。”

秦风坚定地说道:“不,不。这病只有你能治,世间也只有你能治的好。”

刘琳琳轻笑着说道:“为啥这病只有我能治呢?”

秦风一本正经地说道:“因为你是女神,你是天使,你是世界善良与美丽的化身。你肯定能治好的!”

虽然明知道他是在胡扯,但是刘琳琳听着却别提有多幸福欣慰了。她语气欢快地说道:“我可是不是啥女神天使,我拿你这病没有办法。”

“美女医生,你很有问题啊。”秦风盯着刘琳琳那美妙的身段,感慨道。

“我有啥问题?”刘琳琳很是困惑地问道。她现在就想要看看这家伙到底要搞啥花样。

秦风嘿嘿笑了两声,正色道:“你最大的问题就是你太不自信了。你就是我的女神,就是我的天使,就是我心目中最为神圣的存在!”他一边说一边朝着刘琳琳走了过去。

刘琳琳听到这情话不知不觉地感觉心都酥了。然而就在这时,她又听到一个柔情似水的声音在自己耳畔响起:“我中了爱情之毒,而你就是那唯一的解药!”

说话间,他便在刘护士长的小脸上亲了一下。

两人你侬我侬了好一会儿之后,秦风这才回自己办公室去了。他刚才是打算把王翠玲的事儿告诉刘琳琳的,可是后来一想又感觉不妥,若是说了就算她不吃醋,那么肯定也会伤心好一会儿呢,这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美好心情,咋地能这么破坏掉呢。

他刚到办公室就有保安来汇报,刚才那两个人醒了,现在正嚷嚷着呢。

秦风冷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道:“先把这两个王八蛋弄晕,待会儿再说。”

俗话说的好,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但是面对王翠玲妹夫这样的臭不要脸,他可是痛恶到了极点。

不过这事儿解决起来也挺麻烦的,毕竟他又不是人家王翠玲家里啥人。而且这种情况必须得看王寡妇的妹妹是个啥反应,要是人家死活不愿意离那就算他秦风在咋地厉害,也不能敢那种强拆婚姻的事儿吧。

现在也只有等着王翠玲的妹妹来了再说了。

他刚刚打算回办公室呢,就听到卫生院门口吵闹的离开。他连忙赶去了。

现在卫生院的影响力,谁敢在这里闹事儿啊。

一到卫生院门口便看到一个保安和几个黑衣墨镜男打了起来,跟在秦风身后的保安也连忙加入了战斗。

秦风眼神阴鹜地看着那几个黑衣墨镜男,怒哼道:“你们是谁?竟然敢来我卫生院捣乱,皮痒痒了找抽是吧!”

那几个墨镜男并没有住手,依旧继续喝两个保安颤抖着。只不过他们五六个人却拿两个保安一点办法都没有,刚才对上一个他们都感觉有点吃力,现在对上两个压力就更大了。

这都已经好久都没人敢来卫生院捣乱了,现在突然间有人来捣乱,他便想到了早上那个带朋友来看病口出狂言的家伙。

不过卫生院啥时候怕过这些事儿呢。他在四周看了一下,顿时便笑着对围观群众说道:“大家伙该干啥就去干啥吧,这里只是点小事情,一会儿就处理好了。我们卫生院从来不做亏心事儿,但是谁要是敢来这里捣乱,我一定不会放过!”

随即,他没好气地说道:“达子,你们两个是没吃饭嘛。就这几个小瘪犊子你们用得着磨叽这么久嘛,赶紧把门口清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