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 撕破脸皮之后/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文娟看了一下痛苦不堪的儿子,顿时张牙舞爪地朝着秦风扑了过去。

秦风嗤之以鼻地冷笑了一声,等孙文娟挠他的时候,他便急忙闪过。就这样僵持了几分钟之后,孙文娟愣是连碰都没碰到秦风,但她的体力却跟不上了,瘫坐在地上像狗一样大口地喘着气儿。

廖永进看着老婆儿子都被欺负了,心中别提有多气愤了。但他现在的身体别说是去打架了,就算是跑几步都会感觉累的厉害呢。

他想起刘祥坤可不就是本村人嘛,顿时眼神诚挚地看着刘书记,郑重地说道:“老弟,我这些年没求过你啥事儿。我现在求你件事儿,你帮我叫几十个村民狠狠削那混蛋院长一顿,放心到时候一人两百块钱!”

听到这话,刘祥坤顿时紧皱起了眉头。让岳父找人教训女婿,这事儿还真是新鲜呐。

见刘祥坤犹豫不决,廖永进咬了咬牙说道:“一人五百,这总可以了吧。我今天说啥也要出了这口气!”

刘祥坤沉闷地叹了口气,一脸凝重地说道:“廖永进,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你依旧还是这样子!好,从此我们两个再没有任何关系!”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啥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原本认识那会儿廖永进就是一个锱铢必较的人,没想到过了这些年依旧还是一样。这样的人已经不值得再交朋友了,甚至连认识他都觉得丢人!

说完这话,刘书记便转身离开了。

“哎,祥坤老弟,你这是咋地了?是不是嫌钱少啊,我出一千总行了吧!”廖永进还以为刘祥坤是想要趁机多要点钱呢,便咬牙说道。

“廖永进,你知道你儿子刚才打的那是谁嘛。那是我女婿!”刘祥坤咆哮道。

廖永进愣住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儿子还打着刘琳琳的注意呢,没想到人家已经嫁人了。

既然已经撕破脸皮了,那也就没啥好顾忌的了。他鄙夷地说道:“刘祥坤,你女儿天生注定就是个穷命!嫁这么一个没出息的狗屁院长,这辈子也就注定只能待在这山沟里!”

他得意地笑了笑,“哪像我儿子,我家的家产现在可是有好几百万了呢,到时候全是我儿子的。”

刘祥坤嗤之以鼻地哼了一声,“就你那点出息,就你儿子那点出息。努力个三五百年都赶不上我女婿!廖永进,你可别忘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还真以为我刘祥坤依旧是原本那个庄稼人嘛。我家现在不缺钱,你就别搁我面前炫耀你又多少钱了!我见过的钱比你可要多得多了!”

若是放在以往刘书记咋地会向别人炫耀呢,但是此时却被这个嫌贫爱富的老同学给刺激到了。

对于刘祥坤的话,廖永进可是连半个标点符号都不信。但是听人家说的好像是真的一样,他就忍不住一阵气愤。

只见他满脸不屑地说道:“刘祥坤,好些年没见你本事没涨多少,这吹牛的功夫倒是正紧不少啊!你吹啊,你继续吹啊。让我瞅瞅你还有多大的吹牛本事!”

刘祥坤气愤不过,毫不客气地说道:“不要总是从门缝里看人,把人给看扁了!我女婿比你儿子要强上万倍,上亿倍,无数倍!你有啥好牛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嘛,你家就区区的一百来万,牛啥啊牛!真以为自己是啥大富翁嘛!”

他之前联系之前的一个朋友,听人家说过廖永进家也就百十来万,但是却牛逼哄哄的整天搞得自己像是千万富翁一样。他这会儿气愤之下竟然揭短了,可见被气成啥样了。

这番话听得秦风忍不住为老丈人竖起了大拇指!秦风赞赏地笑着说道:“绝啊,真绝啊!”

廖永进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刘祥坤竟然知道他家的资产。他说的加上几百万可是房子车子全加起来,那也才不到两百万。但是他以往绝对这些钱对于那些乡巴佬来说,完全就是一笔天文数字啊,哪里想到刘祥坤竟然一点都不在乎。

“区区一百来万!”廖永进没好气地说道:“有能耐你也拿出个一百来万啊,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不要脸的我见得多了,像你这么不要脸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刘琳琳见老爸被欺负了哪里还能安然地在一边看戏呢,她走到老爸身边理直气壮地说道:“我家确实没啥钱。我现在名下也就只有一套在县城二环内的房子,不贵,也就一百多万吧。其他的也就是一辆车,就几万块吧。我的工资卡也就十万多,我家的存储也就十来万吧。”

“就这些了。我家就是没钱,的确是没你家有钱,但是你家的钱我们压根不稀罕!”刘护士长有理有据地说道。

众人心里那个惊啊,这哪儿是没钱啊,完全就是在炫富嘛。

秦风很是欢乐地看着心上人,一脸的满意。

杀人诛心,这一点刘琳琳可是深的秦风的真传啊!不过她还真是一点都没夸大其词,现在那套大房子可不就是鲁平之前送的嘛,那套房子现在的价值已经一百好几十万了呢。只有那辆车她不知道实际价格。

见刘琳琳竟然说的如此自然,廖永进顿时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他竟然有点相信刘祥坤家比自己家要富有了呢。这种巨大的落差让他不由得愣了一阵,心里也分外的难受。

但想了一下,他还是不相信信,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当初一个就比自己穷的同学现在比自己富有。他讥讽地说道:“呦,父女俩组团来忽悠了,你以为我会相信嘛。就凭你们这些穷鬼会有这么资产,你真当我傻啊!”

刘祥坤摇了摇头,恼火地说道:“廖永进,我家贫穷或者是富有和你有一丁点的关系嘛。就凭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我刘祥坤以后和你老死不相往来!”

说完这话,刘书记便扬长而去。本是好心来探望一下老同学,哪里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他现在也终于看透了这份所谓老同学的情谊,自己珍惜的东西在别人眼里只不过是过一份随手可丢的垃圾而已。

“达子,把这三个人赶出医院。永远不许再让来我们河沟村!”秦风看了一眼达子他们,严厉地说道。

“是风哥!”达子郑重地说了一句,便找了几个保安把这一家三口架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