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 内讧事件/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他玛德给我等着,赶走来那些个来闹事儿的混蛋之后,老子再找你好好算账!”黑衣青年大怒道。

秦风冷哼一声,很是不屑地说道%3A“等着就等着谁怕谁啊!”他现在可完全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现在的仇恨记得越深,待会儿在运用阵法的时候越是会产生差错。

周围的几个人也是在看热闹没有站出前来劝阻。要知道,合欢派本来就是各自为营,只要在大战的时候大家齐心协力就行了,平时只有咋样压根没人在乎。而恰恰又是在这种紧张的氛围下,合欢派的人却能飞速提升实力。

想想也是,今天你不努力修炼了,明天说不定就有人把你给干掉了。在这种时刻都会有大危机的情况下,每个人都会加倍努力的修炼。

接着,秦峰他们几人便匆匆地赶到了有人来闹事的现场。只看到两个黑衣人蒙着脸大刀阔斧的在合欢派里肆意纵横。从那两个黑衣人的身手来看,他们绝对是属于高手级别的,因为就算再多的人在他们手下都过不了一招,几乎就是一招就被斩杀了。

要知道他们几个使者就算再牛逼面对自己门派这些人也是会发怵的。但是人家这两个黑人却来了,没有丝毫的担忧,好像就是专门来挑事儿的发泄心中的怨气的一样。

“天堂走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投!真是没想到你们两个混蛋还敢来?胆子挺大的嘛,昨天晚上放过了你们,今天你们可别想再跑了!”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秦风。这话本来是人家黑衣青年说的,但是现在他却抢先了,这明显想要抢黑衣青年的风头嘛!

要知道,那黑衣青年可是他们七个人的老大。就算是名义上的老大,他至少也要尊重一下,更何况人家比他的实力还要高呢!

没看到那黑衣青年这会儿都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了嘛。

那两个黑人可不就是云之痕和雷豹。他们两个听到秦风的话,而且其中一套着他们挤眉弄眼了一阵,他们要是再不知道这个使者的真实身份那可就太白痴了。

“你们合欢派做的那些恶心的勾当,人人得而诛之。我们就是来替天行道的!”云之痕义正言辞地说道。

云之痕这话就直接相当于是导火索,接着再没有多余的话,双方直接打了起来。

他们七个人将云之痕和雷豹团团围住,明显是又要运用阵法了。

云之痕和雷豹这一次并没有丝毫担心,既然自己有内应了,那事情可就好办得多了。

“摆阵!”那黑衣青年大吼一声,神色很是震怒。他明显是要把气撒在这两个来偷袭的人身上。

尽管秦风不愿意,但是在这节骨眼儿上,他也只能装作配合了。

接下来只见到七个人站在了不同的方位,似乎是想要将云之痕和雷豹分开。

但云之痕和雷豹也不傻,自然明白他们的本意就是想要让自己两人聚集在一处,这样阵法才能发挥最大的效果。不过他们此时却装作没发现的样子,配合着对方的表演。

秦风刚才在看了那青年使者身上的修炼功法秘籍之后,现在对于自己所在方位的阵法也有了一定的了解,一时半会儿倒也不会发生意外。

刚开始,云之痕和雷豹便再一次被困在了中间,无法脱身。

“这混蛋咋回事啊?自己人还打的这么狠!”云之痕和雷豹两人现在心里别提有多郁闷了,他们甚至都开始怀疑那人是不是秦风了。

他们这会儿都有想法打算破开阵法离开了。这阵法诡异的厉害,一个不小心可就要栽里边了。

“他们要准备强行破阵了!”那黑衣青年提醒了众人一声,便打算放大招了。

秦风见众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云之痕和雷豹身上,他心中暗自得意地笑了两声,便悄悄地摸出了一枚银针,神不知鬼不觉地朝着那黑衣青年飞去。

黑衣青年的注意力可一直都在云之痕他们身上,哪里会注意背后的动静呢。他连闪躲的意识都没有,就中招了。

下一刻,他霍然转过身子恼怒地大骂道:“于崇你这狗杂碎竟然敢害我?!”

“于崇”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有些诧异地说道:“你他娘的突然间骂我找死啊,真以为老子是老欺负的啊!”

“你这狗杂竟然敢背后放冷箭,我绝对饶不了你!”黑衣青年全身都愤怒地颤抖了起来。

他们停下了,但是云之痕和雷豹却一刻也没有迟疑。这么好的机会若是不把握,那他们也就不配做高手了。

柿子当然还是得挑软的捏。而那黑衣青年现在无疑就是最软的柿子了。他中了秦风的麻醉针以及一丁点的火毒,饶是如此也够他喝上一壶的了。

紧接着,就看到云之痕和雷豹对着黑衣青年发动了疯狂暴雨般的猛烈攻击。

没有大阵的支持那黑衣青年哪里会是云之痕他们的对手呢,刚一交手他便受了重伤。

黑衣青年痛恨地看了秦风一眼,咬牙切齿地说道:“咱们撤!”

“你这王八蛋怕死竟然还诬陷我,老子才不撤呢,我要和这两个混蛋决一死战!”秦风很是悲壮地说着,活脱脱就是一副被人冤枉之后那种无比气恼的模样。

众人困惑地看着“于崇”,心中满是困惑。他们那里还看不出来于崇这是要以死明志的打算啊。他们直到现在还不知刚才发生了些啥事儿呢,在他们看来完全是由于老大的突然间发难才导致自己几人的溃败。

这只是短短的一会儿时间,其余五人每个人身上都挂了彩。但是现在情况紧急,他们又没办法问清事情的原因。

紧着就看到,“于崇”发疯了一般和那两个黑衣蒙面人纠缠了起来,虽然他身上已经受了好几处重伤了,但是他却一副悍不畏死的模样。

但是毕竟是“实力不够”,没一会儿的时间“于崇”就被撂倒晕过去了。

云之痕和雷豹昨晚吃了那么大一个瘪,今天晚上本就是来报仇的,哪里还会心慈手软呢。于是便追上去又干掉了几人,有几人的胳膊都被砍断了也顾不得疼发了疯一般朝着总部跑去。

跑着跑着,那个黑衣青年便晕倒了。在那么猛烈的药劲儿下能撑这么久也算很不容易了。

云之痕可没有手软,上去就一剑给捅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