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七章 谁是小瘪三?/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话音刚落,便看到一个身穿唐装的中年男人飞速朝着这边打斗的场地赶来。这人应该就是合欢派的头号人物熊阔海无疑了。

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口气,而且这个人一出场合欢派的那些人一个个的眼睛里都充满了期待,再看秦风他们的时候就是一副看笑话的表情了。

秦风感觉这人的实力和万毒门的二长老差不了多少。毕竟这合欢派要不是有这个神奇的阵法,他们的实力几乎就和天理教差不多了呢,以自身的实力来说的话,其实这个合欢派还真是不怎么地。

秦风冷冷的笑了几声,很是痛恨的说道%3A“你们这种歪门邪道,人人得而诛之,我们今天就是来替天行道的!”

“就凭你们三个小瘪三?简直是不知死活!”熊阔海大怒道,作为合欢派的头号人物,熊阔海何时听过这样逆耳的话,简直就是怒火中烧,恨不能立刻把秦风抓起来狠狠的折磨。

随即,他对着手下的人说道%3A“把这三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给我活捉了,我一定要让他们尝尝世间最严酷的刑法!”

“是,老大!”几位长老和其余人等的人齐声喝道。

秦风和云之痕他们没有二话,当即就冲上前去开始搏杀了。

“我过去缠着他们,你们抓紧布阵!”熊阔海对着几位长老叮嘱了一句,接着便急忙朝着秦风他们冲了过去。

看来这个熊阔海也是挺清楚自家的真是实力并不算顶尖,不过是有个大阵比较厉害而已,所以才会亲自上阵想要缠住秦风他们,好给那些长老争取布阵的时间。

熊阔海这想法不错,可他碰上的却偏偏是秦风这个实力和脑力都超强的变态,所以他的这个计划想要成功,还真是不容易。

秦风笑了两声,压低声音说道%3A“我去破掉他们的阵法,你们两个缠住这个混蛋!”

云之痕和雷豹郑重的点了点头,于是便朝着熊阔海迎了上去。他们两个现在也很清楚,这个奇怪的阵法才是他们最为致命的威胁,其他的人根本不值得放在心上。

而秦风作为他们三个人中最厉害的一个去负责破阵,他们自然就得给秦风做掩护了。

七位长老刚才在听了熊阔海的叮嘱之后便立即开始布阵,然而就在此时,他们却发现一个人影飞速的朝着自己等人赶了过来。这速度他们之间任何一个人都是无法达到的,甚至就连他们的老大熊阔海也无法达到。

在路途中,秦风顺手捡起了一柄剑。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嘛,而且他现在心里也有了别的打算。

七位张老愣了一下就发现那个黑影已经到了自己等人身边,如鬼魅一般。

“快布阵!”大长老急忙喊了一声。因为他们七个人心中都有种感觉,自己不是这个人的对手。如果想要出奇制胜,那么就必须得使用阵法。

然而秦风却是万万不会让他们布好阵法的,他的速度奇快,每一个人还没有占到位置的时候就已经被他急忙赶过去缠住了。

他刚才研究了那么大一会儿阵法可不是白白浪费时间的。现在虽然那阵法不是很健全,但是他也摸出了门道。几个人将要走的站位他也是肯定是知道的,他现在就是为了要打乱所有人的阵脚。

秦风舞了一个漂亮的剑花,飞速朝着一位长老刺了过去。

那长老一脸的错愕惊呼道%3A“是蜀山的剑法,他竟然是蜀山的人!”

蜀山这种名门大派,可是他们万万惹不起的。毕竟人家随随便便派出来一个长老级别的就可以将他们合欢派轻松毁掉。

众人听到这话顿时神情变得无比难看,就连熊阔海也是一样。但是他突然间想到蜀山前段时间和铁剑们不是已经回去了吗?怎么现在还留在省城呢。

而且前一段时间,他可是去拜会过蜀山和铁剑门的人,他们的一行之中也没有像这种级别的高手啊!最要命的是,一下子竟然还出来三个。

熊阔海自负实力极高,但是对上云之痕和雷豹他也感觉有点吃力。这要是被三个人夹击的话,估计也只有逃命的份了。

而且如果这三个人真是蜀山的人的话,那么自己下手还要有点分寸的,不然人家要是真的打上门来自己门派可就彻底毁了。

“等一下,这一切都是误会。前段时间我还和你们蜀山的二长老在一块儿攀谈过呢!”熊阔海急忙说道,虽然他现在很想将这三人尽数杀死,但是人家是蜀山的人,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他们吃惊发愣了,但是秦风却没有,他速度丝毫不减急忙一剑刺向了那长老的胸口。他刚才突然间使出蜀山的剑法就是要起到这种效果。

那长老本来还打算化干戈为玉帛呢,却没想到人家的剑已经刺到了自己的胸口,而自己此时却已经是避无可避如果避开的话肯定是要数极其严重的伤势的。

那长老来不及多想连忙闪到了一边,毕竟性命攸关之下他哪里还会有什么别的心思呢!然而,秦风的剑势却不是吃素的,不见点儿血又怎么能舍得收回呢!

随即只听见“噗”的一声,那长老猛的喷出了一口鲜血,胸前也被划了一个很深的伤口,连白森森的骨头都露出来了。

“蜀山小辈,我刚才念在和你们的师门有交情,才没有下死手。没想到你们却如此的肆意妄为,那也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熊阔海那个愤怒啊!原本损失了那么多精英,就已经令他很是心疼了,但是人家蜀山可是名门大派他们合欢派可是万万惹不起的。

所以,尽管他很不情愿,但是也有化干戈为玉帛的意思。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首山的小辈竟然再次发动攻击还让自己的人,五长老还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势。

现在这种情况下,已经完全是不死不休了。毕竟如果不为五长老报仇的话,那么接下来肯定会人心涣散,合欢派终究会分崩离析的。所以现在无论他熊阔海想不想打,现在也由不得他了。

秦风一击得手心中别提有多欣喜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蜀山这个假身份,竟然给自己带来了如此巨大的利益。不过回头想想也是,这些邪门歪道,对于人家这些名门大派肯定是敬畏有加,又咋滴敢轻易招惹呢!

秦风并没有搭理熊阔海,而是直接又朝着另外一个人刺了一剑过去。

刚才几个长老还有所顾忌呢,但是这会儿老大既然已经发话了,他们也没有丝毫顾忌了,大不了就拼个一死。若是和五长老一样这样被人莫名其妙的打成重伤,那该得多憋屈。

这位长老看着那凌厉的一剑,冷笑着迎了上去。蜀山的剑招以轻巧灵活著名,招式也是变幻莫测。但是这个长老却发现,秦风上一次刺伤五长老的那一招和现在竟然一模一样。

如果一个绝招,一年使用两次的话,那可就失去了它原有的威力了。而他也有足够的信心来应付这一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