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 奇怪癖好/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赤云道兄,只是我派弟子找到了本门遗落的东西而已。诸位看了恐怕不合适吧。”苍松子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开玩笑,得到了地宫图就相当于找到了盘龙道人的宝贝了,这东西又如何能与别人分享呢,不管对方是敌还是友,这种好东西还是独享来的好,傻子才会跟别人分享呢。

赤云道人冷笑了两声,摇头说道:“还真就不赶巧了。刚才我门中弟子也弄丢了一份门派典籍,我们这都找了好一会儿了都没找到。我将你手里的东西给我看看,如果不是我们门派的典籍我立马交还给你!”

看来这个赤云道人真是有够不要脸的了,为了争夺地宫图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谎话,这种话傻子也能听出来是糊弄人的,更何况是苍松子呢?苍松子自然是不相信的!

秦风在大树上听得不由得暗自好笑,这不愧是“名门正派”啊,找的理由都这么“正当”。只是单单这一句话就和苍松子杠上了,你看也得让看不看也得让看。要不然,那只有交战了。

“我们幻月门也丢失了重要典籍,还请苍松道兄将手里的典籍借我一阅,如果非是本门的典籍,自当交还!”一中年人眼睛紧紧地盯着苍松地手里的羊皮卷,一派仙风道骨地说道。

“我们清音阁也同样丢失了重要典籍……”又是一中年人不紧不慢地说道。

……

一时间,只要是在场的门派全都不约而同地丢失了重要典籍。有一个带头的了,后边也懒得想原因了,照着前边的搬过来就行了。

反正在场都是名门大派,相互间谁也不敢轻易得罪,而且大家的目的也都挺明确的,那就是争夺地宫图,虽说他们是作为的名门正派,可是为了这个地宫图,完全可以撕破了脸面,只要是能得到这份地图,他们才不管理由正不正当呢。

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这名门正派除了实力高点,也就和市井小混混没啥区别嘛。老子真个鄙视你们!”秦风心中没好气地骂道。

这些人可真是让秦风很是鄙夷,一个个的看上去挺道貌岸然的,但其实就是一群虚伪至极的人,简直了!

其实现在苍松子掌心满是汗,面对这么多大门派的施压,他现在也顶不住了。

要是只有一家还好,可现在这么多人门派,若是人家群起而攻之,那就算是自己整个门派来了也要低头的。接着这么一个烫手山芋,他现在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他现在心里直把刚才找到地宫图那个弟子祖宗十八代全都问候了一遍,若不是那王八蛋大吼大叫,这会儿自己等人闷声发大财该多好啊。

现在各大门派都已经开始催促了,看那样子只要自己敢说个不字,人家立即就名正言顺地冲上前来抢了。

他想了片刻,便笑着说道:“既然众位道兄都怀疑这是自己门派的丢失的典籍,我自然也要让大家检查一番的。我现在就打开让大伙儿看看。”

说话间,他便打开了那羊皮卷,高高地举着。只是那羊皮卷的背面朝着大家,正面却朝着自己。

“大家看看这样子像是你们门派之中丢失的典籍吗?”苍松子笑着问道。

与此同时,他心里早已经开始默记那地宫图上的标记了。

“隔得太远了,看不大清楚。”赤云道人摇头说道。

“这几天没休息好,眼睛有些花了。”又一个中年人摇头叹息道。

他们一个个都是高手,视力早就超乎常人,就隔着几米的距离哪里会看不清楚呢。只是众人都没有拆穿,反而在配合着。

他们说话的时候,便急忙朝着苍松子赶去。

这时,突然间有人大喊道:“不好,苍松子是出了名的博闻强记。他这这会儿肯定在默记呢!”

赤云道人怒喝道:“苍松子,你好大的胆子啊,那可是我们门派的至高典籍,你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

苍松子嘴角抽了几下,没好气地说道:“赤云道兄,这典籍究竟是那一派的还没弄清楚呢,你咋地就能确定是你们门派的呢?你这是在说其他门派都在说大话吗?”

其余几个门派的长老听闻这话,恼火地看了赤云道人一眼,怒哼了一声,质问道:“赤云,你这话可不大对啊!”

苍松子这一招挑拨离间的确是妙,这短短的功夫他又记住了好些路线。

一帮大傻叉!赤云道人急忙解释道:“诸位道兄,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们误会了,我是说这典籍还没确定是那个门派的呢,凭啥他苍松子就能先一步查看,这要是把咱们门派的重要典籍泄露了,那可是大麻烦啊!”

众人明悟过来,急忙冲着苍松子怒喝道:“好你个苍松子,竟然敢偷看我们门派的典籍,你真想和我们大伙儿作对吗?”

赤云道人连忙赶到了苍松子身边,怒喝道:“苍松子,你偷看我们各大门派的重要典籍,我饶不了你!”说话间,他便动手了。

然而就这时,苍松子猛地将那羊皮卷抛向了众人,大喊道:“这典籍你们仔细看看吧。”

赤云道人离得最近,连忙一跃将地宫图握在了手里。

他还没来得及高兴呢,就有人向他出手了。赤云道人无奈之下跳上了一颗大树,连忙翻阅了一下记住了那地宫的入口位置,便将藏宝图扔给了别人。

顿时,下边就像是闹饥荒时开仓放粮的场面一样,混乱不堪。

“他玛德,这帮疯子。打吧打吧,等你们打的差不多了,老子再去捡现成的。”赤云道人暗自嘀咕道。随即,他便示意门派众人闪到一遍,不用去抢夺。

他找了个树杈,悠闲地坐了下来,就像是来看戏的似得。

不得不说,这赤云道人他娘的还真是会找地方,秦风就在他身后的树洞里。

刚才秦风扔掉那地宫图之后,便发现了一个位置相当好的树洞,从这里观察下边不但不会被发现而且视角极好。然而赤云道人坐在这里之后可就彻底阻挡了秦风的视线。

现在别说看了,只能看到黑黝黝的一片。而且距离这么近,秦风也不敢乱动。这赤云道人的实力可是在秦风擎天峰遇到蜀山和铁剑门长老那种高手水准。

“噗噗……”一连串的沉闷响声过后,秦风顿时便闻到了一阵恶臭,他连忙屏住呼吸,心里一个劲儿地咒骂道:“他玛德,这是吃了翔了嘛,竟然这么臭!”

赤云道人摇头抱怨道:“他玛德,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老子可是吃了一天的番薯了!”随即,他用力地嗅了两口,有些欣喜地说道:“这味道还真是特别啊!”

他还觉得不过瘾,便抬了一下腚,用手在腚上摸了一把之后又搭在鼻子上闻了起来。

秦风看到这一幕,脸上只写着两个字:卧槽!他现在感觉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说不出的恶心。

谁又能想到在修真界极负盛名的赤云道人竟然有这种癖好。

接着,赤云道人又努力地崩了几个屁,继续观察着下边的动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