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九章 破阵/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风嘴角抽了一下,好笑的说道:“盘龙到人既然把幻影大阵放在第九层,那这个大阵肯定相当厉害了。直到现在我对这个大阵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去,没有办法你还笑得那么得意?真是服了你了!”云之很烦了个白眼愤愤地说道。

秦风摇了摇头,不屑地说道:“不得不说你这些年能活到现在运气还真是好的不得了呢,如果你之前遇到这种大麻烦你肯定都死了一百次了!”

他感叹着说道:“越是麻烦的问题一定要静下心来好好想,因为你越是烦躁就越是想不出来,最终只会死在这里!”

他发现了云之痕性格中一个致命地缺陷,性格有点焦躁!

或许他的以往做啥事的时候很沉着冷静,但事往往遇到那些特别难以解决的麻烦时,他也会有或多或少的焦躁。

而且云之痕自从跟了自己之后,性格之中又多了一些依赖。有的事情其实他完全而是有能力解决的,但是他现在却不愿去动脑子思考了,因为他知道还有一个比自己更强的人能解决这事儿呢。

其实秦风之前性格缺陷可要云之痕多太多了。但是经过修炼灵气之后那么多次的磨练他现在的性格已经越发的沉稳了。甚至有时候都可以从智商上压制云之痕,这也是云之痕不愿意去思考最大的弊端。

其实他也感觉是云之痕可能是因为自己是邪医馆馆主的身份所以才慢慢变成这样的。

他心中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并继续往前赶路了。不过他同时也下定决心一定要将于之痕这个不好的习惯摆正过来。

走了一会儿,秦风有些疲惫的说道:“你在前面带路吧,我现在灵气已经消耗了不少了。”

“我带就我带。”随即,云之痕便走在了前面。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秦风就像是一个哑巴一样一句话也不说,好像在思考着啥问题,而所有的难关都必须由云之痕一个人独立来解决。

不过云之痕第一杀手的名气也不是吹出来的。他见秦风不愿意搭理自己,他便全心全意地想着如何破阵了。

走了这么大一会儿啥问题也都由他轻松解决了。其实他现在也就是为了向秦风证明没有你我也照样可以!

秦风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微笑,便继续跟在了后边。

他这会儿也发现其实离开了自己之后,云之痕变得相当睿智。他也明白往往一个人跟着一个比自己强的人总会产生一定的依赖性。

他从来没有将云之痕当作自己的手下,而是那种损友。不过这种损友在某些关键的时刻却可以帮得上大忙。

进入了第九层之后秦风已经能明显感觉到这里有一股强烈的灵气波动。而这个幻影大阵需要源源不断的灵气来支撑,那么大阵中心究竟放的是啥东西呢竟然可以坚持几百年不变。

这个问题秦风认真思考了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但是还是一点的头绪也没有。他也想过是盘龙道人最为重要的宝贝,但是想了一下还是觉得不可能,这个幻影大阵看起来只是第九层的大门而已,那样重要的东西盘龙道人咋滴会放在自家门口呢。

这就像是普通人家一样有个几万块钱总不能锁箱子里放门口吧。所以他还是坚信那宝贝肯定就在里边。

就在这时遇到了一个大门派的长老,云之痕心中有些恼火,当即冲上前和那长老打起来了。

那长老在这大阵里转悠了这么大一会儿,体内的灵气早已经没剩多少了。两人打了一会儿那长老就支撑不住了,最终被狂暴的云之痕干掉了。

在那长老身上搜了一下,云之痕愤愤地骂道:“又他娘是个穷哔!”

秦风依然在思考着如果是自己的话,该如何来布置这个幻影大阵呢。

接下来的一路,云之痕又干掉了两三个长老。秦风压根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其实他们不知道这些长老现在都已经成为了被猎杀对象了呢。千阵门现在仗着自己人多势众开始大肆猎杀各大门派的人。

毕竟在这大阵里杀人可容易得多了。而且他们门派本就是研究阵法的,现在利用优势杀人也就更简单了。

已经到了最底层了,当然是少一个对手,也就会多一分的胜算了。

这幻影大阵虽说厉害,但是对于心智坚定的人却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终于,两人不知道在大阵中晃悠了多久,总是感觉在原地转悠。但是秦风心里却很清楚,自己走的方向是对的,因为那大阵后边有一股强大的气息和自己兜里那东西的气息极为相似。

“没路了?!”云之痕紧紧地皱了眉头,他这话似乎是在自言自语有好像是在问秦风。他们到了这地方之后不但是前边没路了,就连四面八方也全都没路了。现在他们再次被拥挤到一个狭小的空间了。

不过秦风依旧是一个“哑巴”,半个字也不愿意说。

“他玛德,豁出去了!”云之痕恼怒地咬了咬牙,随即便朝着面前的幻影墙壁上狠狠打去。

打了好一会儿,还真就出现了一个大洞,从这洞口就能看到里边一片金光闪闪的模样。

秦风欢乐地笑着说道:“还真是笨人有本办法啊!”

“去你大爷的,我还你为你变成哑巴了呢!”云之痕哼哧了一声,冷淡地说道。

“别废话了,赶快进去吧。”说话间,秦风便连忙从哪个洞口跳了进去。

经过这么大一会儿的观察,他已经大致摸清楚了情况,而且自己两人走的路线一直没错,这肯定就是最后一道屏障了。

过了这幻影大阵,两人彻底震惊了。刚才在外边看到的宫殿竟然变成了现实。这大殿周围满是威风凛凛的陶佣人,就好像是这座大殿的守护者一般。

秦风揶揄着说道:“你刚才不是说人家盘龙老道很穷嘛,现在看看人家还穷不穷呢!”

“没有好宝贝,依然还是穷哔一个!”云之痕撇了撇嘴,冷淡地说道。

“休息一会儿吧,待会儿恐怕会有一场大战。”秦风隐隐感觉那陶佣兵很不对劲儿,就是让他感觉很不自在,就和刚才在面临哪些大蛇时的感觉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