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四章 一家团聚/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这声音父子两人顿时全身都剧烈地颤了一下,这声音存在于他们的脑海深处,一辈子也无法忘记。

胡建军背过身子在眼角抹了一把,随即便去打开了门,哽咽地说道:“进屋来吧。”

胡磊妈顿了一下,擦掉眼泪就进屋了。

胡磊眼角湿湿的,哽咽道:“坐,坐下说吧。”这人不是别人,可不就是自己好几年没见的老妈么。他现在心里的感觉就好像是被打翻了的五味瓶一样,说不出的复杂难受。

他想要冲上去抱住老妈大哭一场,但想到老妈以前抛弃了自己和老爸,他又忍住了。然而要说恨吧,她是自己的老妈,他咋地能恨得起来呢。

“秦风,琳琳,我们先出去吧。”秦风老妈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说道。

现在人家一家人齐聚,他们在场多少有点不合适。

胡建军点了点头,眼眶有点红红的。

就在这时,胡磊突然间哽咽地说道:“我们先去救小帆,所有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秦风一家顿住脚步,欣慰地看向了胡磊,单单是胡磊这份心胸就让他们不由得动容。

“对,小磊说的对,救人要紧。我们一起去!”胡建军郑重地点头说道。

“那行,磊子,抓紧开车走吧,车就在门口呢。”秦风急忙说道。

说话间,一家子就连忙出门了。门口这会儿已经聚集了许多人,一个个指手画脚的在小声议论着。

“乡亲们都回去忙活吧,现在还着急救人呢。”秦风喊了一嗓子,随即众人便连忙让开了一条路。

胡建军又对大哥大嫂嘱咐了一下,便急忙上车离开了。

胡磊开着刘琳琳的车,而秦风又在村里找了一辆车跟上去了。

秦风本不打算让爸妈跟着去呢,却被老爸老妈斥责道:“我干儿子的事儿我们俩咋地能不去呢!快点儿跟上!”

胡磊和秦风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少了任何一人现在另外一个人都不会有现在这种成就。老爸老妈还想着在适当的时间安慰一下干儿子呢,毕竟遇到这么大的事儿心里很定很难受的。

秦风摇了摇头便紧紧地跟在了后边,若非秦风车技好早就被甩的远远的了呢。

赶到县城人民医院,秦风正好也认识那个做手术的医生,便询问了一下情况,这才得知现在胡磊弟弟的情况非常不好,必须要马上做手术。

秦风去急救室里看了一下,发现情况还真是和自己猜测的一模一样。他便给小家伙输入了一股灵气,确保他能承受住手术的痛苦。

还真别说,这孩子的小眼睛和胡磊还挺像的呢。

随即,护士检验了一下胡磊的血型,发现他的骨髓和小孩的骨髓十分匹配,可以马上进行手术。

接着,几人便只能在外边焦急地等待着了。而这时,胡磊妈突然间就晕倒了,胡建军连忙大声地喊医生。这一刻他心里除了关心,再没有别的情感。

秦风连忙上前,劝阻道:“叔,快别喊了,里边做手术呢。我给她看看。”

胡建军一脸紧张地说道:“是我不对,是我不对,小风,你赶紧给看看吧。”

秦风连忙给检查了一下,这才松了口气说道:“叔,没啥大事儿。只是好几天没吃饭了,再加上长期饮食不规律导致对肠胃病。调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胡建军终于忍不住抹了一把眼泪,趴在墙上哭了起来。秦树才夫妇连忙赶过去安慰。

“都怪我,当年小磊妈离家出走也和我有很大的关系。小磊被抓了,我整天喝的烂醉如泥,小磊妈离开也是应该的。只是没想到她这些年依然过的这么苦…”胡建军很是痛心地哭着,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这时,刘琳琳也买来了盐水和葡萄糖给胡磊妈扎上了针。

过了半个多小时,胡磊妈醒来慌张地问道:“小帆,小帆,我的儿子咋样了?”

刘琳琳连忙安慰道:“婶儿,正在做手术呢。你就放心吧,胡磊和小帆都会没事儿的。”他说这话的时候很是自信,因为她看到秦风相当自信。

“好,好。”说了两个好字,胡磊妈的眼泪便如同小溪一般流淌着。

这时,胡建军走过来,很是痛心地说道:“月秀,你这些年受苦了…”

“建军,你也受苦了。是我对不住你和小磊,在家里最难过的时候离开……”胡磊妈抽泣着说道。

就在这时,急救室的大门打开了。那主刀医生对着秦风感激地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手术很成功!”

“小帆,没事儿了。我们的孩子没事儿了。”胡磊妈激动不已地说道。

胡建军有些愣神,急忙问道:“月秀你说啥,小帆是我们的……”

但他话没说完呢,就看到小磊妈激动地跑到医生身边,“医生,我能进去看看孩子吗?”

那主刀医生点了点头,说道:“可以,不过一定要安静点,大人和小孩现在都很需要休息。”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胡磊妈激动地感谢了两声,便进了病房。

胡建军也跟了进去。

徐春花有些不敢确信地看向了老公,“树才,我咋地刚才听月秀的意思是小帆也是建军的孩子呢?”

“我也听得迷糊。要不咱们进去看看吧。”秦树才挠头说道。

老爸老妈没听清楚,但秦风和刘琳琳听得却是一清二楚。

“如果小帆真是胡叔叔的儿子,那你阻挡人家一家见面的事儿可就……”刘琳琳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

秦风尴尬地咳嗽了两声,一本正经地说道:“如果真是那样,我可就做了一会恶人了。不过我倒是真希望我做这个恶人!”

随即,两人便进了病房去探望了。

胡磊体质好,麻药劲儿一过他就醒来了。

这会儿胡建军几乎处于呆滞状态,小帆和小磊小时候是多么像啊,这要不是自己的儿子那才怪了呢。想到这些,他顿时老泪纵横地说道:“月秀啊,是我对不起你。是我……”

赵月秀也忍不住哭了起来,便哭着诉说道:“在小磊被抓前我就怀上了,我本想着有一个孩子就行了。但后来小磊被抓了,而且咱们家三天两头有人来闹事儿,我看这日子实在是过不下去了,所以就……”

听到这话,病房里的人都忍不住一阵难受。毫无疑问,这事儿又和秦风有着莫大的关系。

胡磊哭的泣不成声,哽咽道:“妈,妈,是我错怪你了。我早就应该去找你和弟弟的……”

接着,一家三口便抱在一起痛哭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