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四章 冷傲然/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在那女人的胸前瞄了一眼,当即绕过她离开了。他心中忍不住感慨道:“真是他娘的诱人啊,老天咋地将所有女人都梦寐以求的身材面貌全都给这个怪女人了呢,真是白瞎了啊!也不知道将来会便宜那个王八蛋,可惜,真是太可惜了!”

看着秦风远去的背影,那女人脸上闪过一丝困惑。他本来以为事情会很简单的,却没想到竟然会如此的棘手。

这会儿秦风才回想起这怪女人刚才竟然在眨眼间的功夫就到了自己身边,这种速度可不是一般人能达到了,甚至比普通的灵修者都要快好多呢。不过身法速度再咋地快,和他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就连洛旭也有完胜她的实力。

他甩了甩脑袋,不愿意被这些事情破坏了自己的好心情。

就在这时,那女人再次出现在了秦风的面前。

“一百万的诊金,跟我去帝都!”那女人冷冰冰地说道。

她想着,既然硬的行不通,那就只有以金钱来诱惑了。

秦风顿住脚步,淡淡地笑了笑说道:“出手够阔绰的啊,看来以前请了不少医生吧。看在你还算有点诚意的份上,说吧,你的姓名地址和电话还有是干啥的?我救人可是挑病人的!”

那女人轻微地咬了咬牙,她现在恨不得狠狠地揍秦风一顿,可是这混蛋现在可是唯一的希望了。对上其他人她有无数种办法,但是面对这个怪胎她还真是没辙。毕竟她可是听说过这段时间他招惹了不少帝都公子哥呢,而那些人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那女子冷冷地说道:“冷傲然!”

“冷傲然?”秦风念叨了一下,点头说道:“确实够冷,也够傲的,不过这个然字却是大有深意了。”

他这明显是故意套冷傲然的话呢,他可不相信这世界上有如此冷冰冰的人,一切肯定都是装出来的。而他就最喜欢看哪种装叉的人撞成大傻叉。

冷傲然冷淡地说道:“跟我走了吧?”

卧槽,还真是装叉多了成自然啊!你冷是吧,那我比你更冷!秦风摇了摇头,“不能!”

“为什么?”冷傲然皱着眉头冷厉地问道。

“没啥,就是不能!”秦风继续摇头。

面对这样冥顽不化的混蛋,冷傲然的手在腰间摸了一下,随即却又恢复原本的样子了。

秦风现在都能感觉到一股凌厉的肃杀之气了,他心中冷笑着,“果然有点本事,不过这种性格除了让男人有点征服欲之外,其他可就啥都没了。”

想想整天面对这么一个冰美人,而且不苟言笑,时间长了谁能受得了啊。

“你到底要如何才会跟我走?”冷傲然凌厉地看着秦风,冷喝道。

“和你说话真是费劲!”秦风没好气地说了句,严肃道:“如果不想多说话,把你要让我办的事儿写在纸上,如果我能办我会考虑。如果不能,你就可以走了!”

他是要去帝都的,可不是被人逼着去。正所谓,千金难买我乐意就是这个意思了。

“行了,没工夫给你瞎掰扯,饿死了都!”秦风没好气地说道:“待会儿写好了就去给卫生院门口的保安,我自然会看到的。你既然能从帝都来到这里也不差这一两天的功夫了。还有,一定要记住,永远不要试图来威胁我,那样的结果只有一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说完这话,秦风便绕过冷傲然回家去了。

冷傲然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便朝着超市走去了。因为秦风就凭她的几句话已经猜到了事情的大概,这一点也算是掐中了她的命门。

回到小木屋,秦风又听见了屋里传来一阵莺莺燕燕的笑声。他顿时苦叹了一声,天呐为啥要这么折磨我呢,有意思嘛?!

他那里还不知道这又是方珊珊来了。而最让秦风郁闷的是,她们两个女人也不知道有啥话说,每次见面都聊个没完没了,一聊这就到第二天了。于是乎,自己多次性福生活就被破坏了。

如果世上有后悔药,他宁愿当时直接给方珊珊那一笔钱,让她永远不要出现。因为他感觉自己的幸福生活已经完全被打乱了。

他摇了摇头,便进屋了。

见秦风回来了,刘琳琳热欣喜地说道:“秦风,你今儿个可算有口福了。姗姗做了自己最拿手的好菜,我刚才尝了,特别好吃!”

我要的不是口福,是性福啊!秦神医心中咆哮着,他冲着方珊珊微笑着点了点头,笑呵呵地说道:“是吗,那我可一定得尝尝了!”他多少有些意兴阑珊的感觉。

刘琳琳自然知道秦风想啥了,不过她笑了笑说道:“去洗手吧,马上就要开饭了。”

还真别说,方珊珊的手艺的确不错,不过刘琳琳的厨艺也是大涨。秦风心中郁闷不已,也只好化郁闷为饭量了。

吃完饭,秦风神色凝重地对着刘琳琳说道:“琳琳,我要给你说一件重要的事情。”

刘琳琳眼神有点闪躲,她怀疑秦风说的十有八九就是那方面的事情。她困惑地说道:“你说吧,姗姗又不是外人。”

不是外人,那也不是内人啊!秦风摇头叹息道:“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可能要出一趟远门,我也不知道得过多久回来。”

不用想都知道取帝都之后该有多凶险了,而且那地方人生地不熟的,去了又得重新开始了。想到这些,他就忍不住一阵烦闷。

刘琳琳还以为他是生气了故意开玩笑呢,便笑着说道:“你去吧,村里不会有啥大事儿的。”

这一刻,秦风似乎听到的心碎的声音,那是自己的心碎声。

“行,琳琳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太劳累了。”秦风不舍地叮嘱了几句,便冲着方珊珊一笑,“姗姗,你也保重!”

“我去给我爸妈说一声,最迟明早就走!”

说着说着,他心中突然间感觉酸酸的。他不愿别离,却又不得不别离。就像他对胡磊说的话一样,既然踏上这条路了那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帝都各大门派接二连三损兵折将那么多人,迟早会查出来端倪呢。到时候人家的手段可就和他一样,一旦确定那必定会以雷霆之势灭掉。到时候,他辛苦建立起来的所有基业也将毁于一旦。所以,帝都他是迟早要去的,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冷傲然这一次的到来也正好让这一时间提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