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九章 吃霸王餐的结果/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世上哪儿有白吃白喝的事儿!”冷傲然面无表情地看着秦风。她这段时间四处奔波,身上的钱也花的没多少了,谁知道在这关键的时刻秦风还点了好几千块钱的菜,这下子可彻底没钱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包间的门就被猛地推开了。

“力哥,就是这两个人想要吃霸王餐!”一个女服务员恼怒地说道。本想着今天能赚一笔提成了呢,谁知道刚才在门外听到他们俩竟然想吃霸王餐,可想而知服务员该有多愤怒了。

秦风凌厉地说道:“谁说我们要吃霸王餐了?!”

女服务员质问道:“我刚才分明听你们说都没钱,那不是打算吃霸王餐还是想咋地?!”

“叫你们老板来!”秦风猛地拍了一下桌子,严厉地喝道。这时,他偷瞄了冷傲然一眼,发现她依旧是一脸漠然似乎是真的没钱了。不过他既然已经说过没钱了,那现在再掏出钱来脸上也挂不住啊。

众人一阵犹豫,最后那个叫力哥的才拨通了酒店经理的电话。

过了片刻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走了进来,审视了秦风他们一眼之后,不冷不热地问道:“这位客人,我是这个酒店的副总。不知道叫我来是有啥事儿吗?”

秦风打量了那酒店副总一下,点头笑了笑,坦然地说道:“你们酒店的服务不错,我想要好好夸奖一下!”

那副总皮笑肉不笑地点了点头,“你们能满意就好!”他那里还听不出来这家伙明显是在故意讽刺呢,不过他见过多少次这种场面了,自然应付得来。

“我想和你做笔生意,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呢?”秦风微笑着说道。

“没兴趣!”那副总果决地说道。

秦风摇头叹息了一声,淡淡地说道:“长夜漫漫,想要安睡却不得安宁,这真是人生的一大悲剧啊!”

听完这话,那酒店副总当即皱起了眉头,因为秦风说的这话可不就是他这段时间以来生活的真实写照嘛。

秦风一脸愧疚地说道:“我们路过这里吃了顿饭,却发现身上没钱了。但我们可是绝对不会吃霸王餐的,所以我想与你做笔交易来支付饭钱。哎,可惜了。我还是打电话问问朋友吧。”

那酒店副总连忙问道:“这位小哥,我现在对你说的这生意突然间有点感兴趣了,咱两们单独聊聊行吗?”

秦风淡淡地点了点头说道:“既然你有这方面的想法,那咱们俩就聊聊吧。”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脸脸懵哔,他们完全想不清楚酒店副总咋地突然间就愿意和这个打算吃霸王餐的家伙聊天了呢。

接下来,两人便到了另外一个空包间。

秦风刚才一眼就看出来这酒店副总那方面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而且还是比较严重的那种。

“我是一名医生。”秦风淡然地说道。

酒店副总急忙问道:“神医,你看我这病能不能治呢?”他这两年为了治好寡人有疾不知道花了多少钱了,这几千块钱的饭钱他还真是不咋地放在眼里。不过要是真能治好,那可就是走了狗屎运了。

“手给我。”秦风淡然地说道。

一检查,秦风摇头叹息道:“那啥过度了。这玩意儿要克制着点儿,否则身体容易被掏空。瞅你这愁眉苦脸的样子,最近工作生活都不咋地顺利吧?”

酒店副总悲切地说道:“神医,神医。求求你救救我,最近那方面不行老婆整天闹着要离婚,我哪儿有心思打理酒店啊。昨天被老总狠狠地批评了一顿,我今儿个才来值班的。虽说是挂着一个副总的名,可是现在实际上完全就是酒店经理啊。”

秦风摇头叹息道:“美女虽好,但万万可不要贪多啊。你若是答应我以后不再出去沾花惹草,我就答应替你治疗。因为你这病若是再犯一次,可就终身无法治愈了。”

那酒店副总像是小鸡啄米一般点着头,急忙说道:“神医,我这些年早就知道错了。现在我只想好好过日子。”

秦风点了点头,便开始替酒店副总施针治疗。随即,他又给开了一副药,叮嘱道:“每一副药一天熬三次喝下去,连续喝一周。”

酒店副总连忙点头,他这会儿都感觉小腹有点发热了呢。这明显是有效果了嘛。

“以前我每次替人治这病收费是一万,这次就当是交个朋友了。”秦风淡淡地笑着说道。

那酒店副总连忙点头感激道:“谢谢神医,谢谢神医!”

“行了,回家后好好哄哄老婆,我保证一周以后你老婆绝对会对你千依百顺的!”秦风满脸自信地说道。

“是,秦神医,我一定会按照您吩咐的做的!”酒店副总连忙点头说道。

“行了,我先走了。以后有缘再见吧。”秦风淡淡地说道。

“神医,我送送您。”酒店副总连忙说道。

随即,在酒店人员欢送的目光下,秦风和冷傲然光明正大地出了酒店。

冷傲然心中很是困惑这家伙究竟是用啥办法搞定的。

“你欠我五千块钱啊,到了帝京可别忘了还给我!”秦风一脸严肃地说道。

“告诉我你用了什么办法,否则不还!”冷傲然淡淡地说道。

小样儿,还长脾气了是吧。秦风愤愤地说道:“不还是吧,好,很好。从这一刻起,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就当没见过!”他很是不屑地想着,“跟我斗,你还太嫩了点儿!”

冷傲然再次不由得一阵气结,她刚才竟然忘记了威胁对于这家伙可是一点用处也没有的。她冷哼了一声,别过头便不说话了。

“别以为你不说话就没事儿了,赶快写欠条,否则我就从这里打车回去了。”秦风恼火地说道。

冷傲然很是无奈只好写了一张欠条递给了秦风,这还是她平生第一次写欠条呢,心中更是五味陈杂说不出的憋屈。

然而就在两人到了车边的时候,却突然间发现几个轮胎都没气了,看那样子明显是被人给故意戳破的。

秦风皱了皱眉头,心道:“看来这一路都不咋地安全啊!”

现在这情况已经再明显不过了,有人不想让他去帝京。他困惑地问道:“你究竟惹了啥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