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四章 初见冷龙/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紧接着,秦风就被请进了屋里。这房间里装修很是简单,就连家具都普普通通的,家里除了冷傲然和她妈之外就再没别人了。

不过茶倒是好茶。秦风喝了一杯之后,便笑着说道:“婶子,带我去看看吧。”

那中年妇女连忙和冷傲然带着秦风去了最里边的一间屋子。

进屋后,秦风顿时就惊呆了,屋里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连带着两把椅子,而墙壁上却满是军人的照片合影。

“爸,我给你请了一位医生。”冷傲然有些激动地说道。

“然然,我给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再给我请医生了。我的病我知道,你有时间就赶紧回部队去,军人就该有军人的样子,整天到处跑算咋回事啊!”病床上那刚毅的中年人厉声喝道。

秦风远远地看了那中年人一眼,只见他满脸的苍白,脸上时不时还会抽搐一下明显是忍受着极大的痛苦。秦风哪里还不知道这人就是冷龙,特种兵之王龙一!

“爸,我知道。我马上就回去,但是你得先治病。”冷傲然满脸坚定地说道。

冷龙叹息了一声,这才看向了秦风,他皱了皱眉头,随即挤出一抹笑容说道:“小伙子,麻烦你了。”

他刚才感觉一股小年轻哪里会治病呢,但当他看到秦风的眼中自信的目光之后便选择了相信。

秦风点头尊敬地笑了笑,说道:“不麻烦。”随即,他便坐在床边替冷龙诊断了。

一诊断,他当即皱起了眉头,而且脸上也是一片困惑,因为这种病他连听都没听过,但可以肯定的是身受这么严重的伤势没死都已经算是奇迹了。

冷傲然连忙问道:“秦风,我爸怎么样了?”

秦风沉闷地摇了摇头,神色凝重地说道:“腰部以下肌肉全部坏死,腹部以上肌肉也同样坏死。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奇迹了!”他郑重地问道:“你的全身虽然不能动弹,但是不是每隔几分钟就会有一阵强烈的痛感,时而冷时而热?持续时间应该在十分钟左右,周而复始。”

冷龙有些诧异地看着秦风,好几年了这种症状就连老婆女儿都不知道,但秦风只是把了会儿脉象就看出来了,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冷傲然恼怒道:“秦风,你答应过我一定会治好我爸的,你答应过我的!”她说着说着都快要哭了呢。

“然然,冷静!”冷龙斥责了一句,随即对着秦风说道:“秦神医,你继续说。”他的声音都有点颤抖了起来,明显是激动的。不知道有多少位医生来替他治病,但也就只有秦风一人能说清楚明确的症状,这也就说明自己有站起来的希望,他如何能不激动呢。

“这种病很奇怪,让你痛不欲生,却又让你死不了。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有人下了暗手,故意想要折磨你的。而这人肯定就是你的仇人无疑了!”秦风一脸坚定地说道:“我想,这么多年你心里也应该有了答案!”

冷龙仔细地审视着秦风,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秦风了。从最开始有点轻视到后来有点怀疑,再就先是在的震惊。因为秦风单凭病情就能猜出这么多事儿来,这就足以见得他的不凡了。

冷龙叹了口气,重重地点了点头。

冷傲然当即怒了,她连忙问道:“爸,你告诉我是谁害的你,我去杀了他!”

“然然,你和你妈先出去,我想和秦风单独待会儿!”冷龙命令似地说道。

冷傲然不敢违背老爸的命令,也就只好和老妈出去了。到门口的时候,她看向秦风乞求似地说道:“秦风,请你一定要治好我爸。治好我爸,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秦风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再次替冷龙诊脉。

“秦风,你很有本事。”冷龙赞赏地说道。

“过奖了。我只是不愿意看到一个英雄流血又流泪罢了。”秦风沉声道。

“英雄?”冷龙苦笑了几声,失落道:“哪里还有英雄,废人一个而已。”他震惊地看着秦风,“你咋地知道我的身份?”

“因为你女儿是特种兵女王。”秦风冷静地说道。

冷龙看着秦风,久久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如此的睿智,往往只凭借一点就能猜出事情的大概。

“你放心,我暂时虽然没有办法让你站起来,但我一定会让你站起来的!”秦风满脸凝重地说道。

冷龙怀疑地看着秦风,依旧没有说话。但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来,他相信秦风。

沉默了片刻,冷龙担忧地说道:“治好了我,你的处境就会极其危险,你不怕吗?”

秦风满不在乎地说道:“要是怕的话,我就不会来了。再说了,治好了龙叔,以后可就有人替我撑腰了,我还怕个球啊!”

冷龙爽朗地笑了一阵,赞叹道:“好,好样儿的。”

“行,我先想办法缓解你身上的疼痛。”秦风郑重地说道。

冷龙猛地睁开了眼睛,好奇地问道:“你真的有办法?”

这些年那种生不如死的疼痛,让他苦不堪言,可是为了老婆女儿他也忍过来了。尤其是最近那种疼痛的感觉又加重了,每天就好像被千万只蚂蚁撕咬一般,难受至极。现在能缓解了,他咋地能不激动呢。

“不过你待会儿可要忍着点儿,治疗的过程会相当痛苦!”秦风叮嘱道。

冷龙满不在乎地说道:“我都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哪里还会怕痛呢。”

秦风点了点头,“那行,我这就去准备。”随即,他便推门出去了。

“婶子,你们家有大缸吗?”秦风对着冷傲然的老妈凝重地问道。

这时,里屋的冷龙大喊道:“千惠你和然然一切都听秦风的。”

冷傲然想了一阵,激动地说道:“我知道哪里有大缸,我这就去买!”她自然知道秦风这是要替老爸治疗了,便急匆匆地跑出去了。

“秦,秦风,你真的有办法治好然然爸吗?”任千惠期盼地看着秦风,满脸的紧张。

秦风一脸严肃地说道:“婶子,你放心。我一定会让龙叔再次站起来的,不过却也需要时间!”

“好,好,太好了。”说话间,任千惠转过身子,抹起眼泪来了。谁能明白她这些年来过的是啥日子,之前老公当兵那会儿就整天提心吊胆的,这好不容易等到快退伍了却成了残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