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七章 是不是你?!/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傲然冷哼了一声,便绕过安东辰离开了。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如何尽快让老爸好起来,至于其他的事儿她可是一点儿也没兴趣。

尤其是这个烦人的安东辰,总是爱缠着她,他自以为自己很帅,其实不知道在冷傲然的心中他完全就是个烦人精。

安东辰连忙上前拦在冷傲然的前边,一脸心疼地问道:“然然,你这三年来究竟经历了什么?能给我说说嘛,咱们还像以前那样,我只当你的倾听者。”

冷傲然冷声喝道:“安东辰,我叫冷傲然,然然这个名字不是你叫的!”说话间,她便再一次绕过了安东辰走了。

其实现在就连她也想不明白为啥,对于安东辰竟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抵触感觉。

“然…”安东辰打算叫住冷傲然,可是人家这会儿已经进了另外一间房了。他沉闷地叹了口气,目光深邃地望着冷傲然消失的门口,喃喃道:“我终有一天会得到你的!”

毫无疑问,多年前安东辰就对冷傲然一见倾心。在加上他们也都是一起长大的,相互感情也很好。

只是自从冷龙受伤瘫痪之后,冷傲然便去参军了,之后他们见面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但那时见面却也没有现在这么生疏,有时候还会在一起小聚说会儿话呢,但现在却比陌生人还要更加陌生。

这是安东辰没有想到的,其实不只是他,就算是冷傲然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反感安东辰的讨好。

“秦风?”安东辰暗自念叨了一下这个名字,嘴角抽动了几下,一脸阴鹜地说道:“敢坏我好事儿,那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不过这下子安东辰却也尴尬了。冷龙一家三口忙的忙,睡觉的睡觉,压根没人招呼他。他现在都不知道是留下还是走了。

想了一会儿,他这才找到任千惠打了个招呼说是明天再来探望。

任千惠可是个聪明人,她自然知道女儿现在不咋地待见安东辰,便惭愧地说道:“东辰,真是不好意思啊。然然最近奔波劳碌了很久,现在心情也不大好,你可多担待着点儿。”

不管咋说,表面上的事情还是要过得去的。

安东辰和煦地笑着说道:“伯母我能理解的。对了,我从国外给冷伯伯带回来一些有助于通筋活血的保健品,我害怕冷伯伯不收刚才也就没带进来,都在门口放着呢。”

任千惠连忙摇头说道:“东辰,你快带回去吧。你又不是不知道然然他爸的脾气,我要是收了到时候他肯定又得生气了。秦神医说了,他最近可不能生气。你能来我们全家已经很高兴了!”

虽说她对于安东辰还是挺喜欢的,不过看家里那父女俩的态度这礼物是坚决不能收的。也没想到好办法,就只好搬出秦风这尊大神来了。

就连任千惠也万万没想到,她一个随意的借口却让安东辰对秦风的仇恨再一次加深了。

“伯母,您还是拿我当外人啊。”安东辰有些伤心地说道。

任千惠连忙摇了摇头,解释道:“东辰,你心意我领了。但礼品我可是坚决不敢收的,否则惹的你冷伯伯要是生气了,他万一病情加重了,那可就坏事儿了。”

安东辰又说了几句,但任千惠还是坚决不肯收。最终,任千惠把安东辰送到门口寒暄了几句,这才离开了。

直到安东辰离开,任千惠可是丝毫没有提让安东辰留下来吃饭之类的话。毕竟秦风在这里呢,若是再让安东辰留下那肯定会尴尬的。为了避免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发生,所以她也就只好送走了安东辰。

而安东辰也自然明白其中的缘由,出了门打了个电话,厉声说道:“给我查秦风究竟是啥身份,我要所有详细的资料!”

现在他已经把秦风上升到敌人的高度了。而整个过程秦风也就是和他说了一句话而已。不过他这会儿也是很清楚的,秦风这人暂时不能动,否则将会很麻烦的。

“难不成冷龙的病被秦风给治好了?”

想起冷龙对于秦风的态度,安东辰就忍不住疑惑了起来。

而被安东辰当成对手的秦风这会儿正在专心修炼呢。这个别墅群的灵气浓度虽然很是稀薄,但他有土灵珠,灵气稀薄的事儿也就迎刃而解了。

过了约莫半个小时之后,秦风突然间感觉到一阵尿急,出门想找冷傲然问一下,却发现压根不见她的人影。而任千惠肯定还在一楼的厨房里忙活着,他也就只好亲自去找卫生间了。

还真别说,冷龙家里装修家具虽然不咋地,但是这房子还真是大的很呢,看着规模少说也得有将近两百个平米呢。

秦风找了一下终于发现了卫生间,然而当他刚到门口的时候却听到里边有“哗哗”的水流声。看了一眼之后,他顿时就想是被定住了一样,只是喉结却在涌动着。

那卫生间里隔出了一个不到十平米的磨砂玻璃浴室,里边此时正有一个曼妙的身姿在洗澡。那身影别提有多诱人了,秦风此时完全都挪不开腿了。

欣赏了片刻,浴室里突然间一个冷冰冰而且带着愤怒的声音喝道:“是谁?!”

秦风此时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跑,所以他二话没说就溜了。开玩笑,和冷傲然讲道理那不是存心找虐嘛。

回到房间里,他连忙脱掉鞋子钻进被窝装睡觉了。

回想起刚才那一幕诱人至极的场面,他的小腹忍不住一阵燥热难耐。

过了不大一会儿,他便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紧接着他所在的房门就被推开了。

冷傲然厉声质问道:“你刚才去了哪里?”

秦风起身打了个哈欠,睡眼朦胧地看着冷傲然,没好气地说道:“咋回事儿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冷傲然咬了咬牙,眼中闪过一丝凶狠的光芒,“你刚才去了哪里?!”

秦风满脸困顿地说道:“我还能去哪里啊,当然是在床上睡觉了。”他心中很是不屑地想着,“不就是看了一下你洗澡的身影嘛,又不是把你给那啥了,犯得着这样兴师问罪嘛?!”他很清楚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松口,搞不好会出人命的。

“你确定没说谎?!”冷傲然怀疑地看着秦风,厉声问道。

“我的正直诚实那可是有口皆碑的,不信你去打听打听。”秦风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

“最好不是你,否则你会死的很惨!”冷傲然冷厉地说了句,便转身离开了。

她想着这人或许会是安东辰那混蛋,想到这些他对安东辰仅剩的最后一点好感也消失殆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