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六章 让你大吃一惊/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可以教你开车,但是你必须答应我在你没有彻底学会儿开车之前不许自己开车出来!”秦风一脸严肃地说道。

那靓丽的女孩连忙点头说道:“行,我答应你。”

“答应的这么爽快,该不会说话不算数吧?”秦风困惑地问道。

“你才说话不算数呢,我贺小小才不是说话不算数的人呢!只要你肯教我开车,我保证在没学会开车之前坚决不自己开车了!”贺小小一本正经地说道。

秦风想了一下自己这会儿也没啥事情,就调教一下这个马路杀手吧。

他淡淡地问道:“行了,你这会儿有事儿没,没事我教你开车?”

贺小小连忙摇头说道:“没事,没事。”这样的老司机若是错过了,下一次还不知道啥时候能够见到呢。正所谓,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接下来,秦老司机就开始现场教学了。

“你看,我开车的时候总是拧不动方向盘,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啊?”贺小小一脸郁闷地问道。

秦风扫了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开车就开车嘛,身子倾的那么前干嘛啊!身子坐直了!”

毫无疑问,是贺小小的两个大馒头压住了方向盘,这样一来拧方向盘难度可不就加大了嘛。

秦风果然不愧是老司机,一眼就看穿了其中的缘故。

贺小小忍不住脸色一红,嘀咕道:“我有啥办法,太重了嘛。”

秦风扶住额头,一脸的错愕。果然是馒头大了就没脑子啊。

他想了一下,没好气地说道:“把安全带系紧一点,再把座椅的角度调整一下。”

贺小小可怜兮兮地说道:“人家不会嘛,你教我。”

听到这撒娇的话,秦风忍不住全身打了个寒颤,随即他严厉地说道:“看好了,待会儿我教你的你一定要好好记住!”

贺小小连忙点头表示同意。

“看清楚了,安全带系紧点,这可不是用来装饰的……”说话间,秦风就拉过贺小小的安全带,两人贴的很近,贺小小身上有一股好闻的香水味道。

而贺小小此时脸色也有点红晕,她还是第一次和一个陌生男人如此贴近呢。尤其是秦风身上厚重的男子气息让她忍不住一阵神迷。

搞定安全带之后,看到贺小小愣住了,秦风严厉地喝道:“想啥呢,专心开车!”

贺小小回过神来,红着脸点了点头。

接下来,秦老司机便开始了魔鬼教学,不过饶是这样也把他气的够呛。贺小小果然没有学车的天赋,不过这会儿在秦风的教育下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了。

期间,秦风尽量避免两人身体上的摩擦,让贺小小专心学车。

教了半个小时,贺小小的进步也还不大。秦风倔强地说道:“我还就不信了,会有人学不会!”他恼怒地看着贺小小,怒喝道:“我再讲最后一遍啊,你要是再学不会,我…你就自生自灭去吧!”

贺小小被吓了一跳,连忙说道:“我一定好好学。”

终于,在秦风的严厉教学之下,贺小小的车技有了很大的提升,刚才那种停车位也能缓慢地倒进去了。

“差不多了,以后就严格按照我的方法来练车,练上半个月也就差不多了。”秦风摇头叹息了一声,这贺小小的领悟能力和刘琳琳简直就没法比。

随即,他便下车打算走了。

贺小小连忙解开安全带下车喊道:“你叫啥名字啊?我以后要有不会的怎样联系你呢?”

两人相处了一个小时,她可是连秦风的名字都不知道呢。其实,她刚才已经学的差不多了,就是为了和秦风多待会儿,她感觉这个男人很有意思。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张口闭口和他谈钱,所以现在她也就没说钱的事儿了。

“我叫秦风,有缘的话会再见面的。”秦风顿了一下,沉声道:“以后再见面的时候如果你的车技还是这么烂,可千万别说我教过你开车,我真丢不起这个人!”

说完这话,他也不再停留,便急忙走了。

“你敢瞧不起我!”贺小小恼怒地看着秦风的背影,但却发现人家已经走远了。

“秦风?”她喃喃地说道:“我一定会学好车让你大吃一惊的!”

愣了片刻,她突然间悔恨地叫了一声,“哎呀,我咋地忘了问他要电话呢,帝京这么大以后到哪儿去找他呢?”随即,她又自我安慰道:“我们一定会有缘再见的!”

随即,她又把秦风刚才教的实践了一遍,这才转身朝着小区走去。

秦风走了一段距离感觉有点困了,便拦了一辆出租去了帝京中心繁华地带。

“你好,车费一共两百三十八元,给你抹个零头两百三十元。”到地方之后,司机师傅笑着说道。

秦风心中忍不住一阵苦叹,这帝京的消费水平就是高啊。

支付了车费,秦风摇头感慨说道:“看来真的赚钱买一辆车了,否则以后打车的钱都交不上了。”

从刚才那地方到帝京中心的繁华地带,竟然就有一个多小时。而且路上还超级堵。

在帝京经济文化中心欣赏了一下四处的美景之后,他便再次漫无目的地闲逛了。

在这里美女如云,帅哥扎堆,而秦风成了那种被扔在人群中就再也找不出来的普通人。

走了一会儿,秦风突然间看到前边有好多人围在一起,他便也连忙赶了过去。

只见一个一身休闲装的五六十岁的老头躺在地上,似乎是晕过去了。但是众人却在一边吵吵嚷嚷着没人去管,毕竟现在任何人都是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万一若是救了这老头到时候被讹了,那可就麻烦大了。

秦风鄙夷地摇了摇头,蹲下身子给老人把了脉象,随即他突然间皱起眉头。

这老头明显是心脏病复发了,现在命悬一线若是不及时治疗那肯定就去见阎罗王去了。

而秦风也没闲着,脸上脱掉老头的外套,几枚银针扎在了老头的胸前。

众人一阵惊呼,有人摇头感慨道:“这家伙真是不知深浅啊,这么贸然地替人家治病,要是被讹上了那可就是倾家荡产啊!”

“一看就不是刚来帝都,没见识啊!”一个一身笔挺西装的男子叹息道。

……

一时间,诸如此类的声音此起彼伏。

诊治的差不多之后,秦风便去猛地掐了一下那老头的人中。老头悠悠转醒,看到秦风之后,感激地说道:“小伙子,谢谢你救了我。”

老头的声音很是虚弱,不过却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