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九章 不严谨/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风果决地说道:“我不收徒!”

这会儿旁边那个警察激动地问道:“秦神医,我儿子小时候发烧导致双耳失聪,现在都八岁了还是不会说话,在好多大医院都看过也没治好。您有办法治吗?”

虽然他也知道现在这种场合问这话不合适,可是儿子的病始终让他牵肠挂肚,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秦风点了点头,郑重地说道:“你儿子的失聪不是啥大问题,在河沟村的晨希卫生院就能治好。”这种病例徐晓波他们现在都已经是轻车熟路了,压根算不得啥大问题。

听到这话,那警察顿时激动地都有些哽咽了起来:“秦,秦神医,这么说您,您也能治好了?”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改天等我有空了,我就给你儿子治疗一下。不过我提前给你说一声啊,这治疗费用得八千块钱。”

“八千?”那警察震惊地张大嘴巴,试探着问道:“秦神医,您确定是八千而不是八万?”

这些年他带着儿子不知道跑了多少家医院,每去一次医院不得花个成千上万的,最后还是不能解决问题,但他却没想到秦神医竟然只要八千,这让他感觉到不敢相信。

秦风点头说道:“是八千。这也是晨希卫生院的治疗价格。”

那警察激动地说道:“秦神医,我这就把钱给您,请您抽空的时候一定来给我儿子看病!”相对于以往的治疗费用来说,八千根本算不了啥。其实,只要能治好儿子的失聪,就算是花八万他也一定会治的。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不用。我治病从来都是治好病之后才收费的。”

那警察在眼角擦拭了一下激动的眼泪,激动地点着头,“那我就提前谢谢秦神医了。”

每次看到儿子被同龄的孩子欺负,他就忍不住一阵心酸悲愤。现在儿子都开始有轻微的自闭症了,长时间下去儿子这一辈子可就毁了。现在听说儿子能治好了,他咋地能不激动呢。

“秦神医,你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模一样啊!”小护士激动地说道:“前段时间我听孙伯伯说起你,我当时还有点怀疑呢,现在我相信了,你就是当代医生的典范啊!”

“你说的孙伯伯是孙仁贵?”秦风好奇地问道。

他记得前段时间确实治好了一个帝京的病人叫孙仁贵的,孙仁贵走的时候还一个劲儿地说让他来了帝京去家里做客呢。

小医生小鸡啄米般地点着头,欣喜地说道:“就是,就是。没想到你记得这么清楚呢。我孙伯伯的脂肪肝硬化就是被你治好的,我上次见他的时候他还说见了你一定要和你大喝一场呢。秦风,你就收我为徒嘛,我做梦都想要成为和你一样的医生呢!”

“想要学习医术,先回去把中药材的名称和属性背全了,还有把本草经等著名的古医术全都背的滚瓜烂熟了再来找我。”秦风有些无奈地说道。

“啊!”小医生震惊地张着小嘴,她以往学的可都是西医,对于中医几乎没咋地了解过,这下子背这么多东西那还不知道要到啥时候去呢。

秦风摇头感慨道:“华夏医学博大精深,可不是那么好学的。没有一点底子你就算学个十年八载也还是半吊子水平。”

他这明显是在打消小医生拜师求学的积极性了。不过他说的也一点也没说谎,以前招的很实习医生都是西医学院毕业的,他们进卫生院后进步缓慢,远远没有那些中医院的实习医生进步快。而且他们现在每天都在熟读各种华夏古代医书呢。

许多医生都从古医术之中摸索出了新的治疗办法呢,在继承华夏医术的同时也不忘创新,这就是晨希卫生院现在所走的道路。

原本是秦风和老头对质的,被小医生这么一闹,顿时场面就显得有点尴尬了。尤其是病床上那老头,他现在还想着秦风刚才说的话呢,自己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小医生一脸郑重地说道:“秦风,我一定会尽快完成你的要求。但是你到时候可不许耍赖啊!”

秦风见这小医生还真是有点决心呢,便打算激励他一下,毕竟多一个医生可就能多救一些人了。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只要你能完成我所说的,就算我不教你医术我也会我手下的精英医生来教你!”

就这个小医生的水平,在卫生院随便拉出来一个工作时间超过一个月的都能教得了她,压根没啥好担心的。现在的医院不缺医生,缺的是那些肯一心钻研医术的人。如果这个小医生真是那样的人,秦风倒也愿意悉心栽培她。

小医生重重地点头说道:“好,咱们一言为定!谁要是耍无赖谁就是小狗!”

这时,敲门声响起,秦风身旁那警官让外边的人进来。随即就看到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医生走了进来,当他看到小医生的时候顿时皱了皱眉头,随即笑着说道:“梦涵,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黄叔叔,我来这里转转。”小医生甜甜地笑着说道,明显是和这个黄医生很熟的样子。

黄医生点了点头,便对着秦风身边的警官说道:“李警官,这位大伯患有先天心脏病,他的左胯骨有一定的脱节,明显是被撞击之后猛坐在地上而导致了。也正是被撞了一下,才导致了心脏病复发而且还越发严重了。”

这份诊断报告无疑就是要给秦风定罪了,被人撞的,那可不是就在说秦风嘛。

文梦涵皱着眉头说道:“黄叔叔,你这么说恐怕有点不大严谨吧。被撞一下的确有可能导致心脏病的发作,但是可能性却很小。还有左胯骨脱节,究竟是什么程度的脱节?老年人骨质酥松,就算是突然间坐到地上也会导致一定程度的脱节,并不一定是别人撞的。”

“另外,既然是胯骨脱节,那也就是说秦风是从正面撞的大爷,秦风和这位老大爷无冤无仇的为啥要撞他呢?老大爷,请问您当时是的情况是咋样的?”

秦风可是她的偶像,她又如何能看着偶像被人冤枉呢。

黄医生的脸色一阵铁青,却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因为人家说的可是一点也没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