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九章 安东辰到来/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付秀娜愣了一下,随即便笑面如花地抿嘴笑了起来。她刚才还真是有点担心秦风为了这事儿和外公闹不愉快呢,到时候自己夹在中间可是太难为情了。不过现在秦风这么一说,她也就安心了。

她压低声音说道:“风弟弟,你真好!”

好?哪里好了?我如果真送普普通通的礼物到时候反而要被老爷子埋怨了。秦风微笑点头示意。

现在全场的人可没人敢再质疑秦神医了,人家一出手就是几千万这哪儿有人有钱人啊,这完全就是土豪啊。他们现在只想对秦风说一句话:土豪,我们做朋友吧!

邢东昌一家差地傻眼了,这下子全家可都被宝贝孙子给带沟里去了。他本以为秦风也就是一个医术稍高的医生而已,却没想到人家竟然如此有钱,这随随便便扔个几千万当贺礼,在场能做到的恐怕也没几个人吧。

魏老爷子大寿的席面那也是相当丰盛的。看的人都开始流哈喇子了,更别说是吃了。

今天有师叔在场他自然要注意一下吃相了。席间有不少人走过来敬秦风喝酒,而且一个个的理由还真就让秦风无法拒绝。

就在这时,一个小老头慌张地跑到魏老爷子身边,低声说道:“安家来人了!”

老爷子顿时皱起了眉头,淡淡地说道:“让他们进来吧。”

秦风留意到老爷子的脸色不对,便知道来者不善了。而自己来迟十多分钟这是情有可原,而对方迟到了一个多小时这却分明是故意而为的了。

大厅的门猛地被推开之后,一伙人潇洒气派地进来了。而为首的那人秦风也恰巧认识,就是安家年轻一辈最杰出的安东辰。

安东辰满脸淡雅的笑容,看着魏老爷子笑着说道:“魏老,您今儿个八十大寿,我安家不请自来了。小小心意,还望笑纳!”

在场可都是聪明人,谁能听不明白这话里的意思呢。他这话吐露的意思就是,魏老大寿没请安家,那也就是说两家关系很僵。

说话间,安东辰打了个手势,便有人拿着一个厚厚的信封递给了魏老爷子,但魏老爷子并没有接,反而是悠闲地喝着酒说道:“你们安家大门大户,我们魏家这种小门小户可高攀不起啊。”

秦风心中暗自叫好,妙啊,老爷子这一招玩的漂亮!虽然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但是这种场合下却狠狠地抨击了安东辰。这其中的意思可不就是在说安家嚣张跋扈嘛。

安东辰冷哼了一声,说道:“魏老爷子当真是老当益壮啊。得了,我今天就是过来串串门认识认识在场的长辈,还望魏老爷子给个面子让我讨杯酒水喝。”

他这话可是贬低了魏老爷子而提升了在场一些中老年人的身份。

众人不由得心中感慨:安家不愧是安家,这年轻一辈就有如此气魄,看来以后魏家有难了。

不少人也心中暗自想着,回去了感觉结交安家,免得以后遭殃。

而给魏老爷子送礼的那人见魏老不肯接,便撕掉信封露出红艳艳的钞票,看那厚度应该有一万没错了。

但是秦风去猛地皱了皱眉眉头,他突然间埋怨道:“他玛德,吃个饭也不让人安生!不知道吃饭的时候不能大声喧哗嘛,这家教真是好的不得了啊!”

众人听到这话,顿时便知道有好戏看了。一个是帝京有权有势的富家公子哥,一个是帝京人脉极广的秦神医,他们俩的对决究竟会是谁更胜一筹呢。

安东辰阴鹜地看了一眼,发现是秦风,他当即冷哼道:“原来是你!我来给魏老祝寿,魏老都没开口,哪儿有你说话的份儿!论起家教,你的家教还真是让人难以言语啊!”

“祝寿?”秦风鄙夷家不屑地怒哼道:“他玛德,有你这样祝寿的嘛?!来迟了近乎一个小时不说,一来还搁这儿叭叭叭的,你当你谁啊!重要领导嘛!你不吃饭别人还吃饭呢,我真是看不下去你这种嚣张跋扈无法无天的帝京公子哥了!”

饶是安东辰涵养好,但是听到这番话也忍不住愤怒地颤抖了起来,他双拳紧握,紧咬着牙关;如果说眼神具有杀伤力的话,那么这会儿秦风已经无大卸八块万箭穿心了。

秦风这番话可是将安东辰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绅士风范给毁的一干二净。

“秦风,你这是存心跟我作对嘛?”安东辰眯着眼睛,声音很是愤怒。

两人单单是为了冷傲然就已经势成水火,现在也不在乎给这火上再浇一桶油了。

“我不是存心跟你作对,而是你存心跟大家作对!”秦风怒哼道:“大家吃饭本来都高高兴兴的,你这一来搞得大家吃饭都没了食欲。还有,他玛德你送礼送假钱是几个意思呢,真把别人当成傻子了嘛!”

说话间,他一把抢过那人手里的一沓钱抽出了最外边的两张,只见下边全他玛德是假钱,而且假的太他娘的明显了。

众人心中忍不住一阵摇头感叹,真没想到安家是这样的人,就算人家和你有过节,至于送假钱嘛,臭不要脸的东西!

秦风鄙夷地怒哼道:“就花二百块钱就想这么多人来蹭吃蹭喝,你可真是打的好主意啊!如果大伙儿都像你这样,那以后谁还敢举办宴会呢。还不都被你们这帮家伙给吃完了!”

安东辰脸上一阵铁青,怒吼道:“大东,这钱是咋回事儿?!”

他本想着把钱送给魏老一来可以气气那老不死的,二来也省钱,但是万万没想到半路上杀出来一个秦咬金。这下子为了维护安家的颜面,他也只好把责任完全推到别人身上了。

大东自然明白安东辰的意思,连忙惊慌地说道:“少爷,是我一时急用钱,所以就把里边的钱私底下给换了。”

安东辰上前去当即就给了两个大耳刮子。现在无论如何都要有人来背这个黑锅,总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把安家牵扯进来。

大东一个劲儿的求饶,魏老爷子淡淡地说道:“今儿个是我的八十大寿,来者皆是客,就不要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了。我只想安安稳稳地过个大寿,也不知道还还能再活几天就入土了呢。”

他这话可是再次将安东辰虚伪的外衣撕开了一条缝。想想,人家一个老人家过八十大寿,你一个小辈来闹不愉快,这像话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