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一章 又被强吻了/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以前秦风觉得自己已经相当牛叉了,但自从来到帝京之后他才真正知道自己有多渺小。实力比不过那晚跟着自己那神秘人,毅力和忍耐力甚至连今晚遇到的那个劫匪老大都有点逊色。还在还有一个强大的墨组织隐藏在暗中准备随时给他致命的一击!

可以说,在帝京真正能帮得上他的朋友没多少,但想要害他的人却是一抓一大把。因为他总是直接或者间接地坏了别人的事儿,虽然有时候他也不是有心的,但却往往都会有人记恨上他。

就好像因为冷傲然而被安东辰记恨,因为不合群而被蒋青竹记恨……

别看他最近风光无限的,但心里的压力却比谁都大。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处境,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人算计了,所以他必须要增强实力步步为营,也只有这样才不会丧命。

出门后,秦风对着众人嘱咐道:“二十四小时之内,谁都不能打扰老爷子,让他好好休息!”

真正接触到那神秘力量之后,他才明白了害老爷子的恶毒用心;这神秘力量就是被放置在了胃里,只要发作魏老爷子就会被活活饿死。

众人一阵点头,付秀娜的大舅上前来感激地说道:“秦神医,真是辛苦您了。这是我们魏家的一点心意,还请您一定要收下!”说话间,他便拿出了一个盒子,里边竟然是五根金条。

秦风顿了一下,淡然地说道:“等老爷子的病彻底好了再说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办,得先走了。”以他和魏老爷子的关系,是压根用不着收钱的。不过为了掩人耳目,所以还是要装装样子的。

付秀娜的大舅敬佩地看着秦风,点头说道:“秦神医果然是仁者医德!”随即,他对着外甥女说道:“娜娜,你开车送秦神医一下。”

魏家的人都很清楚,秦神医和付秀娜的关系很好,自然要有意无意地撮合他们了。

毕竟,如果外甥女和秦风关系密切了,以后自己等人也能跟着沾光嘛。

上了车之后,付秀娜突然间趴在秦风的肩膀上失声痛哭了起来,一边哭一遍呜咽着说道:“秦风,谢谢你,真的谢谢你!你知道嘛,刚才我都要吓死了!我真担心这辈子都见不到外公了呢。外公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为亲近的人了,谢谢你救了他!”

她也是真情流露,这才分分钟的时间泪水就已经浸湿了秦风的肩膀。

秦风抚摸着付秀娜的秀发,安慰道:“娜姐,你放心,你外公一定会没事儿的!”

安慰了一会儿,等付秀娜的心情好点之后,他才笑着说道:“娜姐,你先回去照看着老爷子吧,我自己待会儿开车就行了。明儿个早上我给你把车送过来!”

上次老爷子大寿,“醉酒”被表白的事儿他可是记得很清楚呢,现在付秀娜如此感动,若是以身相许那可就坏事儿了。他现在虽然也会和别的女人有一些暧昧,但终究还是有底线的,他可不想和其他的女人发生关系。

他就是这样一个表面上花心,但实际上对感情真挚的人。

付秀娜梨花带雨地看着秦风,点头说道:“行,那你回去小心点儿。不过车子你就不用送了,就停在楼下的停车场就好了,我明天早上过去开走就行,我有备用钥匙。”

突然间她慌张地喊了一句,“风弟弟,小心!”

秦风也下意识地往一边看了一眼,随即却突然间感觉自己的脸颊一阵麻酥酥的,而付秀娜此时已经打开车门慌张逃窜了。

秦神医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被骗了,而且还被强吻了。他呆呆地坐了片刻,心中暗自忏悔了几分钟便连忙开车逃窜了。

这世界太他玛德的危险了!他心中不断地提醒着自己,以后可千万不能再犯这种低级错误了!之前先是被夏若曦强吻,现在又被付秀娜强吻,一个地方摔倒了两次,这可是他坚决不能容忍的。

只是,他下一次究竟还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呢,这还真是一个未知数呢。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便飞速赶回去了。

他本来打算晚上去收集王百川的犯罪证据的,但是现在时间也来不及了,而且以王百川这样精明的人肯定也早就有了应对措施。而且作为一个富豪,手底下肯定也有不少的高手保镖。

他这会儿灵气消耗不少,去了未免会打草惊蛇,所以他也就放弃了。

回到住所,他连忙开始修炼,今天晚上和死神插肩而过,他心中也是有了很多的感悟。现在修炼起来完全是事半功倍啊!

一直修炼到第二天凌晨四五点钟,他这才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早上八点左右,他听到门铃响了,他便打了个哈欠起身却发现门外压根没人,但门口却放着热气腾腾的早餐。

不用想都知道这又是付秀娜做的事儿了,毕竟她昨晚强吻了秦风,今天还不好意思见人家呢。

正吃早餐呢,他的电话便响了。

电话一接通,就听到一个慌张无比的声音响起:“秦,秦神医,诊所出事了!”

“出啥事儿了?”秦风镇定地问道:“你们两个没事儿吧?”

护士急忙说道:“我们没事儿。有人在门口用黑色的墨汁写了好些个死字,搞得好恐怖,我们俩现在都不敢出门了!”

“行,你们两个先待在诊所里不要动。我马上就来!”说话间,秦风便提上早餐快速出门了。

他早就料到会有人来捣乱的,只是没想到对方竟然用这么低劣的手段。还有竟然是用墨汁,而不是用红色的油漆。

想到这些他皱了一下眉头,困惑地嘀咕道:“难不成是墨组织的人?只是这草蛋的墨组织不来刺杀,搞出这些小玩意儿干嘛呢。莫非还真是奔着钱来的?”

念及这些,他就对墨组织的人忍不住一阵鄙夷。竟然想着通过这种方法来谋取暴利,若是别人碰上说不定早就动摇联系人家了,但秦风却是丝毫无动于衷。如果他肯向别人低头的话,那么现在也就不会再有这些麻烦事儿了。

“既然想要斗,那咱们就好好斗一斗!”秦风阴鹜地看了一眼远处浓浓的雾霾,神色就像这阴沉的雾霾一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