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一章 想清楚了?/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冷傲然毕竟是女人,想要单独撑起冷家压力也的确是太大了。而安东辰在外人看来那必定和冷傲然是郎才女貌,而且看样子两家的关系也不错,如果联姻的话,冷家就可以确保无忧了。

不过看冷傲然现在的态度,明显是不想把自己嫁出去,这可就有点麻烦了。

冷龙受伤的前几年,作为女儿照顾老爸自然是理所应当的,这个借口也可以推掉所有人的提亲。但是现在已经五年了,这个理由可就不大管用了。而且在外人看来,冷龙现在依旧没有好起来的征兆。想想,若是冷龙一辈子不康复,难道他女儿一辈子不嫁嘛。

当然,若是冷傲然一意孤行的话,倒也有可能。不过事情要真有那么简单的话,冷傲然也不会让秦风来了。

想明白这一切之后,秦风心里也就有了应对办法。

他走到冷龙的房间前直接推门进去了,一看有好几个人在里边坐着,他很是诧异地说道:“哎呀,这么多人在呢。”他看向冷龙笑着问道:“龙大哥,我顺路过来看看你。你这几天感觉身体好点儿没?”

看到秦风,安东辰气都不打一出来,他心中怒骂道:“他玛德,进来也不知道敲门,真是太他娘没素质了!”之前和秦风斗吃过亏之后,他就学聪明了。他可是很清楚秦风和冷家的关系不错,若是自己这个时候发生责难,冷龙十有八九要替秦风出头的。这样一来尴尬的可就是自己了。

这时,一个中年人皱着眉头看向秦风,质问道:“你是谁?进来也不知道敲门,还有没有点儿起码的素养了?!”

冷龙连忙打算替秦风解围,但却被秦风扬手给阻止了。

“我进来用不用敲门不是你说的算吧?这样喧宾夺主难道就是你起码的素养?”

秦风这话一出那中年人恼怒地咬了咬牙,打算回击,冷龙连忙说道:“哎呀,来的都是我的朋友。大伙儿快别吵了,秦老弟,我最近感觉身子比以前轻松了一些。你的医术果然高明啊!”

姓秦,而且还会医术。莫非是秦神医!那中年人猛地看向了秦风,心中一阵嘀咕,我擦,这运气也太背了!

他虽然在帝京也小有名气,但是实力却和人家冷家安家差太远了。现在也就是过来做一个说客媒人而已,却万万没想到竟然惹上了帝京鼎鼎大名的秦神医,他心里要是不慌那才怪了呢。

秦风摇头笑着说道:“龙大哥你快别这样说了。”他突然间“咦”了一声皱起了眉头,叹息道:“龙大哥,你这最近休息的时间太少了。你瞧瞧你,眼睛都有点红了呢。你以后每天必须要保证充足的睡眠,这样身体才能恢复的快一些。”

冷龙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乖乖地点着头。

秦风这一来,安东辰他们就彻底没有和冷龙谈正事儿的机会了。

“对了,龙大哥,我这次也给你带来了些好东西。你服用了身体会好很多的。”秦风笑嘻嘻地说道。

冷龙连欣喜地说道:“千惠,你先带宏昌他们去喝杯茶。我想和秦老弟单独聊聊。”

安东辰几人顿时皱了一下眉头,人家这一招玩的狠啊,现在这无疑是来断他们后路的。而且刚才事情正说到点子上,这会儿被打断了算是咋地一回事嘛。

不过他们也明白现在的冷龙已经是治病心切了,要是自己几人强行逗留的话,那肯定会引起冷龙强烈不满的。

安东辰愤恨地咬了咬牙,他感觉秦风这混蛋就像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一样,自己暗中找他麻烦好多次了,但是却一丁点儿的成果也没有。

等几人都出去之后,冷龙会心地笑着说道:“秦老弟,你来的可真是时候啊。想必是然然请你来的吧。”

他叹了口气说道:“这事儿也怪我,当年我和东辰的老爸安宏昌年轻那会儿关系还不错,一次在一块喝酒,喝大了就扯到儿女亲家的事情上。不过只是醉酒后口头上的约定,以前东辰和然然的关系也挺好的。但是后来然然去当了兵之后性情大变,现在似乎对于安东辰也抵触的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事儿了!”

他也不拿秦风当外人,毕竟刚才秦风的做法可不就是在替他解围嘛。

听到这番话,秦风也是一阵无奈的叹息,这事情出在谁身上能不蛋疼呢。所以说,酒虽好,但可不要贪杯啊!

他神色凝重地说道:“龙大哥,你这事确实是挺麻烦的。我倒是有办法替你解决这事儿,不过我建议你还是先问过你女儿的意思之后再做决定。”

“行,老弟,你去帮我叫一下然然。”冷龙激动地说道。这事情可是已经困扰了他很久了,每次人家有意无意提起的时候他都会感觉一阵尴尬,现在女儿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但他总感觉安家没安啥好心。

秦风出去叫了冷傲然之后便和徐千惠打了声招呼直接上楼去了。他现在这样子可是完全已经把这儿当成自己家了。

相反,安东辰他们就又有点尴尬了。人家家里三个人都忙的不可开交,哪里有时间来热情地招呼他们嘛。而且他们发现这几年,徐千惠也变得不大爱说话了。

想想也是,一个女人守了这么多年的活寡,性格没有变化那才是出了怪事儿呢。

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徐千惠这会儿压根就不像搭理他们。知女莫若母,她哪里还不了解女儿的心思呢。现在冷家虽然没落了,但她和冷龙还是希望女儿能够找到自己真心喜欢的人,而不是迫于家里的压力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

其实,她以前感觉安东辰这孩子挺不错的。但这段时间也不知道为啥,她总感觉安东辰这人虚伪的很,就好像是带着一层面具一样,让她看不清楚。

秦风在房间休息了一会儿,便听到一阵敲门声响起,门外冷傲然说道:“我爸叫你去一趟!”

秦风出门一看,冷傲然的脸色一些红晕,便知道刚才事情的结果了。

“想清楚了?”他神色凝重地说道:“作为外人,我可郑重地警告你啊。这种事情你可一定要想清楚了再做决定,否则以后悔恨终生可不要去埋怨别人啊!”

他虽然对于安东辰也没多少好感,但安东辰对于冷傲然是真心的,这一点秦风还是看的一清二楚的。所以他才有此一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