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二章 昧了良心了/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傲然郑重地点了点头,冷哼道:“别废话,要是没想好我就不会叫你来了!”

“求人办事脾气还这么冲,信不信我撂挑子让你自个儿应付去!”秦风没好气地说道。

被人抓了软肋,冷傲然只好冷哼一声不再说话了。现在思来想去也只有秦风能够帮自己这个忙,其他人来了也只会让场面更加尴尬。

秦风也了解冷傲然的性格,便不再逗她了。

到了一楼客厅,冷傲然向安宏昌他们打了招呼,但秦风却装作没有看见一样大摇大摆地走过去了。他和安东辰他们不熟,自然没有打招呼的必要了。而且他隐约感觉之前自己遭遇的多次刺杀当中,安东辰肯定逃不了干系。

他可不相信一个帝京富家公子哥会能容忍一个人对自己如此无礼。从第一次见面他就已经预测到这个结局了。

来到冷龙的房间,秦风笑着说道:“龙大哥,你现在对这事儿是个啥样的看法呢?”

冷龙沉吟了一下,皱着眉头说道:“秦老弟,我给你说了你可别见怪啊。这些年我和安东昌表面上的关系确实不错,但是我总感觉心里不热乎,你明白吧。就是始终没有那种亲近的感觉,总感觉我们之间好像隔着一层啥东西似得!”

“而且现在安家是帝京第一大家族,势力很大,我们冷家不想被别人说是攀高枝。我也想过,如果然然愿意的话,那我也无所谓,但是现在看然然的意思,她也对安东辰没有哪方面的意思。所以我还是决定这桩亲事儿不能成!”

秦风点头说道:“既然如此,看来我又要当一回恶人了。”

冷龙叹了口气,感激道:“老弟,有劳你了。”

“龙大哥,说这些见外的话干啥。得了,待会儿你就这样这样……”秦风贴近冷龙低声说了一会儿,这才一脸阴笑地去喝茶了。

冷龙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难为情地说道:“老弟,你确定这办法能行嘛。要我昧着良心说话,这可真是太为难我了。”

“龙大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不这样做,那你们冷家就要和安家撕破脸皮了。后果你比我更加清楚,更加关乎你女儿的幸福!”秦风沉声道。

冷龙咬了咬牙,坚定地说道:“为了然然,我就昧一次良心吧。只是苦了老弟你了。”

秦风摇了摇头,丝毫不在意地笑了笑,“这都是小事儿。我想第一次和我安东辰见面的时候,人家恐怕都已经看我不顺眼了吧。”

随即,秦风就去了厨房,笑着问道:“嫂子,需不需要帮忙呢。我这会儿肚子都饿的咕咕叫了。”

徐千惠好笑地说道:“我下午炖了只鸡,你先吃点儿垫垫肚子吧。”

秦风也不客气,直接揭开锅拽了一条鸡腿啃了起来,边吃边赞叹道:“好吃,真好吃。嫂子,你如果去开家餐馆,那肯定每天都爆满!”

外边的安东辰几人顿时都在心中暗自骂了一阵,随即便连忙去了冷龙的房间。

“冷老弟,你看现在然然年纪也不小了。也是时候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了,然然和东辰两人可是从小青梅竹马长大的,你看这事儿?”安宏昌一脸微笑着说道。

这事情他们刚才已经吹了半天耳边风了,为了避免秦风那混蛋来捣乱,他还是决定快刀斩乱麻把这事情给解决了。

冷龙笑着说道:“安大哥,这马上就要吃饭了。还是等待会儿千惠和然然都在场的时候再说吧,我现在就是一个废人,在家里也没多少地位了。”

他这句话虽说是在打趣,但却有力地回击了安宏昌。秦风刚才可是告诉他,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事儿拖到吃饭的时候再说。

安宏昌神色一片欣喜,他连忙问道:“这么说,老弟你是没意见了?”

冷龙苦笑着说道:“我都这样了,说不定啥时候就去见那些死去的老战友了。这几年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能看到然然嫁出去,也好让我安心的走。谁知道然然这孩子脾气比我还倔,这些年了上门提前的人也不少,但她却一个也看不上。现在这事情还得看孩子的意思。”

他说这番话心里别提有多腻歪了。他可是从来不会说这种话的,不过现在为了女儿的幸福,他也只好按照秦风的意思来了。

冷龙现在表现的就是一个失魂落魄的病人,现在更是在家里没有任何地位了。就是完全说话不顶用的那种人。

安宏昌他们也能明白冷龙现在的苦衷,毕竟一个瘫痪了五年之久的人,家人没有抛弃就算不错了,要想和以前在家里那样有地位还真是难了。这就像是一个以前很厉害的人可以照顾一大家子人,但后来得了重病没了照顾家人的能力,那么在家庭中的地位肯定会有所下降的。

他点了点头,叹息道:“老弟,你也不用气馁。现在有秦神医给你治疗,相信不久的将来肯定会好起来的!”

“神医?”冷龙鄙夷地哼道:“如果是神医的话,那我们冷家的祖坟上就该冒青烟了。他来给我大大小小也治疗过好多次了,但是一直都不见好。不过每次治疗之后,我确实能轻松一段时间。我感觉自己现在就想是吸了毒一样,完全离不开他了。哎!”

他这最后一声叹息那可绝对是此时内心的写照啊。想这样昧着良心说话,他还是第一次呢。但这一切都是秦老弟嘱咐的,所以他现在也只好遵从了。否则,待会儿事情可就不好继续往下发展了。

安宏昌父子全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冷龙,“冷老弟,我看你们一家对秦神医的态度很好啊。我还以为他已经快要治好你的病了呢。”

他心中却是一阵窃喜,如果冷龙一旦好起来,那冷家可就会再次崛起了。那时候,别说是儿子娶冷傲然过门了,以冷龙的脾气能让女儿嫁过去才是出了怪事儿呢。

冷龙沉闷地叹着气说道:“我也是没办法啊。每次人家不给我治疗我就难受的要命,所以也只能依赖这人家了。我也就拖着这条残命等交代了然然的事情之后我也就可以安心地去见那些个老战友了!”

说完这话,他便闭上了眼睛,明显是不想再谈论这个问题了。他现在才真正的体会到昧着良心说话真的不容易啊!这会儿没把别人恶心到,先把自己恶心的要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