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四章 齐聚/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风随即又把写有这些药材一般生长在啥地方,如何采摘如何保存的一张纸递给了冷傲然,随即叮嘱了几句便离开了。

待秦风走远后,冷傲然咬了咬嘴唇,望着秦风那即将消失的车尾灯,感动地说道:“秦风,谢谢你!”

她擦拭掉眼角的泪水,呆呆在站在原地眺望着远方那漆黑的的天空。

之前四处求医无果,她几乎都快要放弃了。没有人知道她这些年受了多少苦,然而在遇到秦风之后她无时无刻都在紧绷的神经竟然意外的有些放松了。

这种情况,她自己都不能理解。

出去后,秦风发现那神秘人竟然没有跟着自己,他便飞速逃窜了。这么好的机会,他咋地能放过呢。原本还能依靠土灵珠里存有的海量灵气来维持聚灵大阵,但现在土灵珠里的灵气上次为了治疗那八个受伤者,现在早已经消耗殆尽了。若是不抓紧时间找一个灵气密集的地方,他的修为可就要落后了。

他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就用易容术换了容貌,而且身上的特殊墨香味也被祛除了。现在他就想要自由自在地逛逛,不想让任何人跟着。

就在秦风离开冷龙家后不久,安东辰父子他们也告辞离开了。他们将车开到一处僻静的地方之后,安宏昌一脸沉重地说道:“东辰,秦风将会是你强劲的对手,一定要尽快除掉他!否则,后患无穷!”

安东辰愤恨地咬了咬牙,有些无可奈何地说道:“现在有一个实力很强的高手在暗中保护着那混蛋,之前我请的好几拨杀手都被做掉了。就连我请的墨组织的人也吃了大亏,有那个实力强横的人保护着,墨组织这一次想要得手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他没想到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土鳖,这会儿就已经这么难对付了。现在面对秦风,他都有一种沉重的无力感,就好像是重重的一拳打在了空气中似的。

“实力强横的人?”安宏昌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道:“难道是炎黄之刃的人?”

“爸,一直听您说炎黄之刃,这炎黄之刃究竟是个什么组织啊?”安东辰一脸好奇地看向老爸。

“若不是冷龙当年被偷袭,他现在也应该是炎黄之刃的一员了。只可惜他当年脾气真是太差了!”

安宏昌沉稳地说道:“炎黄之刃,是华夏国最强的组织。连我也只是听说,却从来都没见过。据说这些人都是保护上头那些大人物的,除了那些个大人物,见过他们的人都已经死了。当年墨组织派人偷袭了冷龙,炎黄之刃只是出动了一个人,墨组织就损伤惨重,直到这两年才恢复了元气!你以后做事一定要小心谨慎,万万不可被炎黄之刃的人盯上,否则咱们安家可就彻底完了!”

他叹了口气,闭上眼睛说道:“什么也不要问了。你派人去收购东方美的事情,怎么会搞成那样?组织很是震怒,若不是我的上线从中周旋的话,你小子这次免不了受些皮肉之苦了!”

安东辰连忙说道:“爸,我仔细地调查过了,这东方美化妆品竟然也是秦风那王八蛋的产业。而和他合作的人正是蒋家的大小姐,蒋青兰!”

“蒋青兰?”安宏昌念叨了一句,冷笑着说道:“这还真是有意思呢,放着富家千金不当,非要跑到那么偏远的小县城去受苦。马上把这个消息暗中通知蒋家,只要咱们安家能和蒋家联姻,那以后办事儿可就顺利多了!”

安东辰担忧地说道:“爸,这个恐怕不行吧。当年蒋青兰就是因为看不上我堂哥才离家出走的,就算那小妞回来也未必肯嫁给我堂哥吧。而且之前堂哥又被付秀娜拒绝,要是再被拒绝了,咱们安家可就真的沦为别人的笑柄了!”

安宏昌冷哼道:“就那个不成器的家伙能配得上心高气傲的蒋青兰,这次你去。”

安东辰连忙摇头说道:“爸,我已经有了然然,我再不会娶其他人的。”

安宏昌脸色一沉,怒骂道:“亏你还经过组织的严格训练,你都给狗学去了嘛?!没看到冷家现在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嘛,冷龙若是好起来,那废人绝对不会把女人嫁到我们安家的。若是冷龙死了,冷家没落,那冷傲然还不是你的!遇事儿多动点脑子成不!”

安东辰唯唯诺诺地说道:“爸,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随即,他们的车子便消失在了夜幕当中。

而此时的秦风正在一处山林当中修炼呢。这里的灵气可要比市区浓郁多了,现在修炼起来也正合适。

修炼到凌晨的时候,他还特意地去看了一下云之痕他们,发现这几个家伙此时正在大口吃肉大块喝酒,好不快活。

“我去,你们几个家伙这日子过的很是滋润嘛!”秦风羡慕地说道。

云之痕嫌住在宾馆太麻烦了,直接在郊区租了一套别墅,几个人住在里边别提有多逍遥自在了。

“咋地?不行啊!”云之痕没好气地说道。

他本以为来了帝京就又会过上以前腥风血雨的生活了呢,谁知道平静的和一片古井一样,压根就没有半点的波澜。这不昨晚他们几个闲的慌,还去江余原本所在了门派挑事儿了呢。不过他们也只是想着去玩玩,并没有灭掉的打算,其实也是他们现在的能力不够。

这种大场面没有秦风在,他们心里还真是没底儿。

“卧槽,我是欠了你五百块钱还是咋地?见面就对我这么不客气,找揍是吧?”秦风怒哼道。

云之痕也是丝毫不让,强势道:“打就打,谁怕谁啊!”

“行,你说的啊!三天之后,去江余之前的门派救出江余的亲人,谁不去谁王八蛋!”秦风可没有功夫和云之痕白白浪费灵气,好不容易才恢复了八成的灵气,可不能就这么浪费了。

“啪”的一声玻璃杯碎裂的声音响起。江余听到这话,顿时惊的杯子都掉落在了地上。

“行,来喝酒!”云之痕脸上闪过一阵欣喜,摸了一瓶酒递给了秦风。

他这段时间可是憋坏了,单打独斗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现在一上阵就是两个一块,他又不能下杀手,每次还要吃点儿小亏呢。这可让他郁闷的不行不行的,好想要出去杀几个坏蛋来发泄一下郁闷心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