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八章 欢迎来蹭饭/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然这其中也不乏有很多心怀不轨的人想要偷学华夏医术,以后再谋取暴利,但毫无例外地都被揪出来了。

现在中医堂还成立了一个特别调查组,对于入选的学员背景严格调查。秦风虽然没有门户之见,不过他暂时还没有打算把华夏医术传授给外国人呢。否则的话,现在中医堂早就人满为患了。

见秦校长来了,众人连忙恭敬地叫道:“秦校长好!”

秦风低声说道:“都安静地看书吧,不过在这里一定要爱护书籍。这些可都是咱们华夏的瑰宝,不能轻易损坏!”

“是,秦校长!”众人低声说道。

于是,秦风便去自己上次看过的书架去翻阅了。

一坐就是一下午的时间,秦风一直都安安静静地坐在一个角落地翻看着医书。

众人心中忍不住一阵敬佩:瞧瞧人家秦校长,都已经是华夏第一神医了,竟然还是如此的好学,自己等人又有啥资格不努力呢!

有人说过,人生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比你牛叉的人却比你更加努力!人生本就是不公平的,但是后天的努力却可以弥补这一切,想要变得更优秀,你就得比别人付出的更多!

还是那句话,要想人前显贵,必得人后受罪!

今天这最后一个角落的医书看完了之后,秦风可就把整个中医藏书阁的书籍全都看完了。

来帝京的这段日子,秦风也着实赚了不少钱。现在也够在帝京买一栋房子的了,若不是现在帝京危险重重的话,他都想把心上人接过来呢。两人两地分居别提有多折磨了。

晚上也闲的没事儿干,他便提了两瓶酒去了冷龙家。

自从之前的两次刺杀之后,这段时间都没人敢来找他的麻烦了。晚上既然没事儿,他也就打算去看看这位老大哥,顺便再问问炎黄之刃的事情!

来的次数多了,门口的警卫都能认得秦风了。不过规矩就是规矩,他还是给冷傲然打了个电话,让她出来迎接。

上次出了那尴尬事儿之后,他也就再没见过冷傲然了。长时间未见还真是有点想念呢。

但是等了一会儿,来接他的竟然是徐千惠。

在路上,徐千惠不好意思地说道:“刚才然然在洗澡。”

秦风没有留意地“哦”了一声,便和徐千惠随便聊了几句,就到冷龙家了。

进屋后,就看到冷龙坐着轮椅出来了。

“老弟啊,你可算来了。你呀,来就来还带酒来…咦,竟然是这酒,老弟你太客气了,那我也就不客气了啊!”他脸都笑成一朵花了。

秦风笑着说道:“礼多人不怪嘛。我可是来蹭饭的。”

“欢迎来蹭饭!”冷龙笑着说道:“老弟啊,你可真是太了不起了。上次竟然一举将巨蝎给干掉了,就冲这一点,老哥我打心眼里佩服你!我当年也和巨蝎交过几次手,但每次都被那个混蛋给溜走了!没想到啊,没想到……”

他嘴就像是机关枪一样,压根停不下来啊。

徐千惠埋怨道:“你瞧瞧你,说话就说话嘛,那么激动干嘛,唾沫星子都洒一地了!”

说话间,她便去倒了杯水递给了秦风。

冷龙尴尬地挠了挠头,“我这不是高兴嘛。”

秦忍不住一阵好笑,“龙大哥,我先给你检查了一下吧,待会儿咱们俩再好好聊。”

随即,他便给冷龙检查了一番,却发现冷龙最近身体恢复的挺好的,不过某些方面却有些过度了。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五年瘫痪在床,现在恢复了某方面的能力,自然要好好补偿下老婆了。

徐千惠紧张地说道:“秦风,阿龙他咋样了?”这些天最担心的可就是她的,毕竟那啥多了她也担心对老公的身体恢复造成一定的影响。

秦风笑着说道:“没啥大事儿,只是身体有点虚,我给开一副药补补就没事儿了。”

听到这话,徐千惠的脸唰的一下子就红了。冷龙也是一阵尴尬的咳嗽。

秦风也没当回事儿,直接给开了一个方子,递给徐千惠笑着说道:“大嫂,你明儿个按照这个方子给抓药喝个几天就没事儿了。”

徐千惠低头“嗯”了一声,便连忙跑去厨房了。

秦风喊了冷龙一声,笑着扎了四根手指。他的意思是一周四次,否则还是会影响到冷龙身体恢复的进度。

接着,两人聊了好久但就是没有看到冷傲然的影子。期间,秦风问了一下关于炎黄之刃的事情。

但冷龙摇头说道:“老弟,你也不是外人。但是关于炎黄之刃可是我们华夏的秘密,我也不敢告诉你。另外我知道的也不多。”

秦风点了点头,随即困惑地问道:“龙大哥,那炎黄之刃和执法联盟是一个组织吗?”

他也很清楚执法联盟和炎黄之刃不可能是一个组织,但两者之间肯定有某种关联的。如果关联过大,那么他上次伤了执法联盟的人可就乐子大了。而且他有想法接下来收拾这些灵修者门派,他们一天天好事儿不干,净干些鸡鸣狗盗的事儿,这种门派也没必要留着了。

冷龙摇了摇头,“执法联盟和炎黄之刃有一定的关联,但联系并不大!不过执法联盟你最好不要招惹,他们的后台也很大,就算是炎黄之刃也不敢轻易招惹!不过他们要是犯了事儿,炎黄之刃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听到这话,秦风也就放心了。国内的门派没有统一的管理,现在修炼资源又如此有限,保不齐他们会干啥坏事儿。他之前可是见识过蜀山那群大门派的德行,那些人可都不是啥好东西。

他笑着说道:“我也就是好奇而已。”

晚上直到吃饭的时候,冷傲然才下来。但是她却始终以个种理由避过秦风,压根没有打算和秦风说话。

冷龙看不下去了,他责怪地说道:“然然,你这是怎么了?秦老弟来家里了,你也不知道打个招呼,真是的!”

任千惠好像看出了啥,便连忙解围道:“然然好像有点儿发烧了,嗓子不舒服!”

秦风笑着说道:“龙大哥,没事儿的。咱们俩喝一杯吧,虽然给你拿了两瓶,不过今晚少说得干掉一瓶呢。”

冷龙笑了笑,感激地看着秦风,“秦老弟,上次还真是多亏了你了,否则然然他们一组的人可就没命了。来,我敬你一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