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七章 狂徒/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凌厉的声音质问道:“大胆狂徒!你最近接二连三地挑衅灵修门派,究竟是贺居心?!”

最近执法联盟已经通知了所有门派,但凡有人来灭门必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执法联盟。然而接到消息,他们火速赶来却没想到还是被这个混蛋给灭了一个门派,他们如何能不气呢。

秦风冷冷笑了两声,笑呵呵地说道:“师父,您老人家来了,真是太好了!”

几位执法联盟的人一阵惊慌连忙下意识地往后看了一眼却啥也没看到。他们当即意识到自己被骗了,而当他们再次回过头来那狂徒已经把腿跑了。

“真是可笑!你以为你还能跑的了嘛!”一个老者鄙夷地冷笑着。

那狂徒速度虽然快,但是他们有信心绝对可以追的上。

然而就在他们追上去之后突然间发现自己等人被一个大阵给困住了。

“不好,这竟然是失传已久的迷踪阵!这小王八蛋究竟是谁,竟然如此难缠!”一个老头紧皱着眉头,眉心已经汇聚了一个川字。

看着狂徒已经快要消失了,他们几人心中不禁一阵焦急。

“还好这阵法不是很强,现在只有我们几人合力轰出一个缺口!”为首的老者神色凝重地说道。

几人都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点头表示同意。他们很清楚,自己和这位狂徒交手的第一回合自己等人就输了。

等他们在阵法中破开一个缺口追上去的时候却已经不见那位狂徒的踪影了。

秦风这次来的时候早就料到执法联盟的人会出手,所以他早早就留好了退路。

这还是秦风实力不济布下的迷踪阵,若是他的实力能与执法联盟之中任意一位老头那样高强的话,这几个人想要在一天之内走出迷踪大阵那压根是不可能的。

执法联盟的一位老者叹息道:“此子若是将来成长起来,各大门派将永无宁日!必须要尽快铲除!”

其余几位老者也都赞同地点头,表示深有同感。

离开之后,秦风就快速回去了。见对方还是没有发现,他这才放下心来。

回家后,他还起床去撒了泡尿呢。

而这时,对面的老者手机轻微地震了一下,他掏出手机一看是一条短信:有无异动?

老者当即回应了两个字:没有。他想了一下,又把句号改成感叹号,表示坚决没有!

开玩笑,他可是一晚上都盯着秦风呢。他对于自己的实力也很是自信,他可不相信在自己的监视之下还有人能够溜出去,而且秦风今晚可是一晚上都没有离开住处呢。

过了片刻,他的手机再次震了一下:确定?

老者连忙回应:确定!他现在起夜去卫生间了,刚才一直都躺在床上睡觉!

过了好大一会儿,总不回信儿:你立即赶回来!

一个人灭掉一个门派,而且还是当着好几位执法联盟高手的面儿逃脱了,这事情可真是大条了!

秦风见对方撤了,顿时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冷笑,心中暗自想着,“有阵法还真是牛逼啊!”

经过这么长时间对于阵法的了解,他现在对于阵法的使用已经达到比千阵老道更加纯熟的地步了。现在只要修为越高,以后就可以用阵法与执法联盟对抗了!

美美地睡了一觉,但是今天早上却没有人吵醒他,更加没人给他送早餐了。

他摇头苦笑着说道:“还真是贝戈啊!以前有人给送早餐不想让人家送,现在没人送了却又怀念起来了!”

早上治疗的一早上的病人,直到中午十一点多的时候,有保安说有白家的人来想要见他。

秦风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让他们等一下,我要去趟卫生间!”

他也希望白家的人是来找自己麻烦的,不过看现在这样子明显不像嘛。既然是来道歉的,那也就该得有个诚意!

过了不大一会儿,保安进来说道:“秦神医,他们还在外边等着。”

秦风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你先让他们进来坐下。”

说完这话,他便起身去了卫生间。

去卫生间打了一通电话,这才出来。当他看到两个包扎的像是木乃伊一样的青年,在他们背后的那女孩可不就是白雪晴嘛,而他们旁边的那人明显就是白雪晴的老爸了。

秦风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淡淡地说道:“不知道几位来我的诊所有何贵干呢?”

他现在也明白为何冷龙会和白家的人做朋友了。这白雪晴的老爸看起来也是一脸的刚正不阿,就连坐着上身也挺的笔直,十有八九和冷龙是一个行当的。

白国富打量了秦风片刻,站起来掏出香烟递给了秦风一根。

而秦风摆了摆手,“谢谢了,刚才在卫生间刚掐掉。”

白国富愧疚一笑,说道:“之前就听龙哥提过你好几次,今天一见果然是一表人才,年少有为啊。”见秦风有点不耐烦,他叹了口气,“秦神医,我是个大老粗也就不和你绕弯子了。之前我的儿子女儿对你多有得罪,还请秦神医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我今天是特意来登门道歉的!是我没有管教好儿女,对不住了!”

说话间,他便给秦风鞠了一躬。

得知女儿被欺负了,两个儿子又被打成了猪头,他差点儿就上门找麻烦来了。最后还是老爷子拦住了他,又找冷龙家了解了一番情况之后,他才明白了实情。

在他看来对就是对,错就是错,错了就得道歉。

秦风这人可就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他连忙上前扶住了白富强,淡淡地说道:“我昨天已经和白老爷子说的很清楚了,这事情只是年轻人之间的一点误会,只要这种事情以后不再发生就成。我秦风也不至于那么小气。”

白富强看着身旁的儿女,严厉地说道:“还不快谢谢秦神医!”

三人压低着声音,不情愿地喊道:“谢谢。”

“秦神医,昨天我两个字打伤了你的保安,这卡里有十万块钱是我对两位的赔偿,还请收下。”说话间,白富强便递给了秦风一张银行卡。

秦风淡淡地摇了摇头,掏出烟给白富强递了一根。

白富强顿了一下,随即便连忙将烟接了过来。看秦风这意思明显是打算化干戈为玉帛了。要知道,自己刚进来那会儿人家可是连自己发的烟都不肯接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