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九章 炼魂洞/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半个小时之后,执法联盟总部彻底乱了。一下子死了好几个执法联盟成员,还有一个被打的重伤昏迷,就连他们抓的人质也被解救了。

究竟是啥样的人才具有这样的强大实力呢,几个老头唉声叹气的却一点的头绪也没有。

现在执法联盟惹到了这么强大的一个对手,他们的下场也就注定和那些个死去的人一样了。

思来想去,他们只好向炎黄之刃低头,答应每个门派出一位长老和三名弟子赶赴边境,但要求是要保护各大门派。

而与此同时,冷傲然他们发现秦风竟然失踪了。他们猜测这事有可能是他干的,不过可能性却并不是很大。毕竟他才多大啊,哪儿有实力一下子干掉那么多的高手,还能跑掉的。

而执法联盟也打算对秦风的产业进行强力打击,却被炎黄之刃给制止了,理由是,现在事情还没弄清楚之前不得动手。

而被众人关注议论的焦点,现在还处于半昏迷状态呢。

大师兄那一击的确可以打昏很多灵修者,但秦风却不在此列。然而却也让他难受至极。

他也没想到蜀山竟然会如此心狠手辣,一下子就灭掉了那么多的高手。但现在他却不是这两人的对手,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他对于蜀山的心法和剑术早已经熟记于心了。而且蜀山是大门派之中极有实力的,所以他当时便有了挑破离间的打算。现在看来,效果很明显嘛。

察觉到柳小妍她们没事,秦风这才放心了下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已经大亮了,而秦风被带着来到了一处青山绿水的地带。

蜀山门派果然不愧是灵修大门派,门派建造的很是宏伟庄严,气势磅礴。而且看弟子应该也有好几百人呢。

回到山门之后,大师兄便马不停蹄地开始对秦风进行审问,各种残酷手段全都用上了。然而秦风就是一口咬死,自己就是蜀山二长老的徒弟,而且之前灭掉那些个中小门派也只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实力。

另外时常施展蜀山绝招是为了不让其他门派起疑,毕竟他会的门派功法多了去了,谁又能怀疑到蜀山的头上呢。

不过大师兄却发现了一个致命的漏洞,“那你为什么之前不联系蜀山呢?而且你为何会那么多其他门派至高的功法?!”

秦风忍着痛苦,虚弱地说道:“我当时实力太弱,就算是亮明身份一来没地位,二来门中也不会有人相信我。上一次,我听闻许多门派都去了地震的边陲小镇,我也去了。不过我一个人却不敢暴露,在山底下等了好长时间,才发现了一个千阵门的长老虚弱地逃下山了。我当时就把他给杀了,从他身上搜出了许多的功法秘籍和宝物,这才各种功法一起修炼了起来。”

大师兄冷哼道:“你杀死了重伤的千阵门长老?!那你是不是当时也杀掉了蜀山的二长老呢?!”

“没有,绝对没有!我发誓,我绝对没有杀死师父,否则让我天打……”秦风一脸坚定地发誓。

蜀山的长老的确不是他杀的,自然也不在乎了。

他连忙说道:“我杀千阵门的人只是为了给师门报仇。他听闻那次咱们蜀山也有人去了,但是却没有见着一个人下来。最后我从千阵门长老的身上才发现了蜀山的功法秘籍,这才知道我们蜀山的长老被千阵门的这伙王八蛋给害了!”

现在知道这事情并且活着的就只有他和云之痕了,还不是任由他来说了。

大师兄疑惑地皱了皱眉头,想了片刻,冷哼道:“看来你还是不愿意说实话,那好,我就让你尝尝世间最残酷的刑罚!”

说话间,他从盒子里拿出了几枚银针分别扎在了秦风的几处穴位上。

秦风心中一阵大惊,他惊的是这竟然是由玄针秘术而演变过来的方法。不过经受了那么多的修炼升级痛苦之后,他现在还真不把这些放在眼里。

过了近乎二十分钟,秦风山上流的汗水已经完全将衣服浸湿了。而他也终于快要“奄奄一息”了。

“来人,送他去炼魂洞!”大师兄厉喝了一声,便有两名弟子进来架这秦风走了。

“大师兄,这样不妥吧。如果这秦风真是大元的徒弟,那可就是您的徒孙啊。若是他抗不过去,那……”小师弟担忧地说道。

大师兄嘴角微微上扬,解释道:“我刚才给这小子检查了一下,是个万中无一的修炼天才。如果他能扛过炼魂洞的历练,不但能确定他的身份,更加能为我们蜀山培养出一个忠心的弟子!”

小师弟脸上闪过一丝欣喜,“大师兄英明!”

大师兄摇头说道:“都一把年纪了还不忘拍马屁。行了,这次去炼魂洞你亲自看着,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纰漏。如果那小家伙真扛不住了,立即带他出来。他可是一棵摇钱树啊!”

而此时秦风就被押送到一处洞口,这洞口还没到跟前呢就感到一阵寒风袭来,就好像是大冬天刚从河里出来一阵寒风吹过的那种冰寒刺骨的感觉。

一名弟子过去打开石门,顿时那种寒风刺骨的感觉更加强烈了。而另外一人则将秦风推了进去。

进入这山洞的感觉除了冷还是冷。他现在已经完全把自己体内的土灵气和火灵气隐藏了起来,现在在蜀山的地盘他卡不敢动用其他灵气,否则肯定会引来大麻烦的。而且他很确定这里边要么有高手,要么就是有人会在后边跟着。毕竟,蜀山如果不信任他的话,那么早就杀了,哪里还能留到现在呢。不过,蜀山肯定也没有完全信任他。

山洞里漆黑一片,关上石门之后更是一点的亮光都没了。他双手抱怀一直朝前走去。

越往里边走,他越发地感觉到冷。

也不知道这山究竟有啥特殊的,竟然会如此冷?!他心中一阵嘀咕,却也只能一直往前走。

秦风走走停停,脸上都盖了一层白霜了,而且每次哈气都能感觉到有一股白雾产生。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秦风看到了两条路,一条路格外的寒冷,而另外一条路却能稍微暖和一点儿。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那条冰冷的路。

而此时跟在秦风身后的小师弟恼怒地埋怨道:“这小王八蛋是冻傻了吧,有温暖的一条路不选,竟然选择最难走的一条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