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二章 这一招谁教的?/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风也是打心眼里替好兄弟感到高兴,有了六位师父那好兄弟未来的成就必定无可限量啊。

而江余也是奇遇连连,离开帝京之后就开始在各地消灭一些恶势力和为非作歹的中小门派,现在已然建立起了自己的小势力。最后被冷傲然发现推荐给了炎黄之刃,上次没抢到徒弟的一下子全都眼热了,一下子竟然有好几位炎黄之刃的前辈收他为徒。

他在以前的门派一直受到打压,但本来就是天才资质,现在更是遇到名师,进步那自然是突飞猛进。

云之痕和雷豹的经历那更不用说,精彩热血之极。胡磊和江余听的都是满脸的羡慕,两人心想着这一次说啥也要干些惊心动魄的事情,否则以后老了拿啥吹牛啊。

而秦风来国外之后的遭遇更是惊险万分,几乎每一步走的都是小心翼翼的,毕竟他可是面对着强大的对手。其中很多事情就连云之痕他们也不知道,尤其是几句话吓退蛇群的事情更是让众人觉得匪夷所思。

几人喝着聊着,这一夜完全是不醉不归,最终五个人喝的没一个清醒的。

第二天早上,几人更相互之间比试。尤其是胡磊和江余之间的比试那更是大家关注的焦点,毕竟这其中可是有赌注的。

胡磊和江余现在的进步让云之痕和雷豹很是满意,所以他们更是加大的筹码,反正这两个家伙现在也不缺钱。

秦风笑着说道:“既然你们这么有兴致,那我也参赌吧。”

云之痕和雷豹疑惑地看了秦风一眼,好奇地问道:“你赌谁?”

秦风咧着嘴笑了笑,“我压谁都不合适,那我就赌他们两个打平!若是我赌输了,你们两个其中一人就可以获得双倍的赌金了。”

胡磊和江余的实力差距不大,两人的实力本就是你追我赶的局面。要想分出胜负,除非是生死搏斗,那样一来就算是其中有一人死了,另外一个人也必定会重伤垂危。

就连他现在也没有绝对的把握,所以参赌就是为了活跃一下气氛而已。好久没放松了,今儿个这么好的机会必须要好好玩玩了。

云之痕摸着下巴想了一阵,得意地说道:“既然三个人赌了,那这点儿筹码咋地够看呢。我再加一百根雪茄十箱上好的红酒,另外再加上五颗治伤药丸!”

雷豹有些吃惊地看着云之痕,红酒雪茄他到不在乎,那治伤的药丸可是好东西啊,现在没了灵果这药丸可就是保命的手段啊。

他咬了咬牙,一脸不服气地说道:“好,我赌了!”

秦风也笑着点头说道:“既然你们要赌,那我乐意奉陪!不过我现在可搞不到酒和烟,我只有钱和药丸!”

“这样嘛,那行你输了,二十,不,三十颗药丸!”云之痕一脸期许地说道。

上次的药丸也只有二十颗,他和雷豹一人十颗现在也就剩下一半多了。他之所以热衷于这药丸,除了自己可以快速疗伤之外,最主要的是可以拉拢人心啊。想想,手下在性命垂危的时候拿出药丸,那以后手下还不得死心塌地地跟着。上一次,他就是用这药丸救了一个实力和自己差不多的高手,于是那高手现在就成了自己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了。

而雷豹也是一脸期盼地看着秦风,这赌注现在可大了去了。毕竟自己等人的雪茄美酒和药丸比起来那简直就成了垃圾。

秦风想了一阵,这才说道:“这药丸我可以帮你们炼制,但是药材必须你们出!我现在孤家寡人的,可没有药材!”

云之痕他们当即鼓掌说道:“好,就这么定了!”

胡磊和江余两人听得满头雾水,这啥药丸竟然能让云之痕他们如此激动。不过这场比试早在分别之前就已经定了的,现在正是兑现的时候。

接着,云大杀手一声令下,当即开战了。

胡磊和江余两人你来我往,打的不亦乐乎。他们两人的实力进步都不小,偶尔有人露出了破绽那也就意味着要吃大亏了,不过打着打着他们之前的破绽就不复存在了。

打了半个多小时,两人都是一副鼻青脸肿的猪头三模样。而这时,两人也终于用绝招了。

然而这时秦风却猛地睁开了双眼,因为江余使用的一招他很熟悉。他曾经也调查过,但是却没有查到任何线索,就连问萧三叔人家也是只字不提。

就是那一次他在遭遇刺杀的时候,来的那一拨实力强横的人。对方说的两不相欠了,他至今都没想明白这是为啥。

这次江余用的招数恰巧就是那天碰到那天替自己解围的人用的招数,待会儿问一下可不就全都知道了嘛。

继续观看比试,两人的出手越发的凌厉,毕竟谁也不想输嘛。要是输了,肯定还要被压自己的人再暴走一顿,还不如现在拼一把呢。

可是两人实力旗鼓相当,又斗了半个小时两人终于撑不住累趴在了地上。

“卧槽,还真是平手啊!我决定了,今晚将你们两个一人揍一顿!”云之痕恼火地说道。他想着就算是任何一个人胜了,到时候也能从对方那里讨来一些救命药丸,可是现在平了那就完全没机会了。

“我也要教训你们一人一顿!”雷豹怒气冲冲地说道。

胡磊和江余两人仰天长叹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

秦风笑着说道:“得了,他们两个的进步已经很大了。若是放在三四个月前,你们两个任何一个遇上他们两个都要夹着尾巴逃跑呢。你们俩所有的赌注除了那药丸之外,其他的乖乖地给我运回国内。别着急反驳,我可以再帮你们炼制三十颗药丸,如果不同意那就把赌注拿出来吧。”

雷豹两人头点的像是小鸡啄米一般,连忙说道:“同意,必须同意!”

两人心中的大喜,连忙上前一人一颗药丸给两个伤势严重的人喂进了嘴里。

过了片刻的功夫,两人突然间感觉身上不那么疼了。而且浑身的红肿似乎也在慢慢消退。

几分钟之后,两人顿感一阵轻松,就好像没事儿人一样。他们现在终于明白刚才为何雷豹和云之痕会热衷于想要得到这种药丸了,这简直就是疗伤的圣药嘛。

秦风走到江余身边,施展了一招,神色凝重地问道:“江余,这一招是谁交教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