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够卑鄙无耻/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风咬了咬牙,将一枚银针快速刺入雪毒花然后极速出手,只见那中招的一人全身罩了一层寒霜,秦风这才放心去追另外一人了。

为首的这个黑衣人现在可是豁出去小命奔跑,速度一时间秦风竟然都赶不上。秦风连忙运起灵气加快了自身的速度向前赶去,他可不想现在这么早暴露身份,这种暗地里扮猪吃老虎的感觉才真的爽!

他一路追了许久,眼看距离那人越来越近,然而这家伙却不知道用了啥秘法一时间竟然速度飞快。

秦风是出浑身解数却也只是保持跟不丢而已。

一直追另一个多小时,那黑衣人的速度终于慢了下来。而秦风连忙上前,那人却犹豫了一下起身一跳竟然不见了。秦风忍不住一阵困惑,他赶上前去一看才发现竟然又是悬崖,下边满是浓雾压根看不清楚。

而这时,他听到了“咯吱”的一声树被压断的声音,他叹了口气,“这家伙命还挺好的,可别再遇到世外高人学得一身本领那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以前他是不相信的有这种好事儿的,但现在经历的这么多也由不得他不信了。而且他现在隐隐有种感觉,既然能巧合来到这里说不定还能找到其他几种至毒呢。他沿着山壁一直下去,还好上次的两根雪狼牙没扔,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一直下了有半个多小时之后,秦风突然间看到那家伙被架在了树上,他冷笑着说道:“你跑啊,咋地不跑了呢?!”

他跳到树上,打算对着人一阵逼供说不定还能逃出他们组织的总部位置呢。

他正打算施针的时候,却猛地发现一颗石子急速朝着自己飞来,他一个闪身避了过去。

这时一个沉稳的声音说道:“年轻人,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赶尽杀绝呢!”

秦风瞥了一眼,却发现原来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看那模样还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气派呢。

他眯着眼睛问道:“前辈是?”

“我是一个无名小卒而已,只因厌倦了这世俗的尔虞我诈,所以才来此隐居。你为何要一直追杀此人呢?”那老者一副长辈的风范,若是秦风不再理估计都要直接教训了呢。

“他企图杀死我兄弟,所以我饶他不得!”秦风义正言辞地说道。

他察觉了一下,这老头的实力也就大致和蜀山的太上长老不相上下,自己现在还是有信心应付的。

而此时那个受重伤的黑衣人却虚弱地说道:“前,前辈救我。这人贪图我的传家之宝,我一家人都被他杀完了,我拼命逃了出来。请前辈我为主持公道。”

他说着说着鼻涕眼泪都流下来了,那个逼真的样子就好像是他的真是经历似的。

听到这话,那老头看秦风的眼神都不对了,明显已经认定了秦风就是一个坏人。

秦风摇头好笑着说道:“想不到你竟然还是华夏人,那为何一直要做外国人的足狗,你对得起你的祖先嘛?!忘恩负义的王八蛋!”

黑衣人瞪着秦风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年纪轻轻就如此心狠手辣,将来必定是社会之害,可惜我实力不够强否则必定杀了你!”他越说越气,直接都把自己标榜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上。

秦风也懒得和这家伙废话,手掌一番一枚银针迅速脱手直直朝着那黑衣男飞了过去。

而此时那老头一枚石子出手直击秦风,另外一枚石子出手直击银针。

秦风不由得一阵皱眉,他还真是没想到这老头的速度竟然这么快。如果真和这老头打起来肯定是一场苦战!

他冷笑着说道:“前辈是铁了心要救这个外国人的狗腿子了?!”

老头看了秦风一眼,“是又如何?”

“好,既然如此,恕不奉陪!”说话间,他双脚蹬树借力一跃用两跟雪狼牙刺在了悬崖上。

那老者诧异了一阵,轻声感叹道:“此子实力惊人,恐怕将来必有祸患!”

他飞身下去抄起那黑衣人便走了。

而秦风此时却再次下来,只是在暗中跟着。跟了一会儿,只见老头来到了激动茅草屋。

而此时却听到那黑衣人感激地说道:“前辈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老头轻哼了一声,一脸不屑地说道:“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是什么人嘛,我救你只是看重了你的资质!我年事已高现在想要寻找一个传人,好让我的功法不至于失传!”

那黑衣人一阵脸红,试探着问道:“那前辈为何会选择我做您的徒弟呢?”

“因为你够卑鄙无耻,我门派当年被名门正派尽数绞杀,我拼死逃到了这个地方。行了,这些事情我以后再告诉你吧,我现在先为你疗伤!”老头淡淡地说道。

秦风听到这番话顿时忍不住一阵皱眉,心中暗自想道:“这老头究竟啥来头啊,竟然要选择一个卑鄙无耻的家伙做徒弟,修炼的功法也肯定不是啥好路数!”

这时秦风突然间听到了一阵嘤嘤的哭声,他走进一点儿观察了一阵,这才震惊地发现竟然是好几个妙龄女子。

他气愤地咬了咬牙在暗中观察了一阵,这才退走了。刚才一阵大战让他实力消耗颇多,现在也只有继续修炼才能和这老头一战。

不过他觉得还不是很保险,找到一个有信号的地方他给冷傲然打了一通电话让她请萧三叔来,他相信只要他们两人合作之下必定能干掉这个老色鬼。

在刚才听到女人哭声的时候,他已然生了杀心。

在山林间修炼了几个小时之后,他便继续下去观察了。这一趟观察还真就验证了他所有的发现,这老色鬼果然是依靠与年轻美貌的女子交合来提升实力的。这些年这老色鬼也不知道害了多少女子了。想到这些,秦风就气的一阵牙痒痒。

等到晚上的时候,萧三叔终于赶来了。两人见面自然先是一个拥抱,唠了一阵之后,秦风神色凝重地问道:“萧三叔,你知不知道之前有门派是通过女子来修炼的?”

萧三叔想了一阵,突然间说道:“有,是欢喜派。只是他们的门派在三十年前轰动一时但是最后被各大门派出人给灭了,难道还有余孽活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