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大道理/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在云之痕他们终于好起来了,现在只要再修养一段日子能下床了,而秦风心中的大石头也落下来了。

这是云之痕突然间问道:“秦风,救咱们的那位老爷子咋样了?”

雷豹也是满脸的紧张,他们当时虽然意识有点儿模糊但是这事儿可是记得一清二楚的。当时若不是那位超级高手为他们挡住敌人的话,恐怕他们三个一个也活不了。

这事儿一下子就戳到了秦风的伤心处,他刚才还嬉笑的神色顿时就沉寂了起来。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沉闷地说道:;“老爷子他已经驾鹤西去了!”

说到这里房间里的众人全都沉默了起来,云之痕和雷豹更是心中一阵难受,虽然他们和那老爷子也只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人家却实打实地救了他们的命,这份恩情永生难忘!

沉默了良久,云之痕满脸凝重地说道:“老爷子的家人呢?他的家人就是我云之痕的家人!”

雷豹点头说道:“也是我雷豹的家人!”

秦风苦涩地摇了摇头说道:“老爷子没有家人,不过我秦风就是他的家人。这件事情等你们好了再说吧,你们两个先好好休息吧。”

说完这话,他便出去了。

胡磊知道秦风这会儿心里肯定相当的难受,便跟着出去了。

两人下去找了个地方买了两瓶酒看着远处的一片山清水秀,秦风叹息道:“磊子,你后悔嘛?如果当初我废掉你的修为你现在就可以过安稳的日子了。”

胡磊摇了摇头,“一点儿也不后悔,兄弟在哪儿我在哪儿!”

秦风叹了口气说道:“你知道嘛,自从意外地成为灵修者之后我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其实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宁愿老老实实地当一个小农民,每天无忧无虑地生活!然而华老爷子为我而死的时候我才明白了作为灵修者和医者真正的含义和该肩上的责任!”

两人闷了一口酒,胡磊淡淡地笑着说道:“我也不懂啥大道理,但我知道失去的痛苦,所以我很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我不想再次失去。我要努力保护我拥有的一切。尽管很多时候我都被你保护着,但我希望我能够帮上你一点儿忙,哪怕是一丁点儿也好,作为兄弟我更不希望我们的距离拉的越来越远!”

秦风在好兄弟的胸前砸了一拳,摇头感慨着说道:“你小子这还叫不懂大道理啊,这道理简直比天都大了。来,走一个!”

其实他之前真是很厌倦现在这种生活,但自从华老死后他才真正明白了有些事情是注定逃不掉了。所以必须要一往无前,努力保护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外边的风有点儿大,两人喝完酒感觉兴致正浓,于是便叫上江余萧三叔两人四个人找了个地方大喝了一场。现在云之痕和雷豹也只能干看着了,他们现在大病初愈可是不能喝酒的。两人看的心里直痒痒,但没办法秦风说的话就是圣旨,他们谁若是敢不听那可就有的罪受了。而且还有一个政委齐可可在一边看着呢,严禁他们两人喝酒。

齐可可直到现在眼睛还红红的,明显是刚才哭了好久的样子。她现在已经开始相信秦风的所说的话了,毕竟她认识秦风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人家这么长时间可都是光明正大从来没有干过啥坏事儿。

她想来想去还是打算等找到自己老爸的遗骸再做决定吧。

这一晚几人喝的酩酊大醉,秦风也是一点儿不担心齐可可对他动手。

一连修养了几天之后,云之痕和雷豹他们总算好起来了。现在洪清瑶也和众人熟络了每天玩了可欢了呢。

这一天晚上几人再一次去了擎天峰。

到了地方,云之痕他们在下边打开机关,而秦风则和齐可可上去了。

现在上边已经满是白骨,秦风故地重游心中也颇多感慨,以往来这里抢火灵气的一幕幕全都浮现在脑海中。

找到了齐可可老爸的尸骨之后,秦风便站在一旁没有说话。

齐可可哭了许久这才发现老爸的后背上又被匕首刺过的痕迹,她找到师兄的匕首比对了一下果然吻合。

这种伤痕可绝对是在背后突然间袭击的,每一位灵修者都绝对不会将自己的后背暴露给外人的,那也就证明这是熟人干的。现在证据确凿,也由不得她不信了。

齐可可再次放声大哭了起来。秦风见场面控制不住了,连忙劝慰了一阵。

“秦风,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我还差点儿害死你,对不起!”齐可可抱着一具骨架眼泪早已经连成了串。

秦风摇了摇头表示无所谓,他神色凝重地说道:“可可,你爸还让我告诉你几句话。”

齐可可止住眼泪,哽咽着看向了秦风。

秦风叹了口气,说道:“你爸说了,他一辈子都在争名夺利,希望你能过得幸福!”

齐可可愣了许久,突然间再次痛苦了起来,泪水一滴滴落在地板上很快就被蒸发了。

秦风摇头叹息了一阵,然后便去剑了些银针,毕竟这里的银针可是免费的,出去了那可是要花钱的。之前他为了买银针就花了不少钱呢,现在银针用顺手了别的武器他还真就看不上了。

过了许久,齐可可这才在四周寻找着什么,秦风往了一眼自然知道她是在寻找东西将老爸抬回去入土为安了。

秦风连忙跑下去将早就准备好的棺材让人扔上来,然后将齐可可的老爸放入棺材之中。

齐可可看着秦风真挚地感谢道:“秦风,谢谢你了!”

“这都是我该做的。”秦风在四周望了一眼,心中默念道:“逝者安息吧!”

下去之后,虽然他们几个不知道发生啥事儿了,但却也猜到这里边极有可能是齐可可的亲人。

一行人抬着棺材飞快地离开了擎天峰。

秦风走在最后封住了洞口,叹息道:“或许以后再也不会来了!”

他站在山顶往下看了一眼,便连忙跟了上去。

齐可可在找了一处地方将老爸安葬之后,她便让众人先行离开了,她还要替老爸守灵呢。

至于洪清瑶则留了下来,她想要和齐可可在一块那众人自然是求之不得了。而且有洪清瑶在齐可可也能有个倾诉的人,若是跟着他们一帮大男人回去也没人照顾她。

紧接着,几人连夜就回了省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