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章 又不信?/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风打了个响指,无所谓地说道:“那个,将刚才猜拳的过程在回放一遍,让大伙儿看看我究竟有没有作弊!我们华夏有句话说的好,愿赌服输,输不起咱们就别玩了!大家都很忙的,没工夫在这里瞎白话!”

观众席上也是发出了一阵不屑的“嘘”声,眼中的鄙夷更是显而易见。

刚才的片段在大屏幕上慢镜头一回放,竟然还发现秦神医比那名西医要快零点几秒。顿时,那裁判脸色一红便没话说了。

秦风有些嚣张地耸了耸肩,笑着说道:“大家也都看到了,我比这位先生还要稍微快上一点儿。裁判,这一局应该是我赢了吧?”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刚才明明看到他慢了啊!裁判心中一阵嘀咕,不过现在证据摆在眼前,他也只好说道:“第一局是秦神医胜了,你可以先挑以为病人!”他的声音明显很不甘心呢。

秦风在每个人身边都转悠了一些,同时给他们号脉诊断,他便挑出了一个病情最轻的患者。

其实这六个人都患有重病,而且治疗相当棘手,就连徐晓波他们现在也无法治愈。

裁判咬了咬牙继续说道:“第一句既然咱们选择了猜拳,那么第二局咱们扔色子吧!”

刚才在猜拳上已经吃过一次亏了,他们可不会傻到继续用这一招。毕竟现在谁先一步选中了其中那三个病情稍轻的病人,谁就越有把握赢得这一场比赛。要知道剩下的三个病人那可是重症病患者,他们一干西医也只能延缓病状,压根无法治愈!

一干西医轻蔑地笑了笑说道:“秦神医,第一局你赢了,你先!”

他可是掷色子的高手,轻松扔出个六那还不是简简单单的事情嘛。

“我先就我先!”秦风抓过色子扔在了地上,之间那色子在地上不断地翻滚着,终于眼看就要在一那一面停下来了,然而这时却不知道为何这色子突然间又旋转了一阵,竟然变成了六那一面。

那名西医倒也不是吃素的,他将色子在手里搓了几下,然后小心翼翼地扔了出去。只见那色子翻滚了几下之后六那一面朝上。

那西医不服气地说道:“这次算你运气好,咱们再比一次!”

秦风笑着说道:“这样,咱们既然上一把比的是大,那么这一把就比小吧。否则要是我一直运气好下去的话那还不知道要耗到猴年马月去呢。这样咱们这一次一人三颗色子,谁三颗色子的点数相加最小就算谁赢!诸位一下如何呢?”

和秦风掷色子的那人连忙喊道:“我反对!这掷色子从来都是比大的,哪儿有比小的。咱们这可是正规的比赛不是赌场!”

秦风耸了耸肩笑着说道:“人生可就不就是一场豪赌嘛,有时候赢了会赢得一切,但是输了那可就惨喽!但是这一场豪赌往往输的人多,赢的人少。也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成为赢家呢?”

观众们愣了片刻,一个个激动的鼓掌道:“秦神医说话就是有水平,这话的得记着!”

“你还是多操心操心你吧!”几个西医凑在一起商量了一番,这才同意了秦风的提议。毕竟秦风这家伙巧舌如簧,原本还打算算计人家呢,却没想到先被人家给算计了。

接下来,有人急忙拿上来道具,双方比拼便再次开始了。

在放色盅的时候没有人留意到秦风轻轻地在桌子上敲了一下,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完全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的感觉。但是却没有人知道此事对方色盅里的点数已经发生了变化。

秦风先开了,竟然是五五六,众人一阵叹息,这一阵恐怕秦神医要输了。

那西医笑着说道:“看我的三个一!”

那色盅一打开,秦风脸上并没有丝毫震惊反而是一脸的困惑地问道:“我说咱们这一场比的是点数小的,你摇个五六六难道是故意让着我的?哎呀,你看看你,第一局你们都已经输了你现在还让我真是太客气了!”

几个西医一阵责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那摇色子的西医也时一脸的懵哔,他明明感觉自己摇了三个一啊,最不济也应该是一一二啊。但现在偏偏就出现了一个五六六,说巧不巧地就比秦风大了一点,这一场输的别提有多窝囊了。

见对方正打算说话,秦风连忙说道:“我知道你们又不信嘛。那谁,再把刚才的慢镜头回放一遍,让咱们的外国友人好好看看!”

听着秦神医的打趣观众们笑的乐不可支,这分明就是赤果果地打脸了。而机几个西医却是一脸的铁青,自从秦风上台来之后他们处处被动,直到现在所有的优势对上秦风一下子就都变成了劣势。

但他们却只能是哑巴吃黄连,宝宝心里苦啊但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因为现在说出来只会更加的丢人。

秦风伸出一只手,笑着说道:“到第三局了,请!”

几人苦思冥想了好一会儿都没想到好的比赛招数,现在连续两次失利,若是秦风挑走了三个比较容易治疗的病人留下三位难以治疗的病人拿自己几人可就麻烦了。而他们现在的目标就是要留给秦风一个难治的病患,让他首先认输投降!

最终几人才商量出了一个办法,然后一个西医神色凝重地说道:“秦神医,第三局咱们就玩一个有没有的游戏。待会儿我们派三个人一只手握着一个小纸球,你若是三个全对就算你赢。若是输了这一战就算我们赢,怎么样?”

“怎么样?”秦风没好气地说道:“你们还有脸问我怎么样,我告诉你们不怎么样!这么不公平的规则你们是咋地想出来的,我随便挑三个人你们猜咋样?!……”

他叨叨叨地骂了好一阵,就像是泼妇骂街似的,但却华夏的观众听得一阵暗爽。任谁都能听得出来这比赛方式明显有问题嘛,人家凭啥要选择这么不公平的方式呢。

几个西医这会儿脸上全是唾沫星子,就好像是下了一场唾沫雨呢。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秦风竟然敢当场发飙,而且还骂的这么带劲。不过这骂他们也忍了,想想到时候将这一段播出去的话那秦神医的名头在国际上肯定会大打折扣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