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醉酒的女人们/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常言道,三个女人一台戏那可说的是一点儿没错。此时她们三个尽顾着说话了,就连饭菜都很少吃呢。

而秦神医则是两耳不听别的事,一心只吃桌上餐。现在对于三个女人的谈话就算是偶尔关于他的,他也装作没听到。

然后当别人正式问的时候,他就装傻充愣,“呃,那个我刚才只顾着吃饭了,没听清你再说一遍吧。”

吃了一半的时候,夏若曦突然间提议道:“琳琳,咱们再次见面,今天说啥也得喝点儿酒庆祝一下!”

在场也就秦风埋头苦吃,其他三人都是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总感觉这吃饭貌似少了点儿气氛。

现在听到夏若曦说喝酒助兴,刘琳琳也笑着说道:“行,我这就去拿酒!”

等刘琳琳走后,夏若曦欲言又止,却只能在心中暗自叹气。

等酒来了之后,她就以各种理由喝酒。这次重回河沟村她本是满心欢喜的,但那里想到秦风竟会如此冷落自己,现在恐怕连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朋友也比不上了吧。所以这会儿心情不大好之下,她便想着灌醉自己。

秦风自从和三人碰了第一杯之后就坚决不喝了。

他解释道:“我下午还要出去一趟呢。现在喝酒了可一定不能开车的,上一次我在帝京喝酒开车可是被罚了不少钱呢,人差点儿没把我拘留了呢。”

刘琳琳埋怨道:“你也真是的,喝完酒就别开车了。下午你去哪儿,我送你去!”

秦风顿了一下说道:“昨晚我爸妈说让我抽空去看看磊子的爸妈,今晚应该就不回来了。中午要不是你们做了饭,我早就一溜烟跑磊子他们家去了。”

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理由不会穿帮。毕竟县城现在也没有啥需要处理的事儿了,他最关心的案子也没了线索,现在女朋友又被她们缠着,待在村里更没事儿干了。

这可不就是典型的没事儿找事儿嘛。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呢。

刘琳琳点了点头,“那行,吃完饭我送你去。”

“不用了,就喝了一杯红酒而已,不碍事的。对了琳琳我早上去卫生院看了一下,那些经常值班的护士医生们脸色都很差。这样长时间熬夜是不行的,你下午就去通知大家以后能快速治好的病,尽量不要住院。晚上的话除了一些重症病患者之外,其他的让上班时间再来治疗。”

刘大美女点头说道:“我也一直在想这事儿呢。长期熬夜的确对身体不好,现在你说这话了我下去就去办。”

她现在早就将送秦风去胡家村的事儿抛诸脑后了。

而在这个期间夏若曦竟然不自觉地喝了不少酒了,而方珊珊似乎也是心情不大好竟然两人开始推杯换盏地喝了起来。

不大一会儿的时间,两人的脸蛋就红扑扑的。

看到酒瓶都快见底了,刘琳琳诧异地看着她们二人,“呀,若曦,姗姗你俩咋地喝这么多呢!”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今天高兴嘛,多喝了点儿。”

秦风对着心上人笑着说道:“琳琳,再去拿两瓶酒吧。”

既然她们两个人想醉,那就成全她们吧。这样自己也就少了许多麻烦事儿了。

刘琳琳白了秦风一眼,夏若曦笑道:“还是秦风会体贴人。琳琳,今儿个这个高兴,秦风不喝咱们喝!我长这么大还不知道醉酒是啥感觉呢。以前我每次只能喝一杯,我今天一定要多喝点儿,你可别舍不得酒啊。”

刘琳琳一阵苦笑,随即便进屋去了。

夏若曦摇晃了一下脑袋,笑着说道:“秦风,你昨晚不是问我为啥这个时候回来吗。我告诉你,是因为我很伤心。这次回去我以前喜欢的一个人他不愿意理我了,对我就像是陌生人一样。我很心痛,所以就回来了。我本以为回去是一个温馨的港湾,却没想到依旧还是一片伤心地而已!”

方珊珊听得一阵摇头叹息,没想到夏若曦这次回去的遭遇这么惨。这可不就是在变相地说她被人抛弃了嘛。

但秦风可是清楚夏若曦的意思,她分明就是将时间对调了。而现在说的也正是她此时的心境。

秦风淡淡地笑着说道:“人生要适当地去遗忘,有时候记住的越多也会越发地痛苦。人总是会变的,过去的就让它成为过去美好的回忆吧,若是破坏了那份美好,恐怕以后只会剩下痛苦的回忆了!”

他这话恐怕也只有夏若曦能听懂里边的意思。

夏若曦沉默良久,而此时刘琳琳也拿着酒出来了。

见她们喝得有点儿醉了,秦风笑着说道:“你们三个就先喝着,我待会儿去卫生院知会一声,让人一个小时后过来照看你们。”

刘琳琳摆了摆手说道:“就别麻烦卫生院的人了,我们没事儿的。”她贴近秦风说道:“我的酒量可不差呢,放心吧,一两瓶红酒还灌不倒我。”

秦风一阵好笑,“那行吧,你,你们少喝点儿。”

随即,他便起身离开了。

出了门他不由得叹了口气,还好夏若曦懂得分寸,否则刚才那话若是当着刘琳琳的面儿说,指不定都要被听出来了呢。

夏若曦现在的修为可差的很远了,想当初刚为她治好病的时候两人实力旗鼓相当,但现在的夏若曦进步并没有那么大。胡磊都能单挑三四个夏若曦这样的高手呢。

回家坐了一会儿,他还是有点儿不放心那三个女人,万一她们待会儿真和醉了那可就麻烦了。鬼知道女人喝醉后会不会像男人一样撒酒疯呢。

在家里和老爸品了会儿茶,近乎一个小时之后他才去了小木屋。

刚到小木屋不远处的时候,他就听到屋里没动静,走进之后只听到里边不断有人在呢喃着,“秦风,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3F……”

“我去,这不是琳琳!这下可要出事儿了!”他没有多想,连忙进屋查探了一番,只见地上竟然摆放着七八个红酒瓶。而刘琳琳和方珊珊早已经醉的趴桌子上睡着了。只有夏若曦在呢喃着,眼角还溢着泪水呢。

“咋地会喝成这样啊?!”秦风忍不住一阵头大。想起刚才刘琳琳说的她酒量大没事儿的,他就不禁一阵好笑,这就是酒量大,现在一个个全趴地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