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一男两女/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同时,秦神医也忍不住捏了把冷汗。还好刘琳琳她们都提前醉了,否则那肯定要出大事儿啊!

他和刘琳琳自从之前柳小妍的闹剧之后就再没有闹过大麻烦了,现在可不能因为别的女人再出事儿了。因为那种被在意的人误解的痛苦,他可是不想再体会了,太他玛德的难受了!

先将醉的比较厉害的方珊珊扶上床,无意间瞥见她那旺旺大礼包,思绪一下子就飘到了当初乌龙事件时那种秒不可及地方触感。他现在甚至都有想法再摸一把呢。

不过紧接着,理智战胜了欲望。他摇了摇头暗自自责道:“瞎想啥呢,哥是那样趁人之危的人嘛!”

“我还要喝……”方珊珊醉醺醺地嘀咕了一声,身子一仰一俯之间一抹春光尽都被秦神医收入眼底。

“我的妈呀,还好你们遇上了我这正直的人,否则你们一个个…哎!”嘀咕间,他便连忙将方珊珊扶到床上躺了下来。

心上人待会儿肯定是要跟自己回他们二人的小屋去的,现在也就剩下夏若曦了,只要安顿好她就可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

刘大美女这会儿静悄悄地趴在桌子上,一脸的红晕。

扶起夏若曦之后,秦风便往里边的房间走。这屋子也不大,平时也就是不一会儿的时间就能打个来回了。可是他此时却很的不一下子就将夏若曦给扔床上去,毕竟他现在可是真不想和她有太多的接触。

然而刚到转弯处的时候,夏若曦突然间睡眼朦胧地勾住了秦风的脖子,“秦风,你来了。”她的手身体似乎是纤弱无骨一般,软绵绵地贴在秦风身上。

秦风皱了皱眉头,“你喝醉了,我送你去休息。”

“我没醉,我不要休息!我还要继续喝!我没醉,谁说我醉了……”夏若曦嚷嚷着,迷离而又幽怨的眼神再次盯上了秦风。

秦神医心中一阵惆怅,不怕喝醉的,就怕这种半醉半醒的人,也只有这种人最中意酒后吐真言。事故高发期也就是这个状态,最为豪迈奔放,但第二天起来大脑却是一片空白。

他连忙劝慰着说,“好好好,你没醉,你躺到床上去休息总可以了吧。”

“我…不休息!我要你陪,陪我!秦,秦风,我真,真的好想你……”夏若曦就像是结巴了一般,说话都断断续续的。

秦风紧皱着眉头,面黑如锅底一般。他想要掰开夏若曦的手臂却发现她抱的死死的,若是真想要掰开那肯定会弄疼她的。

被一个柔软的身体贴着,他这会儿那来得及享受啊。他心中忍不住一阵担忧,若是刘琳琳在这个时间醒来的话,那可是要引起误会的。而且第二天夏若曦大脑一片空白,到时候责任可全都在他秦风身上了。

想到这些,秦风就忍不住一阵头疼。今天这真是诸事不宜啊!

他好话说尽,可夏若曦就是不放手,她嘴里胡言乱语着,让秦风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被磨擦了这么大一会儿,是个男人都会起反应的。就连他此时运起灵气压制也不大顶用啊。

我可真是贝戈啊,早知道叫两个护士来不就成了,非得自己来涉险,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啊!自作自受,活该!秦风无论从心灵上还是身体上都是倍受折磨。

他一咬牙直接抱起夏若曦到了床边,现在若是不速战速决难免会再生幺蛾子的。

然而就在他放下夏若曦的时候,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将秦风给拉了下去,于是乎,两人就来了一个零距离的亲密接触。

“好吵……”这时,方珊珊在睡梦中一阵埋怨,侧了个身子一条腿直接盖在秦风的身上。

闻着夏若曦身上的浓郁的酒气和香水味,而且在这种刺激的环境下,他某处的帐篷“蹭”的一下就撑起来了。

而夏若曦感觉被顶的疼就顺手去抓。秦风正打算起身呢,双手撑床哪里会想到她会来这一招。

他似是舒爽又似是痛苦地“哦”了一声,一脸怪异的模样。

“什么啊?…好烫好烫……”夏若曦醉醺醺地嘀咕道。

她竟然又抓了一把,秦风再次怪叫了一声,一脸的难受。这次的表情可是相当明显的,明显是痛苦比舒爽要多。

秦神医就像是吃了黄连一样,心里有苦口难开啊。

正当他打算起身的时候,夏若曦突然间松开了某处的小手再次勾住了秦风的脖子。

只听到“哐”的一声,床都猛地震动了一下。

秦风不自觉地怪叫了一声,这一声可比刚才的声音要大多了。他感觉自己这下子好像顶到了不该顶的地方了。没看到夏若曦也是一脸难受的样子嘛。

而且最主要的是,他最后竟然顶在了床上,这感觉恐怕也只有咱们秦神医知晓了。而这一次意外之下,他的双手说巧不巧地覆盖在了夏若曦的两个大礼包上边。

夏若曦也似娇似嗔地叫了一声,那声音奇怪极了。

我的妈呀,这下子跳进黄河也要洗不清了!秦风忍不住一阵焦急,可每当他打算起身的时候,夏若曦就下意识地抓向他的那顶帐篷。

他现在被搞得都有点儿把持不住了呢。

他再次因为某种不可抗的原因掉落了下来,这一次更惨,双手覆盖在夏若曦的大礼包上不说,嘴巴竟然都严密地吻合了。呃,这情况惨吗?这这事儿还真是难以下定论!

最要命的是此时方珊珊不知道咋回事儿竟然翻了个身,这一翻身半个婶子都横在秦风身上了。于是乎,秦风是想起来也不行。

他可是彻底郁闷了,现在被女人包围的情况连他也不知道自己能把持多久。

这一次夏若曦的“惨叫声”更大了。但因为秦风封住了她的嘴,也只能呜呜地叫着。

而且某处被秦风顶的实在是太难受了。虽然她现在意识迷糊,但痛感觉还在的。

秦风心中焦急至极,他现在想要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否则可就真要出大事儿了。这么久他能把持住已经算很不容易了,但接下来可就难说了。

然而正当他打算爬起来的时候却突然间发现在门口站着一个身影,他一阵大惊那可不就是刘琳琳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