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袋子裂开了/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示意众人过来,然后在便压低声音说道:“待会儿每人只留下一天的口粮,剩下的压缩饼干全都拿出来扔到水里。待会儿必须要加快速度踩着压缩饼干过去。这次谁要是失误了我也救不了!”

众人没有多想,便按照秦风的做法做了。毕竟他刚才的表现可真是超神了,谁敢有意见呢。

这些压缩饼干特别轻,而且外边还有一层塑料包装袋正好可以浮在水面上。几人这段时间实力大涨现在这一方法倒是可行,不过也存在一定的风险,一个不注意掉下去那可就彻底要被黑毒蛟给吞掉了。

众人准备齐全之后,秦风再次使用踏冰无痕将这些压缩饼干撒在了湖面上铺了一条路。而他则站在湖面上为的就是震慑住下边的黑毒蛟。

这一次,秦风让萧三叔他们先过去。还好几人没有出啥问题,顺利地到达了对面。

雷豹过去之后就剩下云之痕了,秦风也就放心了。只要他们几个全都顺利通过了,自己这一招完全可以到达对面。

然而云之痕走到中间位置的时候突然间身体一倾斜眼看就要倒下去了。从这压缩饼干上过拼的可就是速度,一旦速度慢下来了那必定会掉入水中的。

秦风连忙赶过去扶住了云之痕,他瞥了一眼这才发现原来云之痕踩的那块压缩饼干包装袋坏掉了,顿时那压缩饼干就膨胀了起来,踩上去打滑也是常见的情况。

“走!”秦风紧咬着牙关,他现在寒冰之气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原本自己一个人就够吃力的了,现在还要带上云之痕,那可就更加吃力了。

眼看快到岸边的时候,秦风一把将云之痕给推上了案。

这时,湖底冲出一阵水花,将众人直接给淋了一个落汤鸡。

“快跑!”秦风一声厉喝,众人一阵懊恼,他们也知道留下只能是秦风的累赘便跑了。

但云之痕却迟迟不肯走,他怒吼道:“该死的人是我,你这怪我,来啊,来吃我啊!”

秦风狂喊道:“雷豹,给我将云之痕带走!”

雷豹咬了咬牙,拿出吃奶的劲儿一把将云之痕拽了出去。

而此时黑毒蛟猛地喷出了一股黑色的汁液,直奔云之痕他们而去。还好雷豹拉的及时,否则那毒汁恐怕都要溅到腿上了。这会儿云之痕鞋子上仅仅只是沾了一点儿就看到那鞋子被腐蚀了一个大洞,而且还在持续腐蚀着。

雷豹没有多想连忙给云之痕脱掉了那只鞋,然后扔到了一遍,两人慌张地逃跑了。

之前他们想过这次任务会很危险,但却也没有想到会如此危险。这已经完全超过了自己的应付范围了,就像是之前被大批高手围困在岛上的那种无力感觉。

刚才它还感觉秦风强大无比,但此时却感觉这厉害人物好像也就是一半的小喽啰而已,它自然不怕了。

秦风怒吼了一声,手掌一翻一团火焰猛地攻击出去,然后便快速撤走了。可那黑毒蛟的速度也不慢,刚才被秦风耍了它别提有多愤怒了。这下子它可是努力地喷出毒液向秦风发动攻击。

火焰和毒液碰撞顿时发出了轰的一声巨响,那毒液也四散开来!

秦风没有多想,连忙朝着出口跑跑,他只感觉腿部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至极。

而黑毒蛟继续追,可是到陆地上之后它的速度可就缓慢得多了。而秦风早就一溜烟逃之夭夭了。

而且这里的洞口黑毒蛟已经无法通行了。

秦风见安全了连忙脱下鞋子裤子,只见腿上已经被灼伤出几个大洞了,一片漆黑。

正当他打算用土灵气治疗的时候,却突然间发现那些毒素不断地被排除体外,只是留下了一个血洞而已。

他简单地包扎了一下之后便站了起来,虽然还有点儿疼但已经好了很多了。他这才想起必定是自己吃的九大奇毒制成的药丸起作用了。

这时,云之痕悲愤地喊道:“雷豹,你他玛德的给我滚,秦风要是死了我做鬼也不会原谅你!说好的兄弟,同生共死,我们就是这样做兄弟的嘛?!”

说话间,两人已经看到了秦风。

云之痕一阵惊喜,关切地问道:“秦风,你咋样了?!”

秦风没好气地说道:“瞎吵吵啥呢,啥做鬼啊?我看你这混蛋也就适合做一个色鬼!”

云之痕出奇的没有还嘴,连忙俯下身子打算给秦风检查。

秦风摆了摆手,威严地说道:“都淡定点儿,我是那么容易死的人嘛。”

听到这话,两人都笑了起来,但那笑容却比哭都难看。

秦风笑着说道:“我去,两个大男人这时要哭啊,来来来,让我拿出手机给你们俩合张影,回去了给大伙儿好好看看,两个大男人竟然这副哭丧模样!”

两人苦笑了两声抱住秦风全身都颤抖了起来。云之痕怒骂道:“你这混蛋总是逞强干嘛啊,每次都让我他玛德当缩头乌龟!你大爷的,我都已经记不清欠了你几条命了!”

秦风连忙喝止道:“打住啊!我可坚决不搞基,都躲开了点儿。”

两人笑了笑,推开了秦风,异口同声地骂道:“你大爷的,谁稀罕抱你似得!”

秦风连忙解释道:“得得,实话告诉你们吧,我是有把握才让你们走的。我他娘要是没把握宁愿折回去呢都不愿冒着生命的危险。说起来还得多谢你们呢。”

两人一脸困惑,表示不解。

“上次你们中了绝命藤的毒,集齐了九大奇毒之后给你们三个治完病我还搞了一颗药丸。这次没想到这黑毒蛟的毒竟然和九大奇毒之一的黑毒礁是一个属性的,这可不就轻松化解了嘛。要不是你们中了绝命藤的毒,恐怕我这次还真就麻烦了!”

这时,他听到远处有脚步声匆匆赶来,便笑着说道:“行了,都坐下来休息一下吧。”

修炼了好一会儿,云之痕他们的心情才平静了下来。每次感觉都能还秦风一个人情的时候却偏偏又欠下了一个更大的人情,这感觉让他们感觉越来越自卑了起来。

“行了,你也别吊着脸子了。刚才那事情不怪你的,有一个压缩饼干的袋子裂开了,这才导致了那一场意外。人生可不就是处处存在这意外嘛。”秦风一脸无所谓地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