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一本医书/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风点头说道:“师叔,这个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劝劝她的。”

和魏老爷子聊了一阵后,他也就直接去古玩店了。毕竟明天还要给人送礼呢,要是明天再挑选礼物的话那时间可就要来不及了。

不过到古玩店看了一下,发现里边生意好的很,而娜姐要是忙的不亦乐乎,秦风也就没有去打扰她了。

沿着古玩街一直走,他这次还真是想看看能不能有好运气碰到好东西呢。

不过转了许久,这里除了正规的店面之外,外边摆摊的大多都是一些高仿的赝品,啥秦皇使用过的玉玺了,可他娘的秦皇那会儿压根就没有开始使用玉玺好不,但这些卖东西的人全凭他娘的一张嘴硬是坑了好几个人。

不过这事情也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自己可管不着。

又逛了一会儿他都毫无兴致地打算回去了,这里的东西可没有一个能入得了他的法眼。其实他更多是想要淘换一些医书来着,毕竟现在可是出现书荒了。没了医书,自己的土灵气又停滞不前,这样医术咋地能进步呢。

所以他现在迫切地想要得到更多的医书。

然而就在这时,他无意间看到前方有许多人聚在了一起,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他便走了过去。

刚才旁边便听到有人厉声骂道:“你他玛德我说了要买就买了,你可别没事儿找事儿啊!要不然你以后可就别想在帝京混了!”

一个中年摊主带着哭腔说道:“小伙子,这本医书真的一百元卖不了啊。我上有老下有小,可就靠着这东西过活日子呢。”

尽管那中年摊主苦苦地哀求着,可那小伙依旧是不依不饶的样子,明显是打算强买强卖了。

“老头,我最后再说一遍,这本书我要定了。你要是再多说一句我要你好看!”青年终于露出了自己真实的面目,周围的吃瓜群众不少,但也只是来看热闹的而已,压根没有人肯为那中年人出头。

秦风冷哼了一声走过去,瞥了一眼,气势汹汹地说道:“这东西我买了,一万!”

他现在可并不是真的要买这书,他实在是看不惯这青年的嚣张做法。

那青年恼怒地看了秦风一眼,凶狠地说道:“你他玛德存心找死是吧?!”

“我可不是来找死了!我是来找翔的,而你就是!”秦风丝毫不惧,这种青年大多都是欺软怕硬的主儿,他最看不惯了。

“给我揍这混蛋!”那青年牙齿咬的咯咯直响,明显是气愤到了极点。

他现在也明白了,这个混蛋可不就是来找茬的嘛。像这种爱管闲事的混账王八蛋他都不知道教训过多少了呢,现在压根用不着顾忌。

他身后两个保镖当即没有二话打算教训秦风,可这时秦风冷笑了两声,不动声色地弹了两个小石子那两个保镖顿时就懵了,双腿疼的厉害却不敢在这关键时刻叫出声来。

秦风轻轻弹了一下直击那青年的手腕,顿时那青年一阵吃痛手里的书掉落在了地上。

他好奇地说道:“呦,这是啥东西呢?”他顺手捡起来翻阅了一下,顿时愣住了。从这书本的纸张上来看应该不超过两百年,可是书上记载的可全都是一些失传已久的疑难杂症的治疗方法,就算自己之前找到的一些医书上的记载也是残缺不全,甚至有不少只是提了一下。

快速将医书翻阅了一遍,他心中更加疑惑了。这些医术明显是有人快速抄录的,但是却无比齐全,不过现在别说是一百一万了,就算是十万百万也是很值当的。

华夏有太多的医术失传了,这也是中医衰败最为根本的原因。他现在也很想要弄清楚这些医书究竟是从哪里弄来的。

那青年还在嚷嚷着,不过秦风压根就没搭理他,反而将医术递给了那摊主,微笑着问道:“大叔,你这医书打算多少钱卖呢?”

那中年人沉闷地叹了口气说道:“小兄弟你要是诚心买我以成本价……”

中年人话还没说完,那青年顿时嚷嚷道:“我警告你,你今儿个若是敢把这书卖给别人我弄死你!”

秦风转身怒骂道:“麻溜点儿滚,他玛德像一只苍蝇一样装啥装啊,就你这样的卑鄙无耻的混蛋老子可见得多了!”

那青年凶狠地看了秦风一阵,咬了咬牙放狠话说道:“你他玛德给我等着,下次再遇到你我非搞死你不可!”

说完这话,他就溜走了。对方这家伙能不动声色地解决掉自己的保镖,想必也一定是个高手,自己现在大打出手只会吃亏等自己到时候叫齐了人再好好教训这混蛋!

“大叔,这里人多,我们找个安静点儿的地方好好聊聊吧。”秦风微笑着说道。

那中年人望了秦风片刻,点了点头便开始收拾东西了。

秦风现在很想知道这书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既然有人抄录那说不定可以知道更多的版本呢。只要找到了海量的医书,自己的医术可就有更大的提高了。

两人找了一个餐馆坐了下来,秦风爽朗地说道:“大叔听你的口音不是本地人吧?”

那中年人点了点头说道:“我刚来北京不久,却没想到就惹上了这样的祸事。”说到最后,那中年人都开始连连叹息了起来。

秦风给倒了一杯酒,端起酒杯微笑着说道:“人生可不就是跌宕起伏嘛。”

中年人点了点头,端起酒杯和秦风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小兄弟你也是识货的人,我这本医书可是花了大价钱淘换来的,若不是这次出了点事儿我也不会将它卖掉的。我先报个价。”说话间,中年人两根手指搭在了一起,意思明显是十万。他苦笑着说道:“这次你帮了我,我也就当报恩了,这也是我能给到的最低的价钱了!”

秦风点了点头,赞叹道:“的确,你的要价的确不高。这本医术如果落到拍卖行的手里少说也在二十万上下。”他心里还有一句话呢:这书如果落在医生的手里那可就绝对不止这个价了。

“小兄弟,我也就是见你为人不错,所以这么低的价格也就当是交个朋友了。我赵三立虽说在帝京籍籍无名,可在我们那块儿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赵三立很是自信地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