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遗物?/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傲然又何尝不知道这是好东西呢,但老爸的话她咋地敢不听呢。但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索性也就不解释了。

“回头我一定要找你爸妈好好说道说道!”秦风愤愤地摇了摇头便转身离开了。他又如何会不知道这东西是冷龙要求送的呢。

不过现在看看被人送的礼物,再看看自己送的礼物,他真是汗颜不已啊。原本只是想着随大流送了礼物就结束了,却没想到这下子成了末流了。

这就和结婚随礼一样,原本几个关系都差不多,但人家全都随了五百,就你一人随一百,这感觉能不尴尬嘛。

秦风心中暗自思索了一下,咬了咬牙,心中不屑地说道:“他娘的,不就是送个礼嘛,老子能来就不错了!”

稳了稳心神之后,等冷傲然送上了拜寿之后,他便紧随其后,夏老爷子脸上的笑容还未退去呢。

秦风朗声道:“夏老爷子,恭祝您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他现在心中有许多词,可现在也就觉得送这东西合适了。

老爷子笑呵呵地说道%3A“好好好!”

众人都嚷嚷着说道:“老爷子,也让大伙儿看看秦神医的礼物嘛。”

人们都很清楚,单凭秦神医的名头送的东西哪儿能差得了呢。而秦风也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也不在乎,反正现在也没打算和夏家冰释前嫌。

这时,人群中发出一阵不屑的冷哼,但随即就没声儿了。众人稍稍瞥了一眼,发现是金家的人也就当做没看见。

老爷子微微一皱眉,笑了两声说道:“行,那我们就看看秦神医送给我老头子的礼物。”

说话间,他便打开盒子,霎时间老爷子全身一阵哆嗦,那礼物差点儿没掉到地上去。

众人一阵疑惑,却没人敢发声。

老爷子拿起那玉扳指观看了片刻,顿时眼眶都不禁湿润了,眼睛死死地盯着那玉扳指,场上也陷入了寂静。众人甚至连呼吸都很是小心。

可偏偏就在这时个时候,一声不屑的轻哼,喃喃地说道:“不就是一个破扳指嘛,有啥大不了的!”

他的声音虽小,可是在众人都安静的时候那可就清晰的厉害了。

众人瞥了一眼,这可不就是金舸说的嘛。虽然秦风有一定的实力,但金舸还真就不把秦风放在眼里。毕竟艾家的实力和金家那差的可不是一点儿半点儿。

这时夏老爷子猛地站起来怒吼道:“住口!”

金家的人连忙解释道:“夏老,真是对不住了。这孩子一向口无遮拦,您可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金大红,回去好好教教你孙子啥话该说啥话不该说。以往帝京多少大家族现在剩下多少,你应该有点儿印象吧。”老爷子生气地叹了口气,转而对着秦风说道:“谢谢你,这时我这三十年来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了!”

众人一阵困惑,金家的人现在也老实了。任谁都知道金舸的爷爷叫金飞鸿,却不知道竟然是叫金大红。不过人家老爷子说这话,金大红可是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从辈分上来说,他金大红还要比人家夏老爷子低一头呢。毕竟人家夏老爷子可是和金大红饭父亲是一辈的,不过夏老爷子却是英雄出少年。

咋地会有这么巧呢?秦风淡淡地笑着说道:“我也就是随便买了一个礼物而已。”

他还以为是夏老爷子为了拉拢自己故意抬高这玉扳指的价值的。不过老爷子越是这样反而让他越发地心里不爽。刚才他还觉得老爷子这人挺不错的,但现在看来也是满腹的算计。所以他才有了这一句直接分清两者之间的关系。

众人眼神一阵闪烁,他们也自然明白秦风这话里的意思。正所谓花花轿子众人抬,但秦神医还偏偏就不配合,这可不就是说明和夏家有一定的嫌隙嘛。

老爷子背过身去抹了一把眼泪,这才转过身来说道:“秦风,或许你以为我是在装腔作势,不过你送我的玉扳指的确对我很是重要。因为这是我弟弟的遗物!”

听到这话,众人顿时就炸锅了。送礼越是贵重自然好,但到了夏老爷子这种年纪对于宝物早已经不那么看重了。但能找到弟弟的遗物对于他来说那自然是最为珍贵的东西了。

“我弟弟喜欢游历祖国的名山大川,但是他五十岁那一天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我之后也四处寻找过他却仍然没有找到。现在看到他的扳指,我就算是死了也可以瞑目了!”老爷子声泪俱下,看得众人一阵心酸。

三十年都没有回来那结果可不就只有一个嘛,现在找到弟弟所戴的玉扳指也算是睹物思人了。

老爷子一下子仿佛苍老了好几岁似的,全身都颤巍巍的站立不住了。

看到这种情况,秦风现在也相信了这玉扳指就是老爷子的弟弟生前所拥有的东西。要知道,这种真情流露的模样可是骗不了人的,就算是再牛叉的演员也无法模仿。

老爷子从口袋里又掏出了一枚相似的玉扳指,老泪纵横地说道:“这么多年了,终于找到了!”

这两枚玉扳指长的一模一样,一般人还真就分辨不出来那个是秦风送的呢。不过秦风却留意到两个玉扳指明显有一定的区别,夏老爷子拿出的那个玉扳指品质明显要更好一些,相反他送的这个玉扳指上边有了些许划痕反而落了下乘。

老爷子看了那两枚玉扳指一阵,抹了把眼泪说道:“老朽失态了,诸位请去用餐吧。”

至于秦风之后的礼物他连看的兴致都没了。

夏老爷子被家人扶了进去,秦风见没事儿了就打算离开了。毕竟这里认识的人还真是不少,现在不走恐怕待会儿就得躺着回去了,那自然是要被灌醉的。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急匆匆地走上前来说道:“秦神医,请留步!”

秦风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人发现了,也只好停住脚步。

那老头一脸为难地说道:“秦神医,之前我们夏家多有得罪,还请秦神医能给我们夏家一个面子留下来吃顿饭再走。老爷子说了你送的礼物是他最喜欢的礼物,说什么也要待会儿敬你一杯。”

秦风认得这人,可不就是之前遭遇墨组织截杀的时候赶来救援的夏家那个老头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