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闷嘛?/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秦风的到来让这些等待着免费治疗日的人们别提有多开心了,毕竟忍受着病痛那可是相当难受的。

其实秦风这一次义诊也是有私心的。要知道现在中医的影响力并没有之前那么鼎盛了,所以他现在必须要稳固住中医的的医学地位。这样一来,就算是自己有事儿外出了也不至于很快就被西医打压下去。

最近莫雨可是在棒国大受欢迎,如果他一旦来了华夏那必定会对中医造成一定的影响。

然而秦风可是坚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就治疗了许许多多的病人,毕竟这种普通的病症只要他稍微探查一下就知道该如何治疗了,然后再给病人说该用何种药物治疗就算结束了。

有些人认出了这义诊的人是秦神医当即拿过高兴啊,四处宣扬着秦神医济世救人的高尚行为。

一直到傍晚时分,秦风也不知道自己治了多少人,不过此时的病人也越来越少了,他便快速治疗完就带着实习医生撤走了。

不得不说,他这一义诊的行为当即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晚间新闻就报导了此事。霎时间,中医堂乃至秦风的小诊所顿时名声大噪。

若是别人这么做,大家肯定会质疑这是在做秀之类的。但却没有人怀疑秦神医,毕竟之前人家可是义诊了许多次的,这种能不忘初心的神医谁要是敢说坏话,那还不得被一些秦神医的拥护者给吐口水淹死啊。

对于这个结果秦风并没有去关注,他一直觉得凡事只要自己做了就行根本不去理睬别人说啥,毕竟嘴长在别人身上,而自己清者自清在乎那么多干嘛啊。做事情只要问心无愧就行了。

他没有直接去诊所而是去了付秀娜的古玩店,毕竟今晚可是要见赵三立的那位手艺人朋友的。

其实赵三立不说,他也猜得到那本医书是咋地来的。所以他才会对着医书的来历特别感兴趣。这就像是有人在一个地方无意间捡到了一块金矿石,那么肯定有人会想那地方是不是会有矿山呢。

而秦风觉得既然那手艺人去的地方有手抄的医书,那么那个地方会不会有更多的医术记载呢。

到了古玩店之后和娜姐说了会儿话,这才走到赵三立身边眼中满是询问的目光。

赵三立点了点头。两人虽然一句话没说,但大家都是心照不宣。

秦风这才走到娜姐身边笑着说道:“娜姐,我想从你这儿调一个人,你给通融一下呗?”

“调人?”付秀娜稍微想了一下便知道秦风的意思了,她调笑着说道:“调人可以,不过对我有啥好处呢?”

她这明显是和秦风开玩笑的,秦神医哪儿能听不出来呢。他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你想咋样就咋样了,到时候想好通知我就行。”

两人这会儿像极了情侣之间的调情。付秀娜也不知道咋地心中一阵酥酥的感觉,心跳都加速了呢。她点了点头,便不说话了。

秦风笑了笑便带着赵三立离开了古玩店。

就在秦风走后,付秀娜的堂哥疑惑地问道:“娜娜,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呢,是不是生病了?”

付秀娜连忙摇头说道:“没有,没有。可能是店里的温度太高了有点儿闷,我出去透透风。”

堂哥疑惑死看了看四周,纳闷道:“闷嘛?我咋地一点儿都没感觉到呢,看来女孩子家家的体质就是差。”

秦风和赵三立走了一阵,老赵这才开口说道:“秦老弟,我那朋友已经到了。我刚才通知他去咱们上次吃饭的地方,我已经提前订好了包间,这次我请。”

秦风摇头说道:“我有事有求于你们,咋地能让你请呢。这事儿你们就不用管了。”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赵老哥,我朋友对你很信任,我希望你以后就算是有别的打算也要帮帮我的朋友。我不想看她那么辛苦!”

老赵之前自由惯了,现在或多或少都会不大习惯。而且这种跑江湖的人,说不定啥时候心不定了就跑别的地方去了。人家有这本事出去随随便便捣鼓一下都要比在古玩店里赚得多,说不定啥时候待腻了就要离开了呢。

老赵叹了口气,微笑着说道:“秦老弟,相信你看人挺准的,不过你这一次恐怕还真就有点儿看走眼了。说实话,年轻那会儿我也在古玩店里待过但过不了多长时间就撤了。我喜欢自由没错,可现在一把年纪了却啥都没落着,我觉得我也是时候安顿下来了。付总他们待我如同亲人一般,我是不会走的!”

老赵一脸的严肃模样,郑重而坚定。

秦风笑着说道:“那就好。等你以后带出来徒弟了,你就可以干自己的事儿,古玩店可不就是你最大的销路嘛。还是那唯一的一句话,只要不干啥违法犯纪的事情我都会罩着你的!”

其实他刚才是看到付秀娜见自己和老赵离开时眼中有些担心,这才想到了这些。

他这也算是给老赵吃一记定心丸,只要有老赵的倾囊相授再加上付家的遗传古玩店里培养出几个人才那还不是容易的事儿嘛。

老赵激动地说道:“好,好。等我教会了徒弟,到时候就鼓捣些玩意儿来,以后就落户帝京了。”

两人聊着聊着就已经到了上次吃涮肉的那家餐馆了。

进了包间之后,老赵连忙给介绍了一番,老赵那位朋友叫胡守义。

这胡守义看到秦风警惕地看了一阵,见老赵似乎对秦风很是信任所以也就放松了一些警惕。

秦风打量了胡守义一阵,摇头叹息道:“阴盛阳衰,没几年好活了!”

胡守义猛地站起来,恼怒道:“你胡咧咧啥呢?!”

他干的事情本就是很隐晦的,听到这话他哪儿能不急眼呢。

赵三立急忙充当和事佬,解释道:“老胡,你先别着急,秦老弟他一向看的挺准的,我们先听他说说再下定论吧。”

胡守义冷哼了一声,恼怒道:“他要是说不出个一二三来,我和他没完!”

秦风叹了口气,淡然地解释道:“脑门阴气郁结有发黑的症状,白天看光异常刺眼,想必你的双腿最近也不大利索吧。”

这些症状正好是之前从赵三立那本医书上看到的。只是隔行如隔山,赵三立他们也没有看懂,否则胡守义也就不会卖掉这本珍贵的医书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