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白雾?/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然而走了没多大一会儿呢,他就震惊了。这下边竟然和另外一边的冰墙是一模一样的,但高度却比上来的时候还要高,若是贸然跳下去谁知道下边有啥机关陷阱等着呢。

登山这么久,他越发地感觉这天柱山顶好像有人故意不让其他人上来一样。根据他之前的经历来看,但凡是这种地方一般之前都有高人居住。

秦风忍不住紧紧皱起了眉头,下去对他来说倒不是不可以,但重点的是又得花费不少火灵气了。

他很清楚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必须得想别的办法了,否则在这无比冰寒的地方想要修炼火灵气那可是极其困难的,到关键时刻要用火灵气保命的时候却发现没没火灵气了那不是扯淡嘛。

这会儿度过难关固然重要,但保存实力也是同样重要的。

现在运起透视眼已经隐约可以看到那一到峡谷了。

从这个方向看下去,那道峡谷就像是一条姿态悠然的巨龙一般,在白茫茫的雪地上显得格外扎眼。

紧接着他有试探了一下冰墙底部之后却发现这下边竟然还有坑洞,若是一个不小心跳里边就算是不是恐怕也得受重伤呢。

确定了一个稳固区域之后,他便琢磨着改如何下去的事情了。

这里地势太高,跳下去还真是挺悬的,而且耗费的灵气也就很多。

就在他他愁眉不展的时候突然间看到了远处有白色的鸟影飞过,他顿时计上心头。

忍受着强烈的寒冷他脱下了自己的兽皮大衣,随即握住了四个衣角之后他猛地跳了下去。他想到的办法就是人造降落伞,这兽皮大衣的密封性极好,只要自己掌控得好落地的时候花费的灵气也会很少。

不过刚落下去他就悲催了,因为他忽略了这里的强风,风吹着兽皮大衣四处摇晃,他无奈之下也只好通过在空中摇摆身躯来控制兽皮大衣的方向。否则一旦被风吹到冰墙上那可就彻底玩完了。

毕竟他刚才可是见识过冰墙的强大威力,若是全身都被吸住的话恐怕得动用火灵珠才能安全落地呢。

在空中摇晃了好一阵之后,他总算安全地落在了原本的计划好的地方。不过就在落地的那一刻,他全身忍不住一阵猛烈的哆嗦。原本天气就冷,现在脱掉了兽皮大衣之后可想而知那种寒冷了。他现在感觉自己全都快要被冻僵了。

来不及多想,连忙俩兽皮大衣披在了身上但他却感觉比刚才更冷了,转念想了一下才知道了是自己忘记将大衣之中的雪花抖掉。

不过此时饶是如此他也不愿意再将大衣脱下来了。要知道他此时都已经开始打喷嚏了,自从获得的土灵气之后他可是极少患病的更别说是这普通至极的感冒了。

但这会儿他却感觉脑袋都有点儿晕乎了,要是继续下去可能真的就要感冒了。

一路避过了地上的坑洞陷阱之后,他终于看到了一座小雪山,从在避风处连忙拿出吃的吃的点儿,另外还奢侈地使出了火灵气温热了雪水抓紧时间喝了。

要知道在这种寒冷至极的地方就算是滚烫的热水也能在短暂的几秒钟时间内结成坚固的冰块。能在这里喝上一口热水那简直是无比奢侈的事情啊。他现在倒是想起了之前在雪山遇到过的暖果,如果有那种东西的话自己来天柱山可能更加容易一些。

将思绪拉回来之后他便开始继续赶路了,毕竟目的地已经近在眼前了。

这里的空气异常寒冷,一路上除了遇见一些极其抗寒的雪鹰之外还真就没有见过其他的生物了。

一路风霜终于来到了胡守义所说的那条峡谷,这条峡谷就像是宽阔的母亲河一般,峡谷间云雾缭绕根本看不出来有多么深。

不过好的一点是这里的温度已经要暖和上一些了,不像那山顶冷的瘆人。

找寻了一阵之后他无意间发现在这悬崖边上有绳索可以直通下边。

然而就在此时,他却听到远处有动静,似乎是踩在雪地上的那种咯吱咯吱的声音还伴随着急促的喘息声。

仔细听了一阵,才发现竟然是有人朝着这边赶了过来。

这天柱山本就无比神秘,来这里探险寻宝的人不在少数,既然胡守义他们能找到这里别人肯定也能行。

既然有别人来了那也就是竞争对手,现在可不能再在这里磨蹭了。他带好手套抓住已经被风霜侵蚀了许久的绳子滑落了下去。

说起来这绳子倒是挺结实的,一直滑了几分钟之后竟然还有接头,继续往下滑了七八分钟之后这才落到了过膝的雪层上。

辨别清楚了方向之后他便急匆匆地赶了过去。之前来这里探险寻宝的人留下的痕迹早已经被皑皑白雪掩盖了,这条绳索也应该是近期来寻宝的人安置的。

走了一阵,他突然间感觉脚下硬邦邦的,用脚感知了一下才猛然发现是一具已经被冻僵的尸体。

寻宝探险总归是要付出代价的,正所谓没有金刚钻就别揽这瓷器活儿。这些天死在这里应该是一个不小心从上边摔下来的。

秦风暗自叹息了一声,便继续往前赶去,他现在可没有太多的时间了。刚才听后边的动静应该人还不少呢,万一再碰上死对头这一次还不知道要浪费多少时间呢。

有了之前胡守义的经验,他这一次并没有去触碰那一块玉石。他感觉这东西应该和自己遇到的冰墙差不多,一旦触碰惊动了里边的白雾那可就坏事儿了。

其实很多东西不害怕有多大多厉害,重点的是数量。就像是一只蝎子可以轻轻松松地解决,但那成群结队的蝎子就算是再牛逼的人也要退避三舍。他现在也怀疑那白雾应该就是某种不为人知的生物,成全结对地聚集在一起可不就成了白雾了嘛。

向前走了一阵之后啥事儿也没有发生,很是平静。但越是平静,也就意味着前边越发地危险,这也是他多次冒险之后总结的经验。往往平静的时候人会不自觉地放松警惕,在危险的地方放松警惕那可不就和找死是一样一样的嘛。

走了约莫二十多分钟的时候,他突然间发现前方竟然是一片白洞,就好像是有人故意给涂抹了一层厚厚的白粉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