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真的好想你/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这时,秦风猛地一回头一个凶狠的眼神就将她所有的话给憋了回去。

刘琳琳正想要回头,秦风一下子吻看了上去。

刘大美女一阵娇羞,含糊不清地说道:“你干啥呢,这里还这么多人呢。”

秦风笑嘻嘻地说道:“咱们两个可是夫妻了,亲个嘴儿算啥呢。其实,我是突然间想起徐晓波那混蛋会不会带着娇娇去做坏事儿,如果真是这样我必须要管管了。”

说话间,他便拉着刘琳琳出门了。

她还想说些啥,但却又拗不过秦风。不过两人跑了一阵之后,秦风顿住了脚步,摇头说道:“还是不妥,他们也都大了就由他们去吧。琳琳,你也困了,现在帝京我的仇人也不少,你还是跟着我去诊所楼下休息吧。在哪里我可以好好地保护你。”

他现在可再不敢回那酒店去了。夏若曦现在可是他和刘琳琳之间难以启齿的痛。

刚刚在饭桌上刘琳琳也只是听到薰衣草就不禁伤感了起来,现在若是直接见到了夏若曦那还指不定得多伤心呢。

他也不知道这夏若曦为何突然间会出现在那个酒店里,这事情也太过于巧合了吧。

刘琳琳想了一下,点头说道:“那就去诊所吧。”

她也不想给秦风添麻烦,而且她总感觉秦风这会儿好像怪怪的,她也不清楚是为何。她刚才隐约好像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但被秦风那一吻之下脑子一片空白此时也完全没印象了。

到诊所之后安排心上人睡下,秦风这才去了酒店,他怀疑以夏若曦的性格十有八九还没走呢。她做错了事情,现在想要获得刘琳琳的原谅。因为乞求秦风的原谅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现在她舍不得秦风和刘琳琳这两个朋友就必须要从刘琳琳这里作为切入点,从而才能彻底获得两人的原谅。

刚进酒店扫了一眼便发现夏若曦在酒店的脚落,见秦风来了她全身一身轻微的颤抖,明显很是害怕的样子。

秦风皱着眉头,一脸的阴鹜模样,别提有多么不高兴了。

他走过去的时候,夏若曦也站了起来,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秦风一脸恼怒地说道:“你忘记了我之前给你说过啥了嘛,存心不想让我好过是吧,那行,你们夏家也别想好过!”

他一路上都在想着,若是刚才让两人见面,心上人指不定得多难受呢。想想他都觉得气,他起初救夏若曦为她建造小木屋种植薰衣草这都是因为曾经喜欢她唱的歌儿,尽管她很漂亮可他从来没有我往哪方面想过,但那次她却故意装醉最后搞得他和刘琳琳差点儿出事儿。

想想那种情况下,刘琳琳要是想不开那可就彻底玩玩儿了。而且刘琳琳这段时间也肯定异常难受,自己一直心心念念期盼的闺蜜回来之后竟然要和自己抢男票,而且他们两个还滚在了床上,姿势那也是异常的暧昧。

这种情况或许是任何一个人也难以接受吧。就连秦风也觉得如果这事儿换做自己的话,自己极有可能会发疯的。

所以,尽管现在夏家如何示好,他都和夏家不可能交好了。他现在也宁愿这辈子都见不到夏若曦,之前没有让心上人来帝京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他也一直觉得时间不合适,毕竟夏若曦就在帝京,虽然帝京很大但两人迟早都会见面的。但他万万没想到这才来帝京的第二天就见面了,这还真是应了那句冤家路窄啊!

听到秦风的话,夏若曦泪如雨落,轻声哭泣着说道:“我……”

“以后永远别让我再见到你!就当我们从来没有认识过,回去告诉你们家,我答应你们家的一个条件是再救一人,从此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谁若是再敢多说一句,鱼死网破我秦风也不在乎!”秦风这次是动了真火了。

每个人都会有逆鳞,而秦风的逆鳞就是他的亲人和朋友,而刘琳琳无疑是他最大的逆鳞,触犯了他的逆鳞谁也不行!

说完这话,他愤然转身离开,他现在再也不想和夏若曦在一起多待一秒钟了。

但是今天这个局面可不就是夏若曦咎由自取嘛。

这种事情本就是剪不断理还乱,秦风大多时候是一个很明智的人,但触及了自己的弱处他就变得不那么理智了。

夏若曦嘤嘤地哭着,可秦风连头也没有回。

秦风出门后便直奔诊所了,生气之下的他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躲藏在一边的刘琳琳。

此时她的心情复杂至极,就好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说不出的一种难受感觉。她可并不是信不过秦风,而是秦风今儿个的举动实在是太过于怪异了,让她不得不起疑。但她现在是真的后悔了,早知如此她就不该来的。

她趁着没人注意连忙回了诊所。

因为刚才在秦风发火的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了,并没有人留意到她,于是她就躲在一个大花瓶后边一直到现在。

秦风去诊所楼下一看发现不见刘琳琳了他当即慌了,正当他打算发动所有人寻找的时候却听到一阵敲门声。

秦风咬了咬牙,他心想这恐怕又是来送信儿的。他极其想不通对方是如何劫走刘琳琳的。

开门之后,他顿时惊呆了,哽咽地叫道:“琳琳,你跑哪儿去了,可吓死我了!”他一把将心上人抱在怀里,一种失而复得的感动涌上了心头。

刘琳琳也轻声啜泣了起来,呜咽着说道:“我刚才想要出去楼上找你,可是回来的时候忘记密码了,也就去楼下转了一下。”

她心中愧疚道:“秦风,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她这是善意的谎言。

“没事儿就好,这破密码的确难记点儿,我现在重新设置一干密码咱们只有咱们俩知道!”随即他便重新设置了密码,一个只有她们两人知道的密码。

他微笑着说道:“小妮子,这下子你可要记住了。想找我直接给我打个电话不就成了嘛,你肯定是想给我个惊喜对不对,以后可不许这样了。咋地哭了呢,别哭了啊,我刚才是担心你语气才重了点儿的。”

他说别人呢,可自己眼眶也湿湿的,明显快要绷不住了。

刘琳琳甜甜地笑着说道:“秦风,进屋陪我一会儿吧,我真的好想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