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植物人!/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往往这个时候他的理智最后告诉他,遇到别人有难能帮的还得帮,做好事儿没错,但坚决不能做烂好人!

“磊子,你说这话突然间让我想起了许多事儿。我也郑重地告诉你一点:咱们可以做好事儿,但坚决不做烂好人!”秦风紧皱着眉头说道。

胡磊若有所思地想了一阵,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他疑惑地望着好兄弟,说道:“疯子,我发现你现在成熟太多了,我都感觉你好像是四五十岁的老狐狸了呢。”

秦风摇头苦笑着说道:“我也不想啊,可是现在我所处的位置很是尴尬不学聪明点儿不行啊,甚至有时候事情还要提前计划好呢。悄悄地告诉你个好消息,今天还在诬陷是我干掉了莫雨保镖的那些人不出两天就要被狠狠地打脸的,就连莫雨也一样!敢一而再再而三地找我麻烦,那可就别怪我让你吃个哑巴亏了!”

胡磊想了想也是,好兄弟一个人扛下了太多的事儿的确是不容易呢,想想这些事情若是放在自己身上恐怕都扛不住呢。可以很明确地说,好兄弟吃的苦头绝对不比自己少。

他松了口气,笑着说道:“疯子,要是晚上时间早,我请你吃饭喝酒!”

“那敢情好啊,今晚我一定要好好地吃喝一顿!”秦风哈哈大笑着说道。

车子一路疾驰,来到了夏家的时候就看到门口有人在迎接了。

看到众人那满脸幸福的样子,秦风似乎也明白了夏家的苦衷,想想若是这些人随便去一个请自己,自己非但不会来反而觉得夏家这明显是看不起自己呢。

这也就是熟人的耳边风好吹,他本就对夏若曦厌恶的很,这次若不是胡磊估计谁说话也不好使。

他这么长时间一来没有怪罪之前的柳小妍是因为她当时那是借着酒劲儿脑子一热冲动所致。但夏若曦这却完完全全是有预谋的,否则她也不会选择在那么一个时间回去,而且做出那样令自己厌恶的事情。

他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不过他却好似很清楚,既然来了那就必须得救了。无论是给好兄弟一个面子,还是还夏家的那个承诺他都必须要兑现自己的诺言。

夏家的人全都站在的门口迎接着秦风,他们现在都满脸感动地看着秦风,因为他们很是清楚现在只有秦风能够救得了夏若曦。

秦风叹了口气之后直接进屋去了。然而这时,他却感觉到夏家的灵气竟然异常的浓郁,进入后一看只见,夏家只要够分量的人全都在为夏若曦治疗呢。然而他们的灵气夏若曦能够吸收的少之又少,这个办法也是曾经秦风告诉夏老爷子的,但是他们却没有用对办法,所以现在才导致灵气全都散了,不过这倒也是歪打正着地给夏若曦制造了一个良好的环境,也不至于让病情进一步恶化。

然而当他看到夏若曦的脸时,他却震惊了。这副样子可不就是自己昨天痛骂了夏若曦一顿之后,临走前她的模样嘛而且是一点儿没差儿。他心中暗道:“这该不会是我昨天骂了这小妞一顿,她就病了吧?”

既然来了,他也就不扭捏了,给夏若曦把脉检查了一下,他蓦然睁大双眼,不敢相信地嘀咕道:“咋地会这样呢?这,这不可能……”

毫无疑问,夏若曦的病情严重至极,若非有这么多的高手为她续命她早就去见阎王爷去了。

秦风不由得一阵揪心,若真是因为他那天臭骂了一顿夏若曦就变成这样,那自己可就是间接性杀人了。杀死灵修者他没有心理负担,但杀死夏若曦他可是真会愧疚一辈子的。可是凭借自己现在的医术,想要治好这种超高级别的疑难杂症那是压根不可能的事情。

这是一种极度伤心之下产声的一种自我意识昏迷,常言道,哀莫大于心死,而此时夏若曦就是心死了。换句话说,就是她现在已经完全自我封闭了任何意识,说白了就是植物人,而且是一种从来没见过的植物人病症。

而且这次也引发了她体内之前残留的病症,现在若是没有灵气续命恐怕身体分分钟就会被病魔吞噬。

看到秦风的模样,场中有好几个妇女都不禁泪流满面,连秦神医都没办法了,那曦曦可不就死定了嘛。

秦风想了许久,取出一枚玄针输入了寒冰之气后,屋子里的温度瞬间都有所降低了。

他现在唯一能做到的只是为夏若曦续命而已。虽然之前讨厌夏若曦,可此时他心中却也不是滋味。

这种病症,让他感觉到无比的挫败,以前自己可是相当牛叉的,这段时间一来几乎没有他治不好的病。但现在这种新病症,他彻底没办法了。

在众人的瞩目中,只看到秦风一记玄针从夏若曦的胸口刺下,只是短短的功夫,众人就看到夏若曦的脸上竟然结了一层白霜,而且房间的温度再次低了下来。

同时,他也将空中的灵气给吸收了。这些灵气再过一会儿可就要全部消散了,就算在场这么多人也吸收不了多少。

随即,他摆了摆手说道:“行了,都不用输灵气了,暂时没事儿了。”

夏老爷子见秦风如此深情,便对着秦风说道:“秦神医,还请跟我来一下。”

接着两人便进了一间屋子。

夏老爷子紧张地看着秦风,问道:“秦神医,曦曦她如何了?”

秦风摇头叹息道:“这病情我也没办法。”

这还是他第一次说病情没办法呢,以前只是说不好治,但现在他是彻彻底底的没办法了。

夏老爷子一个没站稳,失落地跌坐在椅子上,满脸的痛苦神色。

秦风也重重地叹了口气,点燃了一支香烟开始猛抽了起来。这时,他才想起自己当时真当时太冲动了,若非如此的话现在哪儿有这么多的麻烦呢。

想想当时要是自己没折回去那现在也就不会有这档子糟心事儿了,而且想想自己说的过的确是太重了。

也正是这一刻他才真正静下心来以夏若曦的立场来思考整件事情,越想他越发地觉得夏若曦真的很可怜。

他现在真的很后悔,若是自己没有被夏家影响,对夏若曦的态度如同以前一样的话,现在或许就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