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夏家秘辛/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还是那就老话,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卖的!尽管他现在如何的后悔,却也都无济于事了。还真是应了那句冲动是魔鬼啊!

夏老爷子满脸的呆滞失落,就像是受多了重大的人生打击一般,同时老爷子也好像苍老了好几岁。看的秦风忍不住一阵唉声叹气呢。

夏若曦的病情现在是特别的严重,也就算得上是半个死人了。若非秦风用生死真的寒冰之气暂时性的将她的身体保存好,不让其继续恶化。但除此之外,他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这种一异常奇特的病症,他几乎没有在任何医书见过,就连上次在天柱山上的医术里也有没有关于这种病情的任何记载。哪怕是之前的医术上有一星半点的记载,他也能够根据这一点钻研出治疗好夏若曦的病。但他现对于这种病情却是一点都不了解。

也就是说,夏若曦无意间制造出了一种亘古未见的奇病。

此时房间里的氛围异常的尴尬,而无外也时不时地传来啼哭声。秦风也忍不住一阵心烦意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一次夏若曦的病情可全都是因为他而造成的,他又如何不难受呢。

夏老爷子眼巴巴的盯着秦风,一点期盼的问道:“真的就再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秦风的心情异常的沉重,他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以他现在的医术的确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现在就算是耗尽他全身的灵气也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秦风猛地吸了口烟,满脸凝重地说道:“容我想想,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他现在内心纠结至极,虽然他不愿意与夏家再扯上关系,甚至不想再与夏若曦扯上任何一点儿关系。然而却总是事与愿违,这似乎是一个魔障似的,他想逃也逃不脱。

夏老爷子一阵欣喜,泪水都已经模糊了眼眶,他抿着嘴一脸难受地追忆道:“曦曦是个很可怜的孩子,她这些年受了太多太多的苦楚。但唯一可惜的是,她是个女孩子。如果她是男孩,这夏家将来都是她的!”

秦风心中很是困惑,夏老爷子咋地突然间会给自己说这些呢,他又是啥用意呢。

夏老爷子苦笑了一阵,任由泪水滑落眼眶。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竟然哭了,秦风真都怀疑这是自己的幻觉呢,可眼前这一切明显是真实的。

“曦曦的妈妈在她出生后不久就去世了,她现在的父母也只是她的叔叔阿姨。这事情恐怕那可怜的孩子早就知道了吧。你之前治好了曦曦的病我们全家都很是高兴,但我们家是受过诅咒的人,你若是彻底治好了我们家的这种怪病,以后这惩罚肯定会落在你身上的。曦曦那孩子自从上次从你们村回来之后就一直闷闷不乐的,直到昨天她更是直接将自己关在房子里,哭的伤心欲绝……”

秦风猛然地瞪大双眼,无比震惊地问道:“老爷子,你等一下,你说的被诅咒了是啥意思呢?这事儿我咋地一个字也听不懂呢。”

他可不大相信啥诅咒之类的,之前付家以为被诅咒了最后还不是有原因的嘛,这诅咒可没那么邪乎。

夏老爷子咬了咬牙,这才难为情地说道:“秦风,为了曦曦,这个我们家保存了几百年的秘密,我就告诉你吧。但是我希望你能替我们家保守秘密,因为这件事情如果泄露出去,我们夏家可就全毁了!”

有这么严重?!秦风心中画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好,他摇头说道:“夏老爷子,这重要的事情你还是别告诉我了吧,你就说这种病你们家有没有线索就行!”

记得夏老爷子说过他弟弟一直喜欢探险,这事情可绝对不仅仅只是探险那么简单,他十有八九是去寻找可以解决夏家这种怪病的方法去了。而那医书和扳指也都是在天柱山得到的,这可不就足以说明问题了嘛。

夏老爷子叹了口气说道:“别看我们夏家表面上光鲜无比,可是我们家族的每一个女性,乃至是娶过门的女人,只要与夏家的男子同房之后就会患上这种怪病,但这种病却永远不会在男子身上发作。两百年前我们家族一度被称作无女足,也没有人愿意和我们夏家联姻。可为了夏家的延续,我们家族的男子只能取更远地方的女子。多年以来,我们一直保守着这个秘密,同时也暗中销毁了所有关于我们家族的记载。这些事情也只有我们夏家的家主才能得知,因为我们要寻找一种特殊的东西,玄冰玉葵!”

“玄冰玉葵?!”秦风满头的雾水,他压根不知道这是啥东西,甚至连听都没听过呢。

看夏老爷子这模样,这冰玄玉葵应该是一种可以治病的药材无疑了,可是他翻阅过太多的医书却一丁点儿的记载都没有。

夏老爷子叹息道:“你不知道这事情也属正常,现在但凡是存世的医书压根没有关于冰玄玉葵的记载,这种东西只是传说中的东西,我们家寻找了数百年却都没有找到。但我们家族世代口口相传的东西绝对不会有错的,这种神药绝对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不是,夏老我咋地越听越糊涂了呢,这玄冰玉葵竟然是神药?而且你们家族为何会得上这种病的呢?”

他刚才不愿意听夏家的秘辛,但这若是不知道其根本原因的话恐怕想要知道如何治疗将会异常困难的。

他思索了这么久还是觉得要救治好夏若曦,这件事情因自己而起,同时也是还夏家的一份送书之情,这件事情了了之后再无任何瓜葛。

夏老叹息道:“说起来这也是作孽啊,我们夏家数百年前的一位先祖,他当时热衷于炼制长生不老的药丸,更是觉得采阴补阳乃是长生的秘诀。他几近丧心病狂地寻找处子,以豆蔻年华的处子之血为药引,研制了一种可以在短期内快速增长灵气的药丸,那个时候夏家处于鼎盛时期,而且家中的男性全都服用了这种药丸。

但付出的代价是当时用九百九十九名豆蔻年华的处子,引起了异常大的江湖波动,当时名门正派全都看不下去了,就直接杀上了夏家。夏家也就此陨落了,但却逃出去一些在那一代人全都死光之后这才默默无闻地建立起了夏家。而这病也是从那先祖的下一代就延续至今的。这是上天对于我们夏家的惩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