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玄冰玉葵/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话间,夏老爷子已经泪流满面了。祖先做的坏事儿,却由后代子女代过,而且还是好几十代。想想,每一次女子最惨到了一定年龄就会煎熬地死去,而男子却同样也要忍受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

听了这番话,秦风不由得一阵目瞪口呆,他直到现在还沉浸在那九百九十九名豆蔻年华的处子的事儿上呢。这可是九百九十九条活生生的人命啊,夏家的先祖是如何下得去手的呢,这真是太丧心病狂了。

他现在已经气愤的说不出话来了,不过还是应了那句古话,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干了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报应也只是迟早的事儿。

他现在也明白了,难怪刚才夏老爷子让他保密呢,这事情若是传出去了,夏家也就离彻底消亡不远了。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默默地点燃了一支烟再次抽了起来。

任谁能想到帝京的三大家族之一的夏家竟然会有如此过往,简直是骇人听闻啊。

夏老爷子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可以给我一支烟吗?”

秦风掏出烟递给了夏老爷子,在他接烟的时候那双布满皱纹的手已经明显地颤抖了起来。

老爷子点燃了一根烟,吸了一口被呛了咳嗽了起来,明显他不会吸烟。恐怕此时也是心中烦闷的厉害才想到要吸烟的。

秦风不由得叹息道:“那玄冰玉葵又是咋回事儿呢?”

老爷子猛吸了一口烟,颤抖着声音说道:“这玄冰玉葵是我们夏家几代人的努力才得知了一种天下至纯至净之物。它可以祛除这世界上任何邪气,相传数百年之前有一人,也是我那位先祖的师父,他当初就找到了玄冰玉葵,最后牺牲了自己保全了家族,但之后却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直到数百年前我们夏家的先祖才在一处险境得到了一星半点儿关于玄冰玉葵的记载,而之后我们家就一直致力于寻找玄冰玉葵了!”

秦风听得一愣一愣的,这玄冰玉葵现在恐怕连夏老爷子也不知道在啥地方,自己想要找到那不是痴人说梦嘛。

他现在心情沉重异常,最后才叮嘱道:“夏老,夏若曦的病情现在已经算是稳住了,一周之后我会再次来为她稳固病情。这玄冰玉葵我到时候再找找,你们若是有任何线索也须得及时告诉我。”

说完这话,他也就打算走了,待在这里他觉得闷得慌,别提有多难受了。

夏老爷子叫住秦风,神色凝重地说道:“其实我们家已经知道了那玄冰玉葵所在的位置了,只是那地方没人能够去的了。”

秦风紧皱着眉头,连忙问道:“在啥地方?!”

夏老爷子凝望着秦风说道:“就在天柱山顶的剑锋上,我们夏家寻找了多年,也只有那个地方没有真正上去过,那剑锋上冰寒刺骨,就算是老夫上去恐怕也还没到剑锋半山腰呢就要被活活冻死!而上去的唯一办法就是学会当年张济神医的寒冰决,可是这功法之事情本就是不传之秘,而多年以前张神医说过他的玄冰决并不足以达到登上那高耸入云的剑锋!我们夏家在那天柱山上死了已经不下百人了,每一代最有实力的高手都去了天柱山,可是却没有一个回来的。你之前无意间得到的那枚扳指的确是我弟弟的。”

说着说着,夏老爷子又开始泪流不止了,他明显是在追忆那死去的弟弟。

虽然秦风不确定这玄冰玉葵但是到底有没有,夏老爷子说的这么神奇。不过单单凭寒冰之气能够暂时镇压住夏若曦体内的病症,这就足以证明,只要是异常寒冷的东西,肯定会对夏若曦的病情有极好的疗效的。

想到又要去那个极寒之地,秦风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那剑锋上的寒冷刺骨的感觉他可是深有体会,当时也仅仅是站在,剑锋脚下就能感觉到寒气逼人了,现在与他的寒冰诀修为恐怕也达不到攀到剑锋顶的能力。

最主要的是,他现在还有一大摊子烦心事。这麻烦一天不解决,他又如何能安心去天柱山呢。

而且现在这寒冰诀,也需要再修炼一段时间恐怕才能,勉强度过爬上剑锋的条件吧。

但是夏洛熙也没有什么生命危险的,他也就直接回去了。待在这里时间久了,他只会感觉心情越来越沉重,就好像一块大石头压在胸口,压得他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他是一个做错了事情就喜欢自责的人,对别人严格的时候,有时候他对自己更加严格。无意间的招蜂引蝶,这已经让他无比的头疼了,以后还说不定会出啥事呢。以前太原没,大关注过这个事情,我觉得只要你保持距离,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了。然而现在他却发现他真的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

他可以阻止自己不去喜欢别人,但是又如何阻止别人来喜欢自己呢。这是一个无解的事情。

这直接导致了最后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对于这些事情他也只有无奈的叹息了。

出去又给夏若曦检查了一番,发现情况比较稳定,他这才放心了下来。不过现在还是需要每周一次的用寒冰之气替她护持,否则要是用灵气续命的话,就算是神仙估计也要被耗死了吧。

看着夏家的人一脸悲伤的模样,秦风也忍不住一阵心软,他看着众人,一脸凝重地说道:“夏若曦现在的病情已经稳住了,我会尽快寻找其他的办法来治好她的。具体的事宜我已经和夏老说过了,你们有疑惑的话就问他吧。”

他现在可是很清楚的,待会儿这些人一拥而上的问这问那,自己还指不定得多烦呢,还是尽早把这个皮球踢出去为好。

他也没有多留,甚至现在连夏家的人也都没有来送他,然而他却是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现在更理解夏家人的心情,他们现在肯定是心急如焚,又如何会留意到秦神医的离开呢。

而与此同时胡磊也与秦风一并离开了,夏若曦的病情秦风既然能治那这事情也就好解决多了。

在路上胡磊一脸担心的问道:“疯子,你真的有把握治好夏若曦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