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更恐怖的怪物/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该死!那是什么东西?!”

居然还没有看见所发出这道嘶吼声的怪物,可是从这到似乎中,秦风就可以判定,这个怪物肯定是体积无比庞大的猛兽,不然的话不可能吼出如此有力量的声音来。

而且秦风也开始暗暗庆幸自己刚才的决定,如果他刚才有所犹豫,还想留在之前的那个巢穴度过这一个晚上的话,结果可想而知,不是被这个怪兽给吃了,就是被那些怪鸟给耗死了。

若不是秦风这一晚上都没有合眼,他也就不知道会发生啥事,就更不知道会出现啥样让他大吃一惊的怪物来。

虽然找到了一个暂时的落脚点,秦风却没有选择休息。他更没有生火,因为他怕火光引来那些未知的生物所以在来到极寒剑锋的第一个晚上,秦风彻夜未眠,直到第二天太阳从东方升起的时候,秦风那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这一晚上,虽然耳旁不时传来,各种的嘶吼声,但是依旧没有那未知的生物出现在秦风的视线之中,更没有发生啥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

“呼!”

吐出一口气,秦风那刀削一般的脸上露出一丝如释负重的神情,看着东方升起的太阳微微眯起的双眼,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衣物秦风无奈的苦笑起来,因为此时他身上落满了羽毛,而这种羽毛是冰晶无比的,就如同水晶一般华丽,并且他浑身都是血迹,整个人就如同一个浴血魔神一般,充斥着无比浓烈的血腥味儿。

而就在这一刻,秦风撤掉了寒冰诀所化的护体罩,瞬间一屁股瘫坐在冰面上,整个人显得十分的萎靡,就好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损伤一般,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原本红润的脸上此时苍白无比,就好像是一个大病初愈的病人一般,在仔细感受了一下体内的那些灵气,秦风不由得摇头,一阵哄笑,因为他体内的灵气已经所剩无几。

这一晚上的消耗竟然是如此的恐怖,要知道他体内的灵气,那可是充沛无比的,但是经过这么一晚上的折腾,体内的灵气竟然损耗了一大半所剩的寥寥无几,还好的是终于捱到了太阳上升。如果要不是修炼了完全版的寒冰诀秦风真的不知道,这一晚上他能不能度过。

才来到这极寒剑锋的第一天就遇到如此之事,秦风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还会有啥事情发生,还会有啥让他意想不到的怪物出现可是他现在已经走到这一步,还能回头吗?不能,她必须要走下去,必须要寻找到传说中的寒冰玉奎,直到他所带的那些食物弹尽粮绝的时候再离开,,如果到那个时候,他还是没有寻找到传说中的寒冰玉魁,但他也不得不离去了,因为在这极寒的劲风没有食材的话,根本无法生存下去。

短暂的愣神过后,秦风摇了摇头,甩去脑中那些让他烦心不已的思绪,盘坐在冰面上,迎着太阳闭上双目,开始恢复体力,因为在这里,他必须要时时刻刻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的状态,让自己的精气神时刻处于巅峰,以免应对那些意外之事,如果他不将自己的精气神还有体能调整到最佳状态的话,就算发生啥意外他也不可能瞬间作出反应就拿昨天晚上来说,那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并且他不能再犯那些非常低级的错误,如果一旦在做出那种低级的错误,恐怕昨天晚上那种情景会再次上扬。并且不是这些怪鸟,而是那些大型的猛兽对于这一点秦风深信不移。

因为在这极寒的劲风,啥事情都可能发生,因为这一片儿是目前人类都不知道的地方,科学的足迹从未在这种地方出现过,可以说是这是一个无人区,并且是一个凶险无比的无人区因为深深的知道这一点,所以秦风在短暂的愣神过后,抓紧时间恢复体力,他必须要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的状态。

时间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溜走了等到日晒三竿太阳正中的时候,秦风再次睁开眼睛,这个时候他的双目之中闪过一道精光,显然体能已经恢复到了最佳状态,原本体内那些损耗严重所剩无几了灵气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充沛。秦风的脸色再次恢复了先前那种红润之色,好像她又活了过来。

站起身,秦风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麻的筋骨,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伸个懒腰,就感到后背一阵撕裂的疼痛,这一下秦风脸色一变,因为他想到了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些事情,因为就在昨天晚上那些怪鸟最开始攻击他的时候,秦风根本不知道这些怪鸟的攻击方式,因此吃了不少的暗亏。

后背被那些怪鸟锋利的爪子抓出了血淋淋的伤口,因为当时的情景太过于危急呼救,根本无暇顾及这些伤口也没有那个时间去处理,而这个时候,他刚一活动就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无奈之下,秦风只好翻出背包里的急救药品,撒了一点云南白药,随后用,绷带缠了一下,再套上厚厚的羽绒服,这样就算处理完了,这种地方他也没有奢求想要打那些啥消炎针之类的东西。

因为这里的条件根本就不允许他做出那种事情,而且秦风的身体十分的强壮,他不是普通人,这些伤口对于他来说就算不上药也没有事,只不过需要一些时间来恢复而已。

再一次眯眼看着头顶的太阳,秦风咧了咧嘴,有太阳在的时候他还能安心点,可是等夜幕降临的时候,他的神情又得再次紧绷起来,所以他这个时候得抓紧时间继续向剑锋上攀爬,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攀爬到顶峰之巅,因为据夏老爷子说说,寒冰狱鬼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就是在这极寒的剑峰之巅,因为只有在那种凶险的地方才会有这种天材地宝的出现,所以秦风没有办法,他只能选择向上攀爬,没有其余的捷径可走,而且捷径不是所有人都能走的有了上一次的教训,秦风深知这一点,任何捷径摆在面前他都不会去涉足,因为但凡有接近的地方,都会有未知的凶险,并且还是大凶。

“呼呼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