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登山锤的妙用/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气从秦风的嘴里和鼻尖散发而出,这是他的呼吸吐出来的气体,可是刚一吐出来就化作了一种白色的物体状,足以说明这里的寒气已经达到一个惊人的地步,幸好的是秦风此时已经将寒冰诀修炼到完全版了,要不然的话,他早就被冻成了一个冰棍,越往上攀爬,这个极寒的剑锋越发的艰难,先前的时候秦风还能用寒冰诀在剑锋之上扣出五个指头印来,然后借力向上攀爬,可是越接近剑峰之巅,这里的寒冰硬度达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

他运用灵气根本无法在这个冰面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就算他全力一击,也只能在这个冰面上留下一道白印对此秦风颇为的无奈,只好从背包里拿出临走之前夏老爷子给他的那个登山锤。

要知道,这个登山锤可不是市面上那种普通的登山锤,这个登山锤是夏老爷子祖祖辈辈收集的陨铁所打造出来的,因为他们夏家一直受着诅咒。所以他们无时不刻的为寻找寒冰玉魁做着准备,因此在秦风答应的钱去天柱山寻找寒冰玉葵的时候,夏老爷子毫不犹豫的就将这个他们家传的登山锤拿了出来,因为他知道此去必定惊险无比。

就算秦风不是一个普通人,就算秦风修炼的完全版的寒冰诀,可是剑锋那种地方不是啥人都能去得了的,并且秦风还要寻找传说中的玄冰玉葵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得到的。所以为了保证以防万一下,老爷子才送给他秦风这个登山锤,因为他深知极寒剑锋的危险,而且夏老爷子有着另一番用意,那就是自己的孙女受到如此大的痛苦。

但是他身为爷爷的却没办法为自己的孙女做出任何事情来,既然秦风已经答应了,要去寻找寒冰玉回来救她的孙女,所以他就将这个登山锤拿了出来,这也算作是对秦风的一种补偿,同时也算作是自己的一份心意,如果他既不出力也不出钱,任谁都会心生不满的,所以夏老爷子这个人精在得知秦风要去天柱山寻找寒冰玉葵的时候,就拿出来这个登山锤。

而这个时候,登山锤就是最好的东西,对于秦风来说,简直就是雪中送炭,他本来还嫌弃夏老爷子不出力,也不出钱就给他这么一个锤子,这有啥用呢?他可是修炼了完全版的寒冰诀的人去了那个极寒剑锋寒气对于他来说,并不是多大的阻碍,当时秦风还有些责怪,可是现在看来,夏老爷子这种做法无疑是一个正确的决定,还好的是他当时拿了,不然的话,此时他恐怕根本无法向上攀爬,这个时候只见秦风一手拿着登山锤在那坚硬无比的冰面上狠狠一凿,顿时,原本秦风用寒冰诀所化的冰锥都没办法,留下任何痕迹的冰面出现了一个可以让人一脚踏上去的凹槽。

见此情景,秦风喜上眉梢,连忙一只手伸向这个用登山锤凿出来的凹槽,同时暗暗用力,紧扣着一只手将自己的身体硬生生地向上提起,而另一只手又再次挥舞着登山锤凿出一个凹槽,

如此反复,虽说向上攀爬的速度有所减缓,可是依旧向上攀爬着,但是这对于秦风的体力可以说是一个极大的考验如果他体力不支的话,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没办法继续向上攀爬,但还好的是,秦风根本不是一个普通人,并且在决定攀爬之前,他已经将自己的体力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因此在这种情况之下,秦风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疲惫,但只是有些气喘吁吁而已,但好景不长,秦风终于感觉到了一丝筋疲力尽的感觉,因为他一只手,要用登山锤狠狠地在冰面上凿出一个凹槽,然后另一只手又要在东山锤出出来的那一瞬间立马打上去,然后紧靠着这一日手硬生生地将自己的身体向上提高一截儿在用登山锤狠狠地凿出一个凹槽,如此周而反复,这对于他的体力是一个极大的损耗。

最开始的时候,秦风还没有察觉到,可是时间一长秦风就惊讶的发现,他原本认为非常简单的一件事情,此时他做起来却是艰难的无比,而且他现在身子在这滑不溜秋的冰面上,根本没有任何的落脚点,可以让他歇息片刻,只能说是一边凿恢复。

所以秦风向剑峰之巅攀爬的速度是越来越慢,原本秦风想的是趁着太阳落山之前必须要攀爬到剑锋的五分之三,可是照这个速度,就算是在天黑之前,那也没办法达到他预计中的效果。

无奈之下,红就只好放弃了继续向上攀爬的打算因为在天黑之前,他根本就没办法达到自己想要达到的高度,还不如趁着太阳没有落山之前,用登山锤凿出一个可以容得他休息的落脚点,然后来度过,来到这极寒剑锋的第二个晚上,打定这个主意后,秦风立马放弃了继续向上攀爬的打算,开始用登山锤在这坚硬无比的冰面上疯狂凿了起来。这一次秦风不是向上攀爬,所以他运用寒冰诀所化的灵气,运用在自己的手臂上,每一次登山锤凿在这个坚固无比的冰面都会带动出一大块寒冰。

见此情景,秦风挑了挑眉头,虽然说这里人烟罕迹,但是他来这里并不是游山玩水来的,而是来为了寻找寒冰,绝就像洛熙姓名的因此他不能耽误时间,并且他要将自己这条小命好好的保护好不能让它出现任何的意外,如果它一旦出现意外,那么别说寻找寒冰与快乐,就连自己能不能回去都是一说,如果他出现了意外,也相当于间接性的宣布了下若曦的死亡。

因为只有他才能找到玄冰玉葵,也只有他才能来到这极寒的剑锋,所以秦风为了以防万一,并且不想出现任何的意外,因此放弃了继续向上攀爬的打算,在他疯狂的开凿之下,终于在太阳落山之前凿出了一个可以让一个人横卧的落脚点。

还是和昨天晚上一样,秦风先搭起了一顶帐篷,但是他这一次并没有生活,因为他怕火光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更害怕火光引来那一些未知的存在,所以这一个晚上,秦风躲在帐篷里啃着硬邦邦,冰冷无比的牛肉干喝着渗入骨髓的矿泉水,如此艰难的度过了一个晚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