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恶人先告状/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想到那个叫商崇阳的男子竟然如此的卑鄙无耻,提前就来打小报告了,都说恶人先告状。

看来这些话一点都不假,生硬的父亲还想让秦风将这件事情有所隐瞒,避重就轻,不要告诉家族的那些长辈。

可是没有想到商崇阳这个小子先行一步给这些老家伙们打了报告,本来对王成龙那个小子没有什么感觉的秦风在此时竟然开始痛恨起这个小子,同时他也用着一种看好戏的眼神盯着商量的父亲,他想要看看这个男子接下来该怎么向家族的长辈交代。

此时此刻,伤心的父亲何尝不痛恨商崇阳的他也没有想到这个小子竟然这么的无耻,跑来给家族的这些老古董打报告。

本来他还想让这个外来男子对于认识自己女儿自己女儿将他带来这个家族的事情有所隐瞒,可是现在看来,这一切都不可能了,瞒是瞒不了了,只能实话实说。

打定这个主意后商仙儿的父亲立马躬下身子,语气颇为惶恐的说道:“是的,我身后的这名男子就是那个外来男子,其实这一切并不是我的女儿想做的是这个男子要挟着我的女儿,要将他带到咱们的家族之中。

这件事情还希望族老明察秋毫,不要听信小孩子的一派胡言。商崇阳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子,他怎么能知道这里面的曲折呢,我也是刚刚问过我的女儿,这个男子卑鄙无耻,第一眼见到我的女儿时,就见色起意,想要对我的女儿欲行不轨之时,没想到我的女儿奋起反抗,他就抓住我的女儿要挟他,让他带自己来到咱们的家族之中。

没办法,我的女儿无奈之下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如果族老不相信的话,可以问一下我的女儿,当然这件事情过后,我一定会好好惩罚她一番,让她明白这个世上人心是有多么的险恶。

让她明白这种做法是多么的愚蠢,幸好这一切还不算太晚,被我发现之后,我就将这个男子带来了,现在就听候长老们的发落。”

当这一番话从商仙儿父亲的嘴里说出来后,让秦风大吃一惊,他没有想到这个中年男子心计竟然是如此的恶毒,为了保全自己的女儿,不惜将他,推入到火坑,虽然对于这样的做法,秦风没有什么可气的,但是声音父亲的这一番话让秦风大为的火光,你就算为了保全自己的女儿,也不能这样说吧,这样说成什么了?

虽然商仙儿的确长得非常的美丽,如同天仙一般,可是他并没有见色起意,更没有想对商仙儿行不轨之事可是怎么从商仙儿父亲的嘴里说出来,他就成了那种歹毒的恶人了?

就在秦风更想出口为自己辩解的时候,大殿上方那道威严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并且这一次声音中带着一丝隐约的愤怒。

“好大的狗胆这个外来人竟然是如此的嚣张,看来他们已经忘了咱们家族是什么样的存在呢?既然他如此的嚣张,如此的胆大妄为,那么我就让他来无回!

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的女儿讨还一个公道来的,本来我还想问一下这个外人来咱们这里是有什么样的目的看来现在一切都没有那个必要了。

他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那他就要为他做的事情而付出沉重的代价,现在就先将他关押起来吧,等明天午时,凌迟处死,并且一儆效尤,让那些家族的后辈知道,如果以后在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做,我这样做并不过分吧,青山?”

青山也就是商仙儿的父亲。此时,他那古铜色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如释负重的神情,这种距离他很近的秦风暗暗在心底里鄙夷的一番,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无比强势的中年男子竟然如此的懦弱。

如此的软弱地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在他的身上。其实这样做也无可厚非,但最让秦风不可原谅的就是刚才他竟然说出那么一番话,好像他是一个无恶不作的歹毒的人一般。

这秦风有些哭笑不得,同时心里也将生病的父亲给恨上了但他也没忘了此时自己来的目的是什么,他是为了寻找传说中的寒冰玉葵,然后拿回去救治下若曦姓名的,他也不想惹是生非。

秦风打算就在今天晚上离开这里唯一让秦风有些遗憾的就是不能再见上那个单纯的如同白纸一般的女人。

因此面对这个家族,那些人将他关押起来,秦风没有丝毫的反抗,并不是他怕了,而是他不想惹是生非,不想引起那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秦风打算就在今天晚上离开这里,去寻找那传说中的玄冰玉葵。

而且秦风现在可以肯定的就是,这绝对是极寒剑锋的山巅,不然这些人不可能在这里生活几百年就是因为,进峰的山巅之上,环境太过于异常,根本就不是和剑锋那样被坚硬无比的寒冰所覆盖,而是一片鸟语花香,如同人间仙境,世外桃源一般。

时间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溜走了月亮渐渐笼罩住大地,夜空中繁星点点,乌云一朵接一朵的飘走红久的两眼紧紧地盯着漆黑的夜空,双手扒在木制的监狱柱子上。

他那刀削一般的脸上没有露出丝毫沉重的表情,更没有丝毫的惧怕之色,因为他想要离开这里,谁都留不住他,因为这里的人并不是个个都拥有灵气,而是只不过比普通人强壮一点罢了,但是对于秦风来说,就算这里的人再强壮都不是他的对手。

但是让秦风没有想到的意外还是发生了,他本来打算的就是在今天晚上离开这里。

可是就在他打算离开的时候,一个白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借着月光的,光辉秦风惊讶的发现,这个白影就是白天他所见到的如同从画中走出来的女人,商仙儿!

她怎么来到这个地方了?他又是怎么知道自己被关押在这里呢?难道这一切都是他向自己父亲打听出来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恐怕他费了不少的苦心。

因为,商用的父亲绝对是一个极度愚蠢的男人,商仙儿想从自己父亲探听到他被关在哪里,肯定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秦风虽然不知道商仙儿是怎么知道的,但他知道商仙儿为了从他父亲那里打听到他被关押在哪里,肯定费了不少的口舌,并且说不定还跪下来苦苦相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