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午时行刑/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之所以声音会在今天这种重大的日子没有出现,肯定是被他的父亲被囚禁起来,一想到这些秦风就怒火中烧,就算伤的父亲昨天给它直接贴上了一个歹毒的人的标签,秦风都没有如此愤怒过,但是一想到商仙儿被他父亲囚禁起来秦风便感觉自己心中那原本燃烧的怒火瞬间化为了一片火海,心已经要到达喷发的边缘!

就在他刚想暴起发难,想要冲进人群,将商仙儿的父亲痛打一顿的时候,突然耳旁传来一道极为粗犷的声音!

“时辰已到,有请族老!”

这个时候,只见先前在电脑面前看完秦风,并且说出那么一番极为变态的鹤发老者出现在秦风的视线之中,此时这个老者已经换了一身行头。

今天他穿的是一身黑绸锦袍,看起来像极了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辈,但此时此刻他却换上了一身短打,并且两个袖头高高挽起,腰间也缠着一条黑色的束带,最少秦风意想不到的是,他的身上竟然带着一个和现代围裙差不多的白色布,难道这老家伙是怕鲜血四溅到他的身上吗?

原本秦风以为对他凌迟处死的是另有其人,但是没有想到竟然是先前那个鹤发老者好像凌迟处死这种极为严酷的刑法,只有这个老者会。

并且这个老者还是这个家族之中的族老,是一个极具话语权并且德高望重的长辈,就连生病的父亲在这个老家伙面前都抬不起头,只能弯下腰,神情还十分的惧怕。

好像这个老家伙是了不起的人物一般可是在秦风的眼中,这个老家伙只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别看他龙行虎步老态龙钟,绝对是没病没灾,但是在秦风的眼中想要弄死这种存在分分钟就可以做到。

就好像昨天晚上他对商崇阳痛下杀手一般本来,他是没有想过要除掉这个小子,这小子竟然用言语来威胁他这秦风最接受不了。

因此,它悄无声息的飞出一枚银针,落入商崇阳的身体内,这三个月之内,如果没有他出手将这根银针取出来的话,那么三个月过后,商崇阳绝对会突然暴毙而亡,并且不会找出任何的原因,所以说如果一个人的话,那绝对可以做到悄无声息,就可以瞬间让这个人置于死地。

但是此时此刻,我的双手被反绑着,他根本没有机会这样做,如果他想做随时都可以挣脱绳子,但是他这样做的话恐怕就会成为这个家族的公敌,到那个时候就不是这些人想要对付他了。

而是这一个家族的全族之人都要捉拿他,将他弄死,虽然说秦风不是一个滥杀无辜的人,但他也不想这么大肆的杀戮,毕竟商仙儿可是这个家族的一份子,如果他那样做的话,恐怕商仙儿到时候也不会原谅他的。

一想起那个纯净的如同百合花一般的女人秦风心中的怒火就减少了一分,他暗暗在心里告诉自己,如果等会儿再不会发生任何意外的话,那么他就挣脱开来,然后张生的父亲抓住询问一番,他把自己的女儿到底囚禁在何处,然后再见上商仙儿最后一面就此离去,寻找传说中的玄冰玉葵,然后再返回自己所熟悉的世界。

这个时候已经换了一身行头的鹤发老者来到秦风的面前,满是皱褶的老脸上露出一抹极为阴寒的笑容,冲着他阴测测一笑,道:“小子,你放心虽然我已经年事已高,但我觉得还没有到达那种老眼昏花的地步,并且在你来之前不久,我已经自创了一种刀法,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那种可以在一个人的身上凌迟两千多刀,都不可能让这个人血流尽而亡,所以你就放心吧。你绝对不可能轻而易举的就死去,最起码整个过程要持续一到两个时辰,你才会鲜血流尽而亡,这是对你最好的死法。”

“谁让你闯入我们的家族呢?如果你没有闯入我们的家族,并且没有对商仙儿那女娃子做出那种不轨的事情来,就是不可能对你使用这种极为残酷的刑罚,但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谁让你小子见色起意呢?你们这种外来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一百多年前那个外来的男人就和你一样见到我族中貌美女子就见色起意。

但是没想到反而偷鸡不成蚀把米,最后被凌迟处死,硬生生地刮了一千多刀,而那个主刀实施者就是我,没想到这事隔一百多年,我再次走上了这个斩台,再次拿起了凌迟刀,并且今天我不是要凌迟你一千多刀,而是要凌迟你两千多刀。

一想到这些,我竟然隐隐有些小兴奋,没想到在我迟暮之年竟然还有一件事情让我可以感觉到如此兴奋小子,你也不枉在这人世间走一遭,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将你折磨一番,才会让你就死死去。”

站在秦风面前的鹤发老者说出这么多的废话,让秦风听得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总算是讲完了,只见他从身旁的人手中接过一把寒光闪闪的小飞刀,这太阳光的照耀下这柄飞刀反射出幽幽寒光,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不知道饮了多少人血,可以称得上是一把大凶之器。

只见鹤发老者拿着这柄飞刀在秦风的脸上拍打了几下,随后抬头看了一眼太阳,又摇了摇头,满是皱褶的老脸上露出一丝失望之色,很显然还没有到实证秦风,不知道这位老者是怎么知道午时是什么时候,但是从看太阳对方就能知道,终于说明这里的人是没有具体的时间观念,一切的作息时间都是按照日出和日落来相对应的。

见此情景,秦风也抬头看了一下,不过他也没有看出来有什么端倪,在秦风的眼中看来,此时太阳就已经在正中央,很显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可是没有想到这个老者依旧没有对他动手,看来还没有到达午时,太阳还没有炙热到最顶峰的那一刻。

“午时已到,行刑!”

身旁的一位男子喊出这么一番话来,瞬间只见这个鹤发老者阴笑一声,举步来到秦风的面前,随后阴测测的一笑,举起手中的飞刀就向秦风的脸上划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